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奇怪的发现

    “皇弟,你可还在怪朕?”

  拓跋卿云的语气里含着淡淡的忧伤,抬头望着晴朗无云的天空,心里有一阵空落落的感觉,自从月儿被杀了以后,自从他为了月儿多番伤害卿枫以后,他时常觉得自己的心是空的。

  每每想起母后临终前含泪的长言,他的心便一阵内疚,曜日国本有二十位皇子,却因为你争我夺而最终一个个落得不好的下场,独独他和自己的亲弟弟活了下来,所以母后让他发誓,一定要好生的保护卿枫……

  只是谁又想到,他们也曾经兵戎相见过,而将来,还会……

  “臣弟不明白皇上所指的是何事?过去的事,臣弟都已经不记得了!”

  拓跋卿枫双手缚在身后,缓缓的朝前走着,一束淡金色的阳光射了出来,投射在他们的身上,顿时明黄色的龙袍和白金色的王袍在阳光的光晕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皇弟这么一说,倒是为兄的多心了!”

  拓跋卿云点头笑了笑,拍了拍卿枫的肩膀,伸手指了指,随即两人转过一条玉砌的长阶,便朝皇上的宫殿走去。

  “皇上圣安!”

  “王爷圣安!”

  刚入宫,问安声声不断,清香扑鼻的百年佳酿幽幽袭来……拓跋卿云和卿枫彼此对望了一眼,便跨着大步朝御花园的方向走去。

  而在穿过一座四周围着粉红纱帘的亭台时,拓跋卿枫的眸光落在那幅一直挂在那里不曾动过的画上轻轻的望了望,随即又恢复冰冷的模样……

  那幅画挂在那里已经一年多了,纵然是皇后,也不敢请求皇上将它取下来,因为,那幅画的女子,便是月儿。

  唇角泛出一丝冷笑,一个计划在拓跋卿枫的心中形成……

  **************************

  青青自始至终都惊讶万分,哪怕已经处理完了她的伤口,喂她吃了丹药,她的心依然沉浸在惊讶之中。

  王妃身上的伤,似乎好得特别快,而且也愈合得非常好,但是,她们昨天只是保住了她的命,同时减轻她的痛苦,并没有在伤口上做过多的事情,因为怕她受不了,可是,今天呈现在眼前的,却是音儿已经开始恢复的迹象。

  “李元……”青青望着门口大声的喊道。

  “我在的,青青!”守在门口握着长剑的李元有些担忧的回答,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你确定没有人来看过王妃?”青青捏着狐裘角,掀开了一点点,望着已经开始生肌的伤口,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不可能有,王爷吩咐过的,不准任何人探视!”

  “王妃不是带了三个奴才过来吗?难道不是他们?”青青把着音儿的脉,欣喜的问道。

  “他们有专人守着,而且在冷阁做苦工,不可能有机会脱身!”就连在厅中站了一会,还被点了穴道,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去看王妃。

  “那就奇怪了!”

  青青歪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没有人来过,但是王妃的伤怎么会好得这么快……要我说,能好得这么快,除非爷的寇香珠和王爷的天香珠,但是爷并没有给她吃下,王爷也不肯啊!”

  青青一边摇头否定自己的猜测,一边放心的点头,脉象已经开始正常了,只不过,身子虚弱,承受过多的伤痛,现在还不能正常醒来而已,有她青青在,过几天,想必王妃就能下床了。

  只是,这件事情真的很奇怪,她得赶紧赶回去,告诉爷才对!

  

第三十章 奇怪的发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