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找牛郎?

    隋敏本来还在想着要不要进去,怕他们两个人会尴尬,却看到洛绍洋换好衣服出来,似乎准备走了,也没看到彦雅的人!

  “小雅呢?”

  隋敏感觉不对劲了,拉住了正要出门的洛绍洋。

  “在里面,已经收拾好了。过敏的药在床头,六小时吃一次,外用的十二小时擦一次。”

  洛绍洋说着,隋敏的眼睛却越瞪越大,完全没有听懂洛绍洋的话,一下冲进了屋,还不忘抓着洛绍洋一起进来,她可不能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就让他给跑了。

  “啊!你对小雅做了什么!”

  床上的彦雅还在睡着,乳白色的丝被下露着一片雪白的肩膀,半侧的身子还可以看到光裸的后背。隋敏冲到床边拉开被子一角向里看了一下,脸色顿时白了下去,因为离的近,还可以闻到彦雅身上淡淡的酒味……

  “你居然给她灌醉?这样是犯法的,这叫************隋敏拉住洛绍洋的衣领,大声的吼着,床上的彦雅似乎被这巨大的吼声吵到了,慵懒的翻了个身,那盖在身上的丝被又向下滑了一点,露出了胸前若隐若现的一片春色。隋敏忙放开洛绍洋又回去给彦雅盖被子,还不忘叫洛绍洋“说清楚,不准走。”

  “我只是给她洗澡、擦药而已。不过,如果她醒了需要负责,可以随时找我,这是我的电话。”

  洛绍洋拉开隋敏的手,拿过桌上的笔,在便签上写下了一串的号码,转身拉开门轻快的走了出去,只留下隋敏坐在床边,不知道是该马上报警,还是等彦雅醒来,先问清楚再说。

  只是想了良久,隋敏扑到桌上将洛绍洋写下的那个电话号码扯下来撕了个粉碎。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先不说记者那边如何大的反应,单是公司的老板那边就难以摆平了,彦雅今后的一切都完蛋了。

  正纠结着,隋敏忽然看到了墙角边的两堆衣服,过去就闻到了一股酸臭味,上面还有呕吐的秽物;再看看彦雅睡的那甜美的样子,也许他真的没做什么!

  *****千千丁香结*****

  彦雅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头还有些疼,坐起来就看到隋敏睡在沙发上,猛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喝醉了,睡在了路边,之前好像还给人打了电话,难道是打给了敏敏?可自己怎么记得是一个男人将自己抱上来的?

  “敏敏,你怎么在这儿?”

  彦雅套上睡袍过去推了推好友,隋敏见彦雅醒了,第一反应是看了看手表,然后跑去那了桌上的药递给她:“吃药时间到了,你酒精过敏,还喝那么多,想把皮都抓烂吗?”

  “你昨天一直陪着我的?”

  彦雅接过了药,奇怪的看着隋敏,想问问还有没别人,但自己又不确定,怕问了又被她笑话了。

  “还会有谁?美男吗?你找的牛郎?”

  隋敏没说有,也没说没有。她早就将那两套吐脏的衣服扔了,不过从那套男式休闲装的牌子来看,那绝对不是牛郎穿的起的牌子!

  

你找牛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