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神秘小孩

    “为什么抱着你像抱宣浩?”林云儿独个喃喃自语的问自己。

  宇非脸上似乎有怒火,小拳头握紧,被他忍了下去。

  看着对方才一个五岁小孩,轰,林云儿脸突然炸红,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窘迫的低头,声如细蚊般,道:“对不起……”她竟然扑进一个小孩子的怀里哭,丢脸哭回老娘肚子里去了。

  宇非不屑的看了眼林云儿。回来时,衣服已经换过了。

  见如此情况,林云儿更是无地自容,“对不起……”声音越说越轻。

  宇非看一眼林云儿,倒头就睡。

  不知道为什么,林云儿感觉自己非常疲惫却无法入睡,一夜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的睁着双眼看着黑暗的天花板直到天亮,最后怎么入睡的她丝毫无映像,但鼻尖那般淡淡的清香却还在回味着,那是一种非常独特的香味儿。

  等她幽幽的张开双眼,朦胧中看见有个人盯自己看,吓得猛得弹起身,后退。

  “没死,”宇非冷冷丢下这两字,转身离开房间。而房门外站着的单小雪状似尴尬的低头。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孩子,这就是林云儿跟这个孩子相处这一个星期来的感受。

  “吃!”宇非将面夹到林云儿面前,冷着面命令。

  她这几天都不怎么吃东西,林云儿感激的看宇非一眼,但是她实在没胃口。

  “滚!”谁知,宇非下个字就是滚。

  “……”林云儿错愕,她感觉这个小孩非常讨厌自己,可是说不上来,她就是无法对这个小孩产生其他的感情。

  “小姐,你还是吃了吧,”单小雪哪有个母亲的样儿,分明是怕宇非。可林云儿想到,谁家有个这样的小孩不害怕?那么想来单小雪的所为就属正常了。

  单小雪一边偷看宇非一边轻声说:“小……我儿子也是关心你,呵呵……”

  “吃?滚?”

  林云儿愣愣的看着宇非的小脸,言下之意就是她只有二选一?现在她要出去能去哪里?双眼情不自禁染上迷茫。她没有过去的回忆,而现有的记忆里只有宣浩,每段每小节……每分每秒……全是宣浩的记忆,她的记忆被宣浩占满。

  (PS:宣浩是故意的,故意让林云儿离不开他。)

  胡乱的往嘴里塞入些许,将嘴涨满,可喉咙就是不给力,怎么吞都吞不下去,结果嘴里越塞越多,两个苍白的小脸鼓鼓的。

  “碰!”宇非不悦的将筷子重重摔在桌上,小人儿不怒而威,“你这是在抗议我叫你吃东西吗?”

  “唔唔……”一张嘴,食物就往嘴外掉,林云儿将嘴里的东西吐到桌上,她内心深处怕宇非讨厌她,就像生命一样,天生自然。

  “我努力吃,”林云儿说完话又急忙往嘴里塞东西。

  “够了!”宇非不悦的起身,不看林云儿一眼,转手甩手离开。

  “唔唔……”又塞了个嘴满。

  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小孩面前总是手足无撒旦,仿佛她欠了他很多,还 也还不清……

  隔天——

  单小雪害怕的跑进家里,喘息着,“怎么办……怎么办?……”惊慌着,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会怎么样?思绪凌乱着……

  楼下已经围满人,邻居、过路的,皆因好奇停了下来,顿时,旧式的公寓楼下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离开宣家,这是她第一个好觉,林云儿伸了伸懒腰,还真一点也不客气的打了个哈欠,才迷糊的望向靠在门后害怕的单小雪,不解的问:“雪姐,你怎么了?”虽然比她大几岁,看起来显老,但是还不足阿姨的辈分。

  单小雪眸光游移,看看这看看那就是不敢看林云儿。

  楼下的人,只有越挤越多的状态,就跟大家都挣先恐后的去参加庙会似的,人挤人,拥挤着。

  林云儿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这几天真是太麻烦你了,要不是你……我现在都无法平静。”

  “那里,呵呵……”单小雪心思不在此的乱应着。

  “对了,宇非去哪里了?”

  “嗯。”

  “今天我下厨好了。”林云儿兴忽忽道。

  “嗯。”单小雪魂不守舍的乱应着。

  林云儿从不曾进过厨房,只是在电视里看过。

   “呀,你手怎么流血了!”单小雪。

  “我不小心洗菜的时候碰到边上的刀了。”林云儿奋战着。

  “没事,你看,现在血也不流了,”林云儿献宝似的将伤口献给单小雪看,天真活泼的样子,令人忍不住心疼。

  在厨房里,听到开门关门声, 单小雪意识到可能是宇非飞来了,飞奔了出去。

  “小……宇非,”单小雪一见是宇非,扑了上去,求救:“楼下那么多……”

  却被宇非冷眼看了下,闭了嘴。

  “弄吃的,我肚子饿了,”宇非道。

  单小雪将她教林云儿做的菜一盘盘端了出来,放在饭桌上。“可以开饭了。”这一桌的菜她只在旁指导不曾帮助,但饭是她煮的。

  林云儿紧张的望着宇非,盯着他拿起筷子,看他放下,她整颗心都吊在喉咙里。“怎么了?”她说。

  宇非看着林云儿:“你看我,怎么吃?”

