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水晶之恋(一)

    他转世来的年代是七十年代,是这个故事里的女主人公,名字叫叫李秀莲。在她四岁的时候,爹就去世了,撇下体弱多病的娘和十四岁的哥哥跟她艰难的度日。秀莲的家庭出身是富农,这在那个年代是倍受歧视的。因此在秀莲二十岁的时候,比他大十岁的哥哥还没成亲。为此,娘经常落泪,哥哥也经常叹气。

  这个故事里的男主人公名叫崔力军,是公社的干部,还是公社宣传队有名的业余演员。在工作上,他那超群的判断力和淋漓风行的处事风格深得领导的赏识;在舞台上,他那英俊超俗的扮相又迷倒一大群观众。听说,他可能是公社书记千金未来的乘龙快婿呢。

  公社副书记的千斤名叫柳兰,模样长得好,性格泼辣大方。他对崔力军心仪已久。两家的父母也都同意。可每当崔力军的妈妈提及此事时,崔力军总说先忙工作,个人的事以后再说。

  秀莲是在公社礼堂看演出时认识的柳兰。柳兰特别好客,一场戏看完后就跟秀莲成朋友了。临分手时,大大方方地邀请秀莲闲时去她家玩。秀莲也感到高兴,尤其听说她爸爸是副镇长时。哥哥的婚事成了家中最大的难题,难题的关键就是因为哥哥出身太低了。如果柳兰能求她爸爸帮忙,给哥哥在镇上找一份临时工的话,那哥哥的对象肯定就没问题了。那些天里,秀莲一直这么想着,注意一定,就特意歇了一天工,提上家里好容易攒下的十几个鸡蛋,来到柳兰家里。

  柳兰的家对秀莲来说简直就跟皇宫一样,这让秀莲感到十分局促不安。柳兰看到秀莲的窘样子笑了,落落大方地拉着秀莲在沙发上坐下来。正说着话呢,柳兰的爸爸同崔力军来了。柳兰一见崔力军,十分高兴地站起来,又是倒茶又是削苹果的忙活开了。柳兰的爸爸借故走开了。

  秀莲不止一次地看过崔力军的演出,如今见了真的崔力军,窘地坐立不安。崔力军接过柳兰递过的一杯水,打量了一下秀莲;“有客人呀,你的同学?”

  “不,是朋友。”柳兰也坐下来,“在礼堂里认识她的,人过于老实。来,秀莲,吃个苹果。”

  “不!不!”秀莲的脸红到耳根,说话也语无伦次,“柳兰,你有客,俺走了……”说着,逃也似地离开了柳兰家。

  可就这一面,崔力军对质朴、清纯、秀丽的秀莲产生了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他很快从柳兰嘴里打听到了秀莲的家庭住址,并很快找到了她,送给她一张戏票,并撒谎说是柳兰让给的。细腻敏感的秀莲看出了什么,忙说得出工干活,没有时间去看戏。

  送走崔力军,秀莲回到屋里哭了,她不敢想那么多,并恨着自己,以为自己去柳兰家再愚蠢不过了。可从那以后,崔力军时不时地来找她。这让秀莲痛苦万分。这样的事,她是连做梦都梦不到的。她总觉着,崔力军跟柳兰才算最般配的,大家也都这么认为。这样的事如果落到自己的头上就等于是灾难。可这个家的灾难还少吗?

  出身低微的秀莲是看不到自己的美的,可她的美确实非常出众。在她刚满二十岁的时候,就有人前来说亲,娘总说等儿子定了亲再说。并求媒人好歹为儿子物色一个,可媒人一听总是摇头。秀莲更为哥哥的亲事万分焦急。哥跟自己是吃人家白眼长大的,也是用娘的眼泪泡大的。哥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是娘的主心骨。如果再让他打了光棍,这对他太不公平,而这个家也就完了。每每想到这些,她心里就酸酸的。

  一天中午,秀莲刚收工,崔力军又来找她了。并大胆地说自己喜欢她。秀莲听了,吓得大惊失色。近乎哀求地说,这是万万不可能的,说自己已有了心上人。并求他千万别再来找她了。而执着的崔力军不相信,又说没结婚之前,他是不会放弃自己的追求的。回到家里,秀莲又哭了。觉着自己搅合在崔力军跟柳兰之间是有罪的。这一夜她彻夜未眠,她想了很多。天亮的时候,她终于想好了一个办法。其实,这个办法在她心里已酝酿许久了。这是让崔力军对她死心的好办法,也是救这个家的好办法。第二天,她找到了王媒婆……

