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原来是你

    慕浅浅全身虚脱的靠在身后的石阶上,泪水的痕迹已在脸上干涸,她只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舒坦的,生不如死的感觉,她在这一夜体会得深刻透彻……

  抬眼望去是一片静寂的空旷,连路过的行人都几乎看不到了…..

  耳边静的只剩下空鸣的声响,还有遥远处偶尔传来,车辆绝尘而过的呼啸声……

  平静如常的夜,一颗疲累不堪的心,隐没在这不起眼的小角落里,独自舔舐着伤口……却惊觉那颗受伤的心早已空缺了一大块,缺少的那部分丢失在了过去的某段时光中,再也找不到也弥补不回来……

  那种绝望的感觉太刻骨铭心,太叫人害怕,慕浅浅很迫切的想逃离这个让她伤透了心的地方,她尝试着要站起来,她想回家了,她需要躲进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的疗伤,但脚上真实存在的伤痛却又让她力不从心……

  慕浅浅无可奈何的垂下头,凌乱的发丝一缕一缕地掉落在她的面前,她知道自己此刻一定是面目可憎,一定很招人嫌恶。所以她也不奢求某个好心的路人能对她施以援手,送她回家……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明天一大早,自己会怎样地被广场上的协警以有碍市容观瞻的罪名,送进附近的游民收、容所……

  心里做着各种最坏的盘算……被这些琐事牵绊着,令她伤痛的心也可以有喘息的间歇......

就在她沉思之际,冷不防地,身边一道暗影投下,慕浅浅转头麻木的看向身旁的地面上,那抹被灯光拉长了的高大的身影……

  什么人物?连路边坐着的一个疯女人也敢惹……

  慕浅浅狠狠的想着,豁出去地一仰头,犀利冰冷的目光杀向身旁这个不怕死的家伙……却在目光接触到来人的脸孔后,眼中的杀气骤退,取而代之的是似曾相识的疑惑,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一双深邃独特的蓝眸,他清俊温雅的面容与记忆中某张青涩的面孔渐渐地重叠吻合,但细看之下,两者又不尽相同……眼下的这个男人更有一种成熟的韵味,更加的沉稳内敛……

  男人此刻饶有兴趣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慕浅浅,眼中透着纯净的温润,似乎一点都不介意眼前这个女人那一身的凌乱不堪……

  他半蹲下身子,近距离目视着浅浅,冷不防,一伸手搭在她的额头上……他的手很温暖透着些微湿润,有着一股清冽好闻的味道……慕浅浅却不习惯与陌生男子这样的亲近,她不由得条件反射的向后缩了缩身子……

  男人的手悬空在了她的额前,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摸样不禁失笑,"浅浅……你已经忘了我吗?"

  慕浅浅才有些愣神地看着他,再细细辨认了下,才有些不敢确定的说,"你是......莫以辰?"

  莫以辰听她说出自己的名字,才松了口气地说,"幸好你还记得我,不然你这样满是防备的样子真叫人为难。对了,你怎么会在这,而且看起来......你的状态不大好?"

  "我……"慕浅浅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也不愿去触及那道还鲜血淋漓的伤口……犹豫了下,她带着求助的眼神看向莫以辰,"那个,我的脚崴了,走不动,但是,我想回家了……你可不可以帮我?"

  莫以辰看着女人恳求的眼神,再低头去看她的脚,看到她的左脚踝处已经红肿了一大块,眼神有些凝重了起来,不明白慕浅浅在这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有些做不了决定,再看向慕浅浅,他说,"浅浅,我刚从我哥的公司过来,谭秘书说他在这里,我想……"

  "和他无关!"慕浅浅语气急切的打断他的话,才发觉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才又佯装平静地说,"以后我的事都和他无关了……"

  慕浅浅越说越微弱,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

  她这样的反应,莫以辰倒也心中有数了,他伸手拿起慕浅浅丢在地上的一双高跟鞋,转过身来背朝着她,"上来吧,我背你去车上。"

第二十六章 原来是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