下拉阅读上一章

012 重生的代价,以牙还牙!

  如此残忍的晗·吉利斯塔,知道她脾性的人尚且毛骨悚然,而对于新客人,只是闻言道里的人说过这位罗刹的事迹,却从来不曾见识过,今日一见,对着自己情人一般欢愉了一年的美亚,她居然毫无一丝波澜,任他头破血流、苦苦哀求,竟然没有一丝恻隐之心,在场的所有人不禁得都心寒了……

这个美得如妖精一般的男人究竟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居然要让他不顾屈辱地伏地、以血弥补,“不要走……不要走……”长长的血迹仍在蔓延,满室的血腥,一群呆住的灵魂。

“这个男人从此和我晗·吉利斯亚再无瓜葛,你们、谁想玩儿就拿去玩儿好了!”魔媚的音调,美亚只差最后一点儿距离就可以抓住晗的时候,他突然顿住,被这句无情的话狠狠地击到万丈深渊的崖底,心苦涩、支离破碎……

“我、就是、那么……对你来说,就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吗?”拼着最后的力气,美亚的声音脆弱的如世界末日来临那般绝望、无助!

晗冷笑,再也没有回头、毫不留恋地离开了【不夜之城】。

凄凄的凉风中,晗离开了【不夜之城】后,没有去取自己的车子,反而沿着黑夜中的马路自己散起步来,“叭叭叭——”一震刺耳的鸣笛声,继而一道亮的刺眼的车灯打过来,晗一时适应不过来,急忙伸手遮挡住脸。

“心不痛吗?”晗正待发怒准备动手的时候,敞蓬车子缓缓开到她的身边,然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晗心里一动,扭头,“夜御·卡宾·吉利斯亚?”

夜御衬着夜色浅笑,隐匿羽睫下的苦涩,调笑着说道:“可不可以不要连名带姓的一起叫我?”

晗微微冷艳地一笑,不给他回答,自己一个轻快的旋身,跳进了敞篷车子里,“再说吧!”

“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没有听清楚。”

夜御扭头看着晗,目光灼灼地不说话只是盯着,晗忍不住先开口,“夜御,你想死可以继续保持沉默不说话!”

“我问你心痛吗……像刚才那样?”

“嗯?”晗微微有些不解。

“一个男人血流成河地趴在地上,卑微地祈求你的原谅,你的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波澜吗?”

唇边的笑意缓缓放下,晗冷冷地转过头来、一脸深意地打量着夜御此刻温润脸庞上的表情,“夜御·卡宾,你别跟我说你心疼了!”

夜御笑,微微耸肩,“他和我、我亲无故不是吗?可是他整整陪了你一年,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儿想法吗?”

“我该有什么想法,敢用春药暗算我的男人,你说我该对他手下留情吗,是不是我该感谢他今晚在酒里放的药量‘不是很多’,正好是我训练时的分量,我还能撑得住呢?”晗的音调拔高,略略有了敌对的情绪。

“夜御·卡宾,你是混黑道的还是白衣天使啊,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和我们的环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是没有你那样宽大的胸怀,你是君子嘛可以以德报怨,深得爷爷的信任,而我呢,我是小女子、就是毒如蛇蝎,那又怎么样,这是我的行事作风,你看不惯、那好啊,你走你的阳关路、我过我的独木桥,再无瓜葛!”

一番狠话撂下,晗推开车门就要下车,夜御急忙赔笑脸阻拦,抓住晗握住车门的手,放了软话,“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搞清楚情况,我知道这是你的行事作风,以后我也会充分地表示尊重,你不要生气,现在这么晚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要是爷爷发现你不在家又该担心了!”

聪明如夜御,知道凭着几句话根本不可能让晗消气,也不可能跟他回家,于是拿出了“爷爷”这个杀手锏来,果不其然,晗握着车门的手松动,转身狠狠地坐回车子上,拉好安全带,又冷冷地来了一句——“还不开车!”

夜御赔笑,忙应着:“好好,马上回家!”

晗没看见的是,夜御低头发动引擎时,眼底流过的那抹叫做黯然神伤的情绪,以及嘴角微微蠕动的口型:“晗,我觉得我的下场也不过如此!”

今晚意大利米兰的夜色苍凉如水,整个中世纪文艺复兴中沉淀精髓的城市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夜雾之中,伴着浓郁香水气息的凉风吹起晗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心里的某一处稍微有一点儿软化的感觉,其实、从她醒过来自始至终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只是当她知道自己是吉利斯亚家族的大小姐,从爷爷的口中得知自己的父母是如何被迫害成为一对“亡命鸳鸯”的时候,心底里放佛就住进了一个凶狠的恶魔,这个恶魔驱使着她嗜血、嗜杀、嗜命……

恶魔告诉她,这是他们欠她的,她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这是晗·吉利斯亚能够【重生】的代价!

夏:今天到此为止了,脑子已经抽风了,下一章会有韩奕的戏份儿,但不是和子晗的对手戏,是另一个女人的,%》 _ 《%,去码明天的字去了~~~

012 重生的代价,以牙还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