  秀莲为哥换亲的事很快传到崔力军耳朵里。他感到十分震惊和不解,便在一天下午,找到了收工回来的秀莲,十分激动地说;“你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比你大将近二十的人?他跟我一个村,名字叫木头。人如其人,从小就是吃气的包子。”

  “我嫁给他是因为他有个妹妹能给我哥哥当媳妇,别的原因,我不再考虑。”秀莲苍白着脸说。

  “你这是在糟践自己。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哥太自私,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崔力军拾起一块石头,使劲扔向远处说。

  “这个决定是我自己做的,一点也不怨哥哥。小崔,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已是有人家的人了。这样传出去,对你我都不好。”秀莲哭着说,“听说你就要调到县里去了,你应该好好表现才是……”

  “秀莲,我的心难道你还不知道?我难道就比不得那个崔木头?你为什么不敢接受呢?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崔力军抓住秀莲的手说,“我们可以逃走,走到哪儿,我都能养活你。”

  “别说傻话了!我说过,我们之间隔着山!我得走了!”秀莲连忙抽出手说,“如果那样的话,我的家就完了,你家更不同意。我早听说过,你为这事跟家里闹翻了。其实,柳兰比我强一百倍。你为什么……不说了!总之,我们都不能这么做……”说着,就哭着跑走了。

  腊月十八这天,秀莲成亲了。农村有闹洞房的习惯。因为秀莲长得出众,来看媳妇的特别多。一直到晚上十点多了,秀莲的丈夫:崔木头,才送走最后一个人。他出去关好了门,回来看着如花似玉的新娘子,激动得一个劲地搓手。

  “上床歇息吧。”秀莲说。

  “哎,哎。”憨厚的木头答应着,忙去铺床。这时,外面转来一阵敲门声。“这么晚了,谁还来呢?”木头边说边出去了。

  秀莲依旧坐在床沿上,就听木头毕恭毕敬地说;“原来是二叔呀,您怎么也来了?快屋里坐坐。”接着,另一个声音说;“新婚三日无老少,我特地来向侄媳妇讨块喜糖吃。”秀莲一听是崔力军的声音,心一下子缩紧了。又听崔力军说:“你让侄媳妇出来,送两块糖给我,我马上就走。”木头答应一声,赶紧回来了。

  “谁呀?这么晚了?”秀莲故意问。

  “是咱村的崔力军。别看他年龄小,论辈分,得管他叫二叔呢。他爹是银行的行长,妈是校长,大儿子在县里上班,他是公社干部。这在咱庄上,可是头一户呢!他今天也来要喜糖,真是莫大的面子呀。”崔木头边说边破例拿出两包点心,“你去给他吧,天这么冷,莫让人家等。”

  秀莲接过点心,低着头,走了出去。谁知道她此刻的心真是比针扎还难受。

  “是二叔呀,给你点心吃。”秀莲强装镇定地说

  “有劳侄媳妇了。”崔力军嘲笑着接过那两包点心,又往秀莲手里放了一支笔。秀莲知道这是崔力军最常用的那支笔。她知道他送它的意义。她再也受不了这感情的冲击了,边哭边拼命地朝外跑去。

  崔木头正站在门口往外张望呢,忽然看见秀莲跑了,来不及多想,忙追了出去。

  秀莲在空旷的田野里拼命的跑着,凛冽的西北风象刀子一样割着她的脸,她也全然不顾。她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她同崔力军相见时的那令她辛酸也令她幸福的幕幕情景,也闪现着他们孤儿寡母备受煎熬的那些凄凉的场面。

  “秀莲!秀莲!你快回来!”后面传来木头的声音。秀莲越发象发疯一样的跑着。

  前面的路没有了,出现了一个大水库。里面的水很深,已经结了冰,在月光下闪着冷冷的光晕。秀莲站在岸上,哭喊一声:“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折磨我!”便奋身跳了下去。

  木头很快追到了水库边上,见秀莲跳进了水库,忙把棉袄脱下来,也跳了下去。

  两个人的先后落水,把冰击碎了一大片。熟悉水性的崔木头,很快把秀莲捞了上来。此时的秀莲,已经晕了过去。正在这时,岸上又出现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崔力军。他见此情景,也来不及多想,忙把秀莲拉上来,又把木头拉上来。此时,木头已冻得牙骨直打颤。崔力军忙把棉袄给他。“给秀莲披上,我不要!”木头背起地上的秀莲说。

  望着远去的崔木头,望着他背上的秀莲,他想了许多许多……

  

第二章 水晶之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