  “……”林云儿愣了下,红着脸尴尬的低头,“不好意思。现在可以吃了吧。”

  “……”宇非拿起筷子,也不懂林云儿在搞什么,低着头眼睛也不愿意离开自己。

  将饭送进嘴里,宇非伸手挟菜,当筷子碰到菜时,他犹豫的停顿了下,怎么感觉今天的菜色跟平常的不一样,明明是同样的菜。

  林云儿见宇非半天不挟菜,不禁催促道:“快啊,快偿偿。”

  听到林云儿这句话,宇非算明白了,将饭吞了下去,筷子放下,看向单小雪:“把菜倒了重新做。”

林云儿一脸难堪的泛红。

  想到林云儿满手伤,忍不住劝道:“……宇非,吃点吧,这也是云儿的好意……”宇非看她一眼,她无声了。

  “去倒掉,”宇非再次命令。

  单小雪不好意思的看林云儿,找个烂理由解释道:“对不起,我忘了跟你说宇非只吃我做的饭菜了,抱歉。”

对面单小雪给足了她台阶下令她更难堪无地自容,就是是可怜她似的眼神。突然,林云儿笑得有些僵硬:“没关系,也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心底,徒然闪过失落,一丝丝空洞夹杂在其中,被风吹进心窝,有些难受。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宇非惊见一刀刀浅口子,再看用止血贴贴的其他口子,那不就代表贴着的口子比较深才贴的。

  林云儿笑着把手收起来,她并不想因为手上的伤,让宇非同情的吃她几口菜。“没事,我……”一时还真找不到借口搪塞。

  宇非直接道出:“就是为了做那些个不能吃的菜?”

  “!”心,徒然被狠狠刺了下,眼眶不禁泛红,泪雾已在眼底翻滚着,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做饭,却被伤得完无体肤。

  林云儿强颜笑:“不好意思,我有些累了,想去休息。”

   “妈咪,你再弄一次,”宇非道。

  楼下的人越聚越多,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也就是晚餐后的两个小时,差不多就是八点的时候,一辆豪华的奔驰向这边方向行驶而来,人潮一见这辆车,和这车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不由自主的纷纷让出条路来。

  从车上走下一个男人,他冷酷着脸,抬头扬望这所旧公寓的六楼。最便宜的房子,租金也最便宜,而这上面却住着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人。

  从车上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宣浩。

  保镖开路,房东领路。

  他们走上了六楼。

  顿时,六楼的气场改变了,不但是宣浩一个人的气势带动着空气,就连狭小公寓里的气势也改变了。

  “他来了,”单小雪紧张的对宇非说。

  宇非挥手,阻止单小雪继续说些打乱他的话。

  “去开门,”宇非沉稳的对单小雪道。

  “是……”单小雪怕怕的伸手拉开门,看着铁门外面的人,她吓得血色抽离。终有一天要再见,可是她还是会受惊吓。

  “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保镖惊慌的对宇非说。深怕宣浩的冷酷伤及宇非。

  宇非直接略过保镖,沉稳的看了眼宣浩,安静的吃着桌子上的食物。没错,这是林云儿做的菜,他整整吃了两个小时!神奇的吃了两个小时,吃得脸色发青,快成面瘫。

  宣浩惊讶不显于色,没想到事过两年,宇非竟然变了。

  宇非放下筷子,指示单小雪将桌上的东西端真是。“可是……”难道让宇非一个人面对这个残酷的人吗?单小雪还想说什么,却被宇非的眼神阻止了。

  “……”犹豫的低头整理,动作加速,只有快,才能赶出来守在宇非的身边。

  宣浩一步就走到宇非面前,伸手傲慢的长起宇非的下巴,审视眼前六岁却长得像七八岁样子的小男孩,冷嘲道:“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在这里。”

  “!”怎么可以对一个六岁小孩这么残忍!

  宇非嘴角扯动下,挥手拍开宇浩的手,低下头,一颗豆大的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

  “林云儿是我的东西!”宣浩突然对一个六岁小男孩权威的宣布道。

   “碰——”有东西掉地破碎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当林云儿拉开房门时,大家才意识到,房门并没有关好,所以外面的声音里面一清二楚。

 

神秘小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