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坐观风云起之平地起风波

    “求您见我一面,”正人跪在宣家门前,哭泣的乞求着。

  佣人傻眼,管家佣人A犹豫的联系了宣浩,她没想到,宣浩竟然会这么冷漠的挂掉电话,不禁开始认真怀疑,宣浩真的对林云儿没兴趣了吗?

  “现在怎么办?”一群佣人中其中一个问佣人A。

  佣人A犹豫了下,“我先去问下他要见谁。”

  “…………”佣人堆里议论纷纷,讨论着,这个小男孩究竟要做什么?

  佣人A上前:“小朋友,你有什么事?先起来跟阿姨说,好吗?”

  “不!”正人坚定的拒绝,“除非……妈妈肯听我说话。”

  上官家——

  上官宇非皱眉,冷酷着说:“我不是叫你别来上官家的吗?要是因为你我行踪败露了怎么办?!”

  “实在是对不起,但是我没办法,”来人一身西装,身材魁梧,是上官家的保镖,可他却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上官宇非的人。

  “对不起,”上官宇非道歉,为自己焦燥乱发脾气道歉。最近上官家来了个正人,忙得他焦头烂额,说来也怪,今天去哪里了?

  “少爷,正人他去宣家大闹了,”保镖概要的说下。

  “!”听完保镖说的话,上官宇非狠狠抽了口气,危险的眯眼:他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上官宇非咬紧牙关,深思。

  “……”中心的保镖,不禁心疼小人儿,才六岁而已,在他们家乡讲才五岁不到点,可是却已经是经事故的样子,失去了一个小孩应该有的童年,那是多么的可怜可悲的事情。

  “……”上官宇非心里煎熬的琢磨着,牙关咬得紧紧的。

  去?还是不去?去带正人回来,然后呢?去了后会怎样?正人这样做后会对他产生怎样的后果?……一系列的想法,小人儿抽丝剥茧的冷静思考后,做出决定。

  上官宇非打电话给上官云锦,将正人闹宣家的事情说出来。上官宇非的用意非常明显,但没有大人会想到,一个小孩会有那么复杂的心思,自然也不会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宣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宣浩挂掉电话,当时就叫所有会议还有事情推后,安静的坐在办公室里,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手托着头,表现出痛苦的样子。

  他想冷静一下,可电话那头人不让他冷静。

  “我说过,我现在什么人都不想见,”宣浩心烦的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秘书说:“总裁,那个人说,只要说有关林云儿,您一定会联系他。”其实秘书对林云儿有意见,可总裁是他的恩人,而他把总裁当家人,所以才会比别人更有意见。

  “接进来。”

  “是。”

  “宣浩……”电话那头嘶哑的声音刺耳的响起。究竟是……

  宣家——

  佣人A听完小孩的话,犹豫了。

  “你妈妈是谁?”佣人A问。

  正人回答:“林云儿。”

  正人是如此的肯定的回答。

  佣人A盯着正人看,沉思,如果现在是宣浩,他会怎么解决?他会想怎么解决?果然,佣人A是一个非常称职的管事。

  “怎么回事?”沈佳怡见外面那么热闹,便出来看。

  “小姐,这个小孩说云儿小姐是他的妈妈,”多嘴的佣人回答,被佣人A瞪了一眼,多嘴佣人慌张的底头。

  “然后呢?”沈佳怡看向正人,“你想怎样?”

  正人一见来人不对,就不再出声。

  “我可以帮你叫云儿哦,”沈佳怡诱导。

  “我要见林云儿,”正人直呼其名。

  “……”沈佳怡算计的思考了下,一口答应:“好,我带你进去。”

  “小姐,不行,”佣人A急忙阻止。

  “为什么?”沈佳怡挑眉,“什么时候,这里的佣人有我么大的权力,可以阻止上面的人做选择?”

