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衬衣风波

    “纪梵希,你给我起来,看看你现在是不是很过分,该不是你昨晚趁我熟睡不注意之际对我上下其手了。”

  大清早,风逸朗一睁眼就发现纪梵希大刺刺躺在那里,占了整个床的三分之二,一条腿还不自觉地搭到了他身上。先前她放在床中央的那条毯子也绕到了她身上。风逸朗一下子火大,转头对熟睡的纪梵希吼道。

  【作者语:希希,你这样子是有点点小过分了奥】

  “风逸朗,你很烦哎,大清早扰人清梦,你不知道睡觉皇帝大吗?”纪梵希使劲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努力睁开双眼,却吓了自己一跳,风逸朗已经被她挤到边边上去了,身体的三分之一已经离开床了。

  “我睡相本来就很差的,是你硬要上床睡的,我又没有逼你。”纪梵希小声辩解道,身体不自觉地往边上移了移,首先是把搭在风逸朗身上的长腿悄悄移了回去。

  风逸朗不理她,径自起身,找衣服。

  风逸朗就那样大刺刺地脱掉睡袍,只着一条内裤,穿衣服。

  “变态。”纪梵希见风逸朗就那样在她面前宽衣解带,一点也不避讳,掀起旁边的毯子蒙住了头,眼不见为净。

  【这个暴露狂,身材还不错】,躲在毯子底下的纪梵希想起方才风逸朗脱掉睡袍的样子。

  “我变态,我看是你心理阴暗,我不脱睡袍怎么换衣服啊。”风逸朗不以为然道。

  “你可以去浴室换吗!”纪梵希愤愤道。

  “我没这个习惯,要是你觉得挨了纪大小姐的眼,你大可以去别的房间啊,没人跪着求你拽着你的腿要你留在这,你在这我还不自在呢。”风逸朗也有些气愤,昨晚压根就没睡好,好不容易蹭到了床上,可差点没被纪梵希折腾死,她的睡相实在不敢恭维了。

  风逸朗此刻有些后悔签协议了。

  “你以为我愿意跟你睡一张床啊,要不是昨晚被妈妈看到,硬要带我来你这,就算你用八抬大轿跪着求我,我也不屑来的。”纪梵希扯下蒙着头的毯子反驳道。

  却发现风逸朗将昨天穿过的衬衣扔到了地上,那件衬衣怎么这么眼熟,

  【啊,是我晾在宿舍阳台上那件】

  “你去过我瑞典的宿舍了对不对?”纪梵希问正对着镜子在打领带的风逸朗。

  “是呀,怎么了,你同事给我的钥匙,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原来你除了有洁癖,还有很多癖好啊,喜欢收集杂志,而且尤其是以我为封面的杂志,还喜欢收集男士衬衣,这件衬衣应该是我的,是六年前你带走的吧,难怪我当时到处都没找不到,原来是被你带走了,莫非这六年来,你一直迷恋着我,不然这些嗜好怎么都跟我有关呢,除了喜欢我,仰慕我之外,我想不出其他更合理的解释。”风逸朗打好领带拎起地上的衬衣,栖身到床边,直视着纪梵希说道,“莫非你还有比这更好的解释,不,应该说,是更完美的掩饰。”

  “那衬衣原本就是我买的,我干嘛不能带走啊,何况你又不稀罕,你有那么多名牌衬衣还会在乎它,你赶紧还给我。”纪梵希说着就要伸手抢风逸朗手上的那件衬衣。

  “看来你对这件衬衣情有独钟啊,难道你对那一晚还一直念念不忘,既然你这么怀念,那我就勉为其难,配合你,帮你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好了。”风逸朗说着便要作势上床。

  “看来你很想再尝一下被踹下床的滋味,昨晚跌的还不够厉害吧,废话少说,快把那件衬衣还给我。”纪梵希狠狠道,才不吃他那套虚张声势呢。

  “你当真不怕我用强的?”风逸朗对纪梵希的镇静颇为诧异。

  “我干嘛要怕,协议上不是有讲到吗,双方自愿吗,况且你不一直都在强调对我这种人没有任何兴致吗,何况你不知道我会柔道吗,一般人是近不了身的,所以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自命不凡,不,是聪明绝顶的风大总裁,你会笨到违背协议吗?”纪梵希想当然的认为。

