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偷天换日

    慕浅浅睁大了双眼看着劳伯,心中惊诧着,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劳伯,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您要这样生气了?"

  老者却见她一副无辜无知的样子,心中怒火更盛,连夫人都不称呼一声,直呼其名地道,"浅浅小姐,就算是少爷辜负了你,老夫人可是没有半分的对不住你呀,你送这样的礼给她,还是在她五十大寿之日,你让她情何以堪呢,孽债呀,真是孽债呀!"

  劳伯一脸气极的样子,手在往自己胸前重重的抚了几下,还是怒气难平地吁吁喘着……

  "劳伯,有话好好说,如果我真的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一定不会推卸责任的。"慕浅浅有些困顿地看着他,走上前就要伸手去扶。

  劳伯却一把将她的手推开,边吁吁喘着气,边愤愤不平地说,"浅浅小姐,您的好意我这把老骨头可消受不起,我来是替夫人将你送来的寿礼还给你的,夫人说那个东西就算你不要了,也应该要物归原主,她让你好好想想,自己的人生自己要懂得负责任!"

  劳伯说完,再重重地叹了一声,垂目不语,才转过身,在身子微微驼着往来路走返而去......这老人家看来气得够呛,周围人纷纷退开,让出了一条道让他过,人群边私下议论着,一边也跟着四散地走了开去……

  慕浅浅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莫名的被长辈说了一顿,她的心情不禁有些低落,却也不便在下属面前有所表露,收拾了一下心情,她佯装出一脸的笑意转头看向几个站在一旁被惊吓得说不出话的专柜小姐,笑笑的说,"这位老人家是我的一个长辈,可能,可能对我有什么误会吧,没事的,我稍后会跟他解释下,你们不必担心,也不用放在心上。"

  慕浅浅说着,掩饰尴尬的低头拢了拢额前掉落的发丝,勾到了耳后,才继续说,“要交代的事刚才都交代得差不多了,你们都回各自的位置上去吧。"

她见同事们都各归其位了,才伸手拿了那个被劳伯放在柜台上的被退回来的寿礼,没事人一样的抱着那盒礼物转身朝百货公司门口走去……

  步出崇远百货的A座大楼后,慕浅浅才左右的探了探脑袋看了下,直觉没什么人在注意自己了,她连忙走到一旁,取出怀中的方形礼盒,动手将已经被拆开的包装纸撕下,然后她的手放在礼盒的盖子上方停顿了下,心中莫名的浮现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疑虑重重地抓着盖子的边沿,在慢慢的掀开……

乍见礼盒内放置的物品,慕浅浅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瞬间,心头似被什么重物狠狠地一击而中般,那力道狠绝的让她都差点要站不住脚……

  只见盒子里,自己亲手放进去的那瓶特调香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被折成数截的纯金锻造的太阳花权杖蓦地映入眼帘,纯金的太阳花中央原本镶着的那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也不知受什么锐器所击,被敲打的粉碎,已经不见了原来绝世珍宝的模样……

慕浅浅顿觉手脚一阵失温的冰凉,三年前,在一片刺目的莹白的让人眼花缭乱的镁光灯下,自己在一片掌声雷动中走上领奖台,被捧上了天似的场面一幕幕的在她眼前如走马灯般的闪过……

第六十九章 偷天换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