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仓皇出逃

    这个问题就像鞭子一样一鞭鞭的打在她的心上,抽得她满心血淋淋。

  “呵……”

  《“我们长大也在这里结婚好不好?”宣浩说。

  林云儿困惑的歪头问:“我就是那新娘吗?”

  “对,我就是新郎,”宣浩回答。

  “来,”宣浩拿起随手用花儿做成的戒指带上林云儿的中指上,得意的说:“漂亮吧?”

  林云儿欣喜的看着手指上的花戒指,重重的点头:“嗯!”》

  小时候的画面再次从眼前闪过,他们已经不是十八年后他娶别人那么简单了,也不是五岁那年,他对她说这翻话时那么天真单纯的单蠢的样子了。

  想起十八岁那年的事儿,林云儿真想一头撞墙而死!就是因为那年,所以现在的他们才会更加沉沦,至无法自拔。

  从回忆里回来,李婶正慌张的帮自己解着绳子:“小姐,快跑吧!”

回过神,发现宣浩已经不在房间里,看来她太出神了,林云儿苦涩的笑开,沉迷在过去的悲伤中,竟然连他离开也不知道。

  “小姐我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儿三个保镖来了我们就走不掉了!”李婶急得眼泪掉了出来。

  这才想起宣浩刚才的决定,对她得快点逃,快点逃!

  “可是李婶!”善良的林云儿握着李婶的手,脚生根似的动不了了,“要是他对付你怎么办?!”

李婶愣了下,眼神变得暗淡:“小姐,李婶曾经有个小孩,可死了,要是她还活着就应该跟你一样大小,看着你,李婶就像看见自己的孩子,身为一个母亲我怎么能放着自己的孩子身陷这样的险境不闻不问,不去管!”

  “李婶……”眼泪禽在眼眶里,抓着李婶的手力气用得更重了。

  “走吧,小姐你快走吧。”

  她知道李婶一定脱不了干系:“跟我一起走,好不好?”

  李婶温柔的看着禽着泪人儿,眼眶跟着红了起来:“要是我也走了,谁帮小姐拖时间?”

  “李婶,您不走叫我怎么走!?”她真的好想,不,是一分一秒她都不想呆在这里,都在想离开这里,那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强烈到令她想不管不顾一切,可她的善良却令她做不出来。

  “……”李婶含泪看林云儿,用手擦了擦泪点点头:“嗯。”

  “李婶,”一见李婶答应,林云儿心喜若狂,她终于可以脱离这里了!“走,我们走!”林云儿迫不及待的拉着李婶向外走。

  “等下,别走这边,跟我走,”李婶说。

  而书房里——

  宣浩双手托着下巴,高深莫测的看着门出神。

  成功逃离宣家,令林云儿展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李婶被这一笑给吸引了,从来没见过小姐像这样笑过,是这样的单纯又幸福。

  这一刻,她仿佛真正的嗅到了春天的味道儿,人生的味道儿。原来是么这……幸福……

她们出逃不久,宣浩找到她们了。

  “怎么办?”李婶慌张将林云儿推向迷缸。

  “不要,我不可以,”林云儿的善良令她无法这样做,可心被强烈撕扯着,意识强烈的叫她听话。她不要再回宣浩那儿被他那样残忍的对待了!

  她不要再回宣浩那儿被他那样残忍的对待了!

  “没有不可以的小姐!”李婶含泪动容的劝说:“我把我女儿丢进了冰冷的河里,那可是十二月天的河水啊!你看,我是多么的残忍。”李婶神色暗然,“可是我现在想弥补了,你难道连这点机会也不给我吗?!”李婶情真意切的说,最后竟把林云儿看着被她在冬季丢弃的女儿。

  “可是……”她的善良,令她还想再说些什么。

  “我求求你了!我求……”李婶说着要跪下。

  林云伸手扯着李婶:“别跪,我答应就是了。”

  如果她母亲还活着,一定不会让她受这样的苦。

  蹲进米缸中,刚蹲进去,门就被强制撞开了,一群人二个排开,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整齐的脚步声一丝不见凌乱,就连兵们都会自愧不如吧?列队齐好,宣浩才从二字中间走进来,走到最前面。这阵仗,村里哪个见过?

  林云儿他们逃后,没地方去,最后逃进李婶的村子里,这里就是李婶的家。

  “人呢?”一来,宣浩直接开场白道。

  “什么?”李婶笑问:“我不是人吗?”吸了吸鼻子,刚才的泪水还在眼眶里酝酿,她得赶紧吞下去才行。

  “林云儿,”宣浩皱眉。

  李婶恍悟:“你是说小姐啊,小姐不是在家里?”

  “哪?”宣浩对李婶说话,说一个字也觉得多。

  “少爷家啊,”李婶无辜道。

  “别给我装!”站在宣浩身后的保镖走上向道。

  听到这个保镖的声音,林云吓得在米缸中颤抖了下,这轻微的声音,虽然轻,却已经传入长年来驯练有素的保镖耳中,可他听到了,却当没听见。

  这名保镖就是被命令上林云儿的保镖——高强。一个非常普通,再平凡不过的人了,可这样一个平凡的练家子,却因宣浩变得不平凡了,一生怕是也无法恢复平凡了。

  宣浩连多说一个字也累,最后竟然让保镖代替发言。

   “要带走小姐,就要知道会承受什么样的后果!”高强警告的瞪李婶一眼,他第一个上前打了李婶一拳。

胸口重重挨练武的人一拳,顿时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人!

  宣浩只是看高强一眼,高强就又明白了。

  一群保镖围欧李婶,而他是打得最多最用力,令李婶最伤的那个人。

  地上,都是鲜血,墙上,是李婶喷散出来的鲜血,看着这些血,李婶脑海里闪过自己在河边把小孩丢进河里的画面,突然笑了。

  李婶被打得留嘤嘤一息只剩下一口气。半昏半醒的李婶却在那里痛快的笑着。

  “带走,”高强下令。

  就连宣浩有走的意思,高强也摸索到了。........

等他们走后,林云儿摔出米缸,连滚带爬向前奔跑,狼狈的带着一路的血,一直滴到了海边。站在海浪巨涌,猛烈拍打岩石的海悬崖上,她痴傻的流下。

  --------------------

  好痛苦……

仓皇出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