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39 过去记忆

    肖筱的额头上滚下许多汗珠。

  有些碎片太小,却必须一点点小心地取出来。那种将身下的人“掀皮割肉”的感觉,让他都觉得罪恶。

  可是,顾逸灼很安静,好像在屏息静气地听着宁芯儿的话。

  宁芯儿握着他的手,那么冷那么寒,和平时他牵着自己手的时候感受的高温,仿佛是属于两个人的。

  心疼,自是不必言语的……宁芯儿如今满心里想着的就是要和他说话,让他能少感受一些疼痛。

  “小灼……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和你说小提琴吧。我从小喜欢小提琴的声音,一听到那种声音我就会开心。小时候,我有个弟弟,他总喜欢欺负我,他说那是拉锯子的声音。对,就是我送他音乐盒的那个男孩……现在想想,其实他应该是喜欢我这个姐姐的,虽然他老是说自己是少爷,我是他的丫环,可是,他在学校里从不让人欺负我。很有趣,是吧,我们相差四岁,他却一定要和我读一个班级,连跳四级……居然成绩还比我好,常常骂我笨,骂我白痴,可是他只允许自己骂,别人一跟着他骂,他就马上化成为小狮子,要将人咬个半死。”

  宁芯儿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她只知道这个叫顾逸灼的男人总能让她穿过遥远的记忆,想起跟在自己整整八年的那个弟弟。

  “他明明不喜欢小提琴,可是我送给他的那个音乐盒他却宝贝一样地藏着。对了,我告诉你,我曾经也很勇敢地救过他哦,就像你今天这样勇敢。”

  说着说着,宁芯儿又觉得有些恍惚不确定:“小灼,是不是很无聊?你要听吗?”

  顾逸灼艰难地“嗯”了一声。

  肖筱却已经暴躁地开口道:“白痴女人,别问他……就说这个好了,继续!”

  下面的身体已经不怎么动了,肖筱还在他背后处理伤口,酒精渗入伤口的痛,顾逸灼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一样,甚至让人觉得他已经睡着了。

  “好……”宁芯儿感觉到他的安静,心想这聊天果然是有用的,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应该就能少感受到一些痛了吧。

  宁芯儿换了一个坐姿,她的脊椎已经开始有些痛了,但,这不重要!她将顾逸灼的手握得更紧了,继续喃喃着自己的话题,“勇敢,对,我曾经救过他哦……没想到吧,现在想来也觉得不可思议。那一天,是一个阴天,我们在去学校的路上被绑架了,呵呵,大概是因为他的爸爸得罪了别人,那些人把我们关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那时候是大冬天的,温度很低,他们都没有给我们被子,那个地方还透风,真的很冷。不止这样,那些绑匪还经常吓唬我们取乐,说什么他爸爸如果不把什么生意让给他们,他们就将我们杀了。呵呵,那时候我才十二岁,他才八岁的样子,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哭,哭得眼睛都肿了,哭到怎么用力都流不住眼泪为止……”

  “呼……”肖筱将最后一个伤口处理好,用纱布缠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宁芯儿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要不停地讲话,只有这样,身边这个身体就不会抖得那么厉害。

  “白天晚上都分不太清楚,那个仓库里又黑很冷,我只能抱着他睡觉。送进来的食物很少,我都会让给他吃,他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的苦,才二三天就被冻发烧了,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可是,就是不能完全忘记……他发着烧朝我说‘芯儿姐姐,我很难受’的情景。大家都说小时候的事情是记不住的……可我就是忘不了。”

  肖筱放下镊子,冲洗了一下手。转头看见愣愣地站在那里的宁小珂。

  他一把将自己的手臂搭在宁小珂的身上:“小鬼,别听了,让他们两个人呆一会儿吧,只是些皮肉伤,我们出去,帅哥都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船上的美女们多寂寞啊。”

  宁小珂苦笑一声,看着小心翼翼地握着顾逸灼手的姐姐,心里猛地抽搐着。

  “走吧。”肖筱推了推傻愣愣的宁小珂,将他拉出去,“一屋子的药水味,找个美女的香水味到冲一下。”

  “嗯。”宁小珂胡乱地应着。

  肖筱搂着宁小珂走出了医务室——

chapter 39 过去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