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恨意

    “这样子啊……我知道了。”

  冷明熙点点头,沉默的继续喝着手中的山楂汁。秋月和荷香也默默坐在她的身旁。

  窗外清风吹拂着树叶,沙沙不停的响声好像是在宣示着,有些无法避免的事情即将到来……

  ——————————————————————————————

  “皇上……你……你真的忍心吗?”

  珍妃双手颤抖的捧着那碗还在冒着热气的黑色汤汁,大大的眼睛现在盈满了委屈和恐慌的泪水。

  夏侯萧寒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颤抖不已的她,面无表情。

  此时的他像是地狱的使者,面容也跟着结了一层冰霜。

  “不忍心?你以为我会留住这个孩子吗?”

  珍妃没有应声,只是哀怨的看着他,仿佛是在控诉他的薄情。

  “看来你确实是这么想的。如果你这么想,那么你就输了,输在你实在太过于自信。快喝!”

  他突然大喝一声,双眼泛起嗜血般的红光,紧紧地盯住珍妃手上的汤碗。

  “不要!这可是你的亲生孩子,为什么要让我打掉他?难道你真的是这么冷血的人?”

  珍妃双眼布满哀怨,过度的哭泣让她的眼睛显得十分恐怖,透露出淡淡的血红色。

  “你不知道吗?我一直就是这么冷血的。”

  夏侯萧寒冷冷地盯着她,突然迈开一步走到她跟前,强迫性的拖住她的双手,将药汤灌进她的口里。

  “唔……唔……”

  珍妃疯狂的摆动着头,却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了黑色的汤汁像是恶魔一般深入她的体内。

  她猛地用尽全身力气甩开他的手,剩余的半碗就这么倾洒在地上,还冒着热气。

  夏侯萧寒又恢复一贯的冷漠,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这是从西域传来的堕胎药方,嘴里只要沾了一滴就会流产。你这几天还是乖乖的呆在这里,养养身子吧。”

  说完,他无情的拂袖离去。珍妃在他身后无力的跪倒在地上,肚子猛然一阵抽痛,鲜血突然从双腿间留下。

  恨。这是她心里现在唯一的念头。

  都是因为冷明熙。一切都是因为冷明熙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怀了皇上的孩子,皇上一定不会这样对她……

  冷明熙,今天我所受到的痛,我会在你身上,加倍的讨回来!绝对,绝对!

  “小姐,珍妃……和一些后宫的妃子,说要见你。”

  冷明熙合上书本,疑惑的看着进来通报的秋月。

  “她?她带那些妃子来做什么?手上拿没拿什么工具之类的东西?”

  秋月冷汗了一下,“她们什么都没带,空手来的。”

  “空手?”冷明熙不满意的咕哝了声,“至少应该带点儿什么水果珠宝之类的东西吖,居然空手?!”

  秋月压住心里的汗颜,郁闷的想着,小姐你什么都不缺好么?就算她们送来了也会被你当成垃圾一样处理掉吧?

  冷明熙在桌边用手支着头想了一会儿,终于淡淡的一挑眉。

  “好吧,让她们进来。”

  “是,小姐。”

  【亲们~明儿个绝对有精彩的情节啊!轩轩要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票~】

第五十九章 恨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