  “不是这样的,”佣人A紧张的对沈佳怡暗示。旁人无所觉。

  沈佳怡收到暗示:“小朋友,云儿不在别墅里,她最近身体不舒服,经常去外面走动或去医院。”

  正人咬唇,豁然跳起身:“我要见林云儿,哪怕是等她,我进去等。”

  沈佳怡一见正人,打心里不喜欢,什么叫我进去等?这样放肆的大口气说话,就算是大人嘴里说出来也令人讨厌,更何况还是一个小屁孩嘴里说出来的,那会更令人反胃,如果生出这样一个小孩,那她还不如不生。

  佣人A示意赶紧关门。

  “你们做什么?”正人放肆道:“我说我进去等,开门。”

  “……”这样的小孩真令人磨牙,究竟是怎样的大人,才能教出这样的小孩子。

  正人再放肆,可他们没放他进去,最后天黑了,他就自动回上官云锦家,而上官家等他的却是令他胆颤心惊的一幕,令他不敢再次去放肆。

  上官家——

  “你回来啦,”上官宇非担心的拥上前,抓着正人的手:“怎么样了?”

  正人吓得缩着身体,浑身动荡不得,不敢呼吸,小脸憋得通红。是上官云锦盘大的气势令他如此。正人以为他可以适应上官云锦的气势,毕竟适应了他就可以像上官宇非一样应对自如,可万万没想到,那并不是最可怕的,上官云锦根本只是显露出一点而已,可现在真见识了,吓得全身僵住不敢动。

  “正人,你怎么了?”上官宇非行动自如。

  “……”正人胸口剧烈起伏的喘息着,就像面对地狱里来的魔鬼般可怕,令他不敢呼吸。

  “没事的,爸爸不会生气的,”上官宇非一脸无辜的看向面无表情暗发气势的上官云锦,表现出一脸的不解:“爸爸人很好的,你干嘛那么怕?”

  “……………………”正人死盯着上官宇非看,难道他就一点也没感受到吗?上官云锦那么可怕。

  “说,怎么样了,”上官云锦一声喝令,吓得正人把所有的事情一丝不漏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一边说还一边牙关打颤。

  当天晚上,正人就决定搬出上官家。

  “真的要走吗?”上官宇非再次确认,其实他希望正人离开,但他不能表现得太露骨。

  “这鬼地方,谁想呆谁呆,”正人收拾行李,开始打包。

  “爸爸人真的很好的,”上官宇非紧守小朋友的本分天真无邪的说。

  “好个屁,”正人暴粗口,一边收拾一边瞪上官宇非一眼。

  将一个麻烦赶走,非常好,上官宇非心里这样想,不露声色的那样说:“哪里不好了?”纯出无辜看不出来的样子,突然眼尖的看见一份化验单,伸手急忙抓起,正人见他抓起,拼命伸手抢。

  “这是我的!”正人。

  “这是怎么回事?!”上官宇非装不下去,看着化验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人见上官宇非快怒的样子,心情愉快的说:“如何?不会错吧?上面可是写得非常清楚的呢。”

  “不可能!”上官宇非肯定的否决。

  “有什么不可能,”正人心情大好:“我是林云儿的私生子,很奇怪吗?还是你见不得我好?”

  “不可能!”经过房间意外听到的上官云锦脱口而出,不可能,上官宇非才是林云儿的亲生儿子,而且跟他有血缘关系。同年,不可能再生出一个儿子来吧?

  “有化验报告为证,”正人得意的扬起嘴角,突然嘴角僵住,吓得只差快抽筋,刚才上官云锦还很平静,突然散发出强烈的气势。

  “爸……爸……”上官宇非两眼泪汪汪的伤心的看着上官云锦。

  如果上官云锦要求去验血怎么办?上官宇非表面上看起来可怜兮兮,其实内心早就胆颤心惊,如潮似浪涛翻涌。怎么办?!手心直冒冷汗。

  纸包不住火……要是去医院检验,就什么都完了。

  上官云锦看着上官宇非,心情一阵阴沉,冷酷道:“明天……”

坐观风云起之平地起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