  【纪梵希,真不知该说你傻还是夸你天真好了,男人一旦兽性发作,哪还管得了什么协议,肯定直接就….六年前的那一夜,他应该就是那样子对她吧,她不会一点也不记得了吧】

  “是呀,你说的很好,所以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风逸朗附和道。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风大总裁把衬衣还给我吧,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吗?”纪梵希顺势说道。

  “你真的很想要?”风逸朗不明白纪梵希为何如此执着于一件旧的男士衬衣。

  “既然知道,就赶紧给我,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不是要上班吗,不怕迟到了。”纪梵希没好气道。

  “你求我啊,你求我,说不定我一心软,就给你了。”风逸朗不恼她,看她着急生气的样子,感觉心情超好。

  可这话在不明真相的他人【具体点就是林妈妈和纪衍泽那小鬼了】听来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啊。

  “士可杀不可辱,让我求你,还不如让去死呢?”纪梵希说着便扭过头去,不再搭理风逸朗。

  “希希,你怎么可以胡乱说死呢,听你这么说你知道我有多么难过啊,既然你那么想要,我给你就是了,何必生气不理我呢,虽然我很不愿意就这样给你。”风逸朗故意说道,语气里极度暧昧,让人浮想联翩啊。

  “风逸朗,你是不真有病啊,没事干嘛那么恶心人,我决定了,我不要了。”纪梵希实在不明白风逸朗干嘛学着妈妈那样喊她,瘆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风逸朗不理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

  “奶奶,我们这样不太好吧。”纪衍泽对趴在门口帖耳偷听的林曼荷说道,他可不是相当什么正人君子,他怕待会被老妈逮到,会死的很惨的。

  “嘘,宝贝,小点声,别吵到你爹地妈咪,他们现在忙得很,没空理我们的,所以不会注意我们在这的。”林曼荷轻声说道。

  【照这情形下去,她没准很快又要当奶奶了】,想到这,林曼荷喜不自禁啊。

  可她忘了有句话叫‘乐极生悲’啊。

  “老妈,大清早的趴人门不太好吧。”风逸朗猛的把门打开,林曼荷没注意一下子跌进了屋里。

  “是宝贝吵着要找妈咪,我不是怕你们昨晚太累,还没醒吗?所以先听听你们醒了没。”林曼荷努力站稳,还好没跌倒,不然可糗大了。

  这个时侯只好将责任全推到了小鬼身上。

  【宝贝,奶奶也是没办法啊,希望你不要怪我啊】林曼荷给躲在门口的纪衍泽蒙使眼色。

  “是呀,奶奶问我想不想让妈咪给我生个弟弟或妹妹来玩,我说好啊,奶奶便带我来这了。”纪衍泽很无辜地说道。

  【奶奶,是你先不厚道的,孙子我也无奈啊,不然待会铁定被老妈念,至少她不敢对您怎么样啊。】

  “你们继续,我们不打扰了。”林曼荷陪笑着,退了出去,随即把门带上了。

  纪梵希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神情有点茫然。

  “你看那老妈这么着急抱孙子,要不我们就成全她,正好小泽也有伴了,一举两得吗?”风逸朗忽然觉得这个提议还不错,随口对纪梵希道。

  “无聊,要生,你找别人生去。”

  “可你是我老婆啊。”

  “鬼才是你老婆呢。”

  “在说你自己吗?很有自知之名啊。好了,不闹你了我去上班了,晚上见了,老婆。”风逸朗觉得叫老婆越来越顺口了。

  “老婆?”纪梵希不理会,想继续睡,却发现那件衬衣竟然在她枕头旁放着了。

  “他真的给我了,太好了!呀,他昨天已经穿过了,不行,我给赶紧去洗洗,然后再消消毒才好。”纪梵希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睡意全无,洗衬衣去!

  

第二十六章 衬衣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