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0 忌日是一个永远不能碰触的痛

    怀着既期盼又有些躁动的情绪推开子晗房间的门,待看清里面的情形之后,他满心的不明情绪瞬间空白继而又转化为淡淡的失落,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子晗竟然不在!

  韩奕忘记了早上临走时他一句话把她变成了女佣的事情!

  “许叔,许叔……”,愣了几秒钟,等韩奕回过神儿来之后就朝着门外扯着嗓子大声喊了几声,该死的,那个女人不在房间里好好呆着,又跑哪里去了勾引男人去了?!

  等了一会儿,不见许叔来,倒是欧巴桑女佣长陈恩慧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少、爷,少爷,您回来了,您有什么吩咐?”

  扭头不经意地瞥了陈恩慧一眼,韩奕又扭过头去,冷冷地声音紧接着响起,“许叔呢?”

  “呃,徐管家去给老爷和夫人扫墓去了。”胆怯地瞅了韩奕一眼,陈恩慧小心地回答道,说完之后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貌似少爷心情不太好,这时千万不能说错任何话,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扫墓!”韩奕身子一震,低声无意识地重复了两个字,眸底深处突然渲染上浓浓的凄凉掩盖住原来的冷厉,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灵魂般没有了生息。

  十四年了,十四年的今天是他的父母遇难的前一天,自从他执掌亚洲黑道势力之后,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但是唯有十四年前的那段记忆是他人生中的永久噩梦,一触及就痛得难以呼吸,所以,十四年以来都是许叔替他去扫墓的,他自己从来没有去“见过”他的父母。

  “少爷,您没事儿吧,脸色怎么这么差劲儿!要不要让陈医师过来给您看看?”一直听不到韩奕的下文,陈恩慧忍不住偷偷抬头瞥了他一眼,却见韩奕的脸色煞笔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陈恩慧不禁有些担心,忍不住问道。

  “不用了!”本来沉浸在过去痛苦中回忆的韩奕一听见“陈医师”的名号,立即条件反射似的反驳一声,声音之大和突然,把欧巴桑女佣长吓了一跳,这少爷的反应着实太反常了!

  说到陈傲翰,又联想到子晗,韩奕突然想起自己找许叔的目的来,于是就开口问道:“她呢?”

  “她?”欧巴桑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个女人去哪里了?”

  “哦——”,看着韩奕的视线在房间里逡巡了好几遍,陈恩慧终于明白过来少爷指的那个她是谁,长应一声刚想开口,却又突然结巴谨慎起来,“少、少爷您不是说从今天开始,268号……呃,那个蒋小姐就成为韩家的一个佣人了吗?”

  “恩?恩。”听陈恩慧那么一说,韩奕先是一愣,随即马上记了起来,他早晨离开家门前被子晗气得气急败坏的时候的确说过那么一句,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去做起了佣人!

  “她现在在哪里?”

  “应该还在一楼的小书房里……打扫卫生吧!”欧巴桑小心地回应了一句,没敢说她和子晗之间的一系列矛盾。

  

060 忌日是一个永远不能碰触的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