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部分真相

    当宣浩把慕容水寒送来医院时,医生犀利的问宣浩:“你是不是跟你的妻子发生激烈的床事了?!”医生果然好眼光。

  宣浩没有否认。

  “孕妇头三个月是最不稳定期,而你妻子的比其他人的更不稳定,你怎么还可以跟她行房事!那一摔根本不足以令她流产,是你这个生为父亲的人却种下的隐患!你对得起孩子吗?!”医生在医护室里责备着宣浩,可偏偏他是宣浩的以前的同学,而他也是唯一知道宣浩许多秘密的以前朋友,他捂着额头:“浩……”对宣浩的行为感到沉痛:“你这又何必呢?”

  不过最后孩子还是保住了,主要是这个医生医术高明,是妇产科少有的有才能的医生。

  “我可以帮你瞒,但作为你的同学,前好友,我给你一个忠告,你这不是伤害林云儿,是你自己!”他已经无法忍心看自己的朋友越伤越深。想当年他还有他加上另外两个,是同一高中的四人绑,可现在却……

  知道真相的人越多越危险,顿时,医生的身边杀机四起。

  直到医生离开,宣浩才离开,接下来就上演了这一幕,慕容水寒逼林云儿下跪道歉的画面,而林云儿也依慕容水寒水愿,下跪给孩子道歉了,可慕容水寒似乎要不够似的。

  这时,人群中一个小身影插了进来,是宇非,是突然消失无踪的宇非。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林云儿不停的磕头道歉,为自己伤害小孩感到抱歉:“我竟然伤害无辜的生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林云儿的身子虚弱,再加上这一跪拜求原谅身子更虚弱了。

  “对……”林云儿眼睛一翻,差点昏过去。

  “你真的流产了吗?”清脆明亮的声音在走廊上刺眼却惊醒在场所有人的响起。是宇非。

  熟悉的声音,莫名的安心感,林云儿虚弱的扑向宇非,就像看到幻影,因为她太虚弱了,从别墅跑到这里的路已经耗费她太多的体力,而在这里跪求原谅更是耗费,她虚弱的快要昏厥。

  “谁家的小孩,我的事是你管的吗?!”慕容水寒不悦的瞪着来人。

  人来年纪虽小,却有大人副样:“是我自己要管的,你明明没流产,却说着令人误会你流产的话,也只是跪在你面前这个善良的笨女人才会相信。”

  “原来没流产啊,”众人唏虚吵闹了一会儿,接着听那插进来的小孩说:“我叫上官宇非,你记住了,还有,你别让我找出你绑架她的证据!”

  小孩的话,在场的人立马相信,相信小孩不会说谎,都可怜的看慕容水寒一眼,作鸟兽四散,顿时走廊冷清掉。

  “你说你叫上官宇非?”宣浩质问:“说,你为什么叫上官宇非?!”前不久还无依无靠,得依然前林家仆人单小雪才能生活,怎么一下子摇身一变成上官云锦的儿子了。

  “聪明人,一点就透,”上官宇非看向地上跪着虚脱无力起身的女人,示意身后跟着的保镖将她扶起来。

  “是不是上官云锦叫你来的?他人呢?”宣浩看着将近六年前(林云儿十八岁)生的儿子上官宇非面不改色的咬牙切齿,不露色声。

  “当年跟……”宣浩差点脱口而出,却被他止住。

  “半对半不对,”上官云锦无奈的走出,抱起上官宇非,刮他鼻子:“非儿,你怎么这么调皮,走啦,跟我去你母亲那儿。”

  “嗯,爸爸,”上官宇非傲慢的看向宣浩,跟上官云锦离开。差把宣浩气得差点吐血。

部分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