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集 破釜沉舟

    果然,第二天,郭芳的病情忽然恶化起来。医生化验说,郭芳的血液发生了有史以来从没见过的变异。输血也不中用。生命垂危。

  马刺刺看着脸色发青,已昏迷不醒的妈妈,沉重地说:“爸爸,美雨,你们爷俩先出去,我不叫,你们别过来。”

  “刺刺……”美雨听了,脸一下子苍白起来。

  “不用多说,我会有分寸的。”

  等美雨把马青支走,自己悄悄回到房间的时候,马刺刺已倒在地上,浑身冰冷。美雨跑过去,抱起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前,哭着说:“刺刺哥,你已这样,如何再对付以后的事情……”

  “没事的,美雨。我歇几天就会好的。做儿子的,如果连妈妈都救不了的话,那是龟儿子。只是这毒太阴太冷,我一时消化不了罢了。”马刺刺浑身发抖地说。

  美雨听了,忙站起身,旋转了一下身体,地上便落着一件红狐皮。她抓起它,忙披到马刺刺身上。马刺刺立刻不抖了。

  “美雨,这是你的护身衣,你怎么可以……”

  “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点小寒,我抗得住……”美雨又把他的头部放在胸前暖起来。

  郭芳很快出院了。可她那特钟爱的儿子马根根,却非常特别:饭量不但是一顿一包奶粉,而且还特别好哭。经常二十四小时的哭闹。闹得鸡犬不宁,四邻不安。去医院检查,也没什么病。但只要马刺刺一抱,就会马上安静下来。别人再抱,又立刻象挨了刀似的大哭起来。不知就里的郭芳又心疼刺刺又心疼根根,说:“这孩子,有这样疼哥哥的吗?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是你哥俩的缘分。”

  这事只有马刺刺和美雨知道。一天深夜,郭芳熬不住睡了的时候,马刺刺小声地说:“金山,你这连环计唱的真不错呀!”

  那马根根立即用金山的语调得意地说:“那又怎么样呢?这是你逼我太甚所付出的代价!我就是让你成天抱着我。只有这样,你我是同根生,你就不能用复制术了。啊!我真心真意地谢谢老天爷。怎么跟说书唱戏般的巧合呢?那么巧让你妈,不,咱妈长了个子宫瘤呢?这给了我一个怎样的机会呀?从此,我跟你一样,与妈心连着心。尽管你用心血把妈妈身上的毒血逼了出来,虽然暂时救了她老人家,可大大伤了你的元气哟!哈哈!请原谅我的高兴!瞧:我的口水流出来了。大哥,你得给我擦擦。否则,待会儿妈妈醒来了,你又要受责怪了。没听见妈老是宝贝长宝贝短的喊吗?”马刺刺用毛巾使劲地在他嘴上擦了一下。

  “你弄疼我了。最好动作温柔点。我是你掉进灰里的山芋,吹不得,打不得。你如果杀了我,我们三口心连心,妈妈会气血枯竭的,你的生命也不复存在了。我想你最不愿这样干的。因此,你只有这样。我会在你和妈的精心呵护下长到三岁。你当然知道,到那时,我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会在如此煎熬下元气大伤。我呢?则会在妈妈的灵与肉的哺育下,一夜间长大成人。从此会变成武功高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大恶人。可我才三岁呀,法律上不会承认我是成人的,只会以为我是个奇迹罢了。而你们,可是我的监护人哟!啊!你想想,到时候,你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马刺刺,让你也尝尝做事太绝的后果!哈哈!如今想来,还真得感谢你这样做。不然,元气大伤的我,不知要吃多少苦才能恢复呢?”

  “刺刺,你在和谁说话?”马刺刺刚要说话,郭芳忽然醒来说。

  “没呢,妈。你睡吧。我在唱儿歌哄弟弟入睡呢。”

  “真苦了你了,刺刺。”郭芳下了床,边为根根泡奶粉边说,“邻居们都说我净养些怪孩子。可我坚信,根根会同你一样,长大后就会出落成一个好男人,也会同你一样,娶一个跟美雨一样美丽贤惠的媳妇儿。到那时,我就等着享福了。这些苦,又算些什么呢?”

  谁知就在这时,根根又拼命哭起来。那声音又高又尖,叫人难以忍受。

  “这肯定是美雨来了。瞧这孩子,也不知怎么了,偏偏跟他嫂子过不去。”郭芳说。

  “不是,妈。他这是疼他嫂子呢!”马刺刺说,“美雨,你别过来了。我挺好。刚才还打了个盹呢!你快去睡吧!”马刺刺说这些的时候,忽然就有了一个主意,“妈,你给我拿一个苹果,我口有点干,顺便把水果刀也递给我。”

  “没黑没白的熬着,能不口渴吗?刺刺,妈给你添累赘了!”郭芳边递苹果和水果刀边愧疚地说,“我给你削,你抱着弟弟不方便。”

  “没事,妈。我不也正无聊吗?边削边吃好打发时间。”马刺刺说着,很快边削边吃起来。忽然,一不“小心”,水果刀一下子削到根根身上。一下子把他胳膊割了一个大口子。血立即涌了出来。根根却没有哭。郭芳一见吓坏了。马刺刺这时异常痛苦地说:“妈妈,我不是故意的。我的肚子忽然疼起来。哎哟!简直疼死我了!快叫救护车……”

  马刺刺和根根被同时送进了医院,住在两个病房内。

  马根根始终拼命地哭着。医生以为是他伤口疼,就给他打镇静剂,又打止疼针,还给他上了针灸。根根还是拼命的哭。医生和护士直皱眉头:“第一次见过这么能哭的孩子,针也打了不少,怎么有这么强的耐药性呢?”

  “平常也总是这样的。只要他哥哥一抱,就好了。”郭芳说,“他哥哥的病不太厉害吧?”

  “怎么不厉害呢?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动手术。”

  深夜。动完手术的马刺刺趁爸爸打瞌睡,就用复制术复制出一个马刺刺,躺在床上继续打点滴。而自己就隐身出来,伏在美雨的耳朵上说了几句话,并从她身上掏出一个包,就飞身上了病房的顶楼。整个病区里依然回荡着马根根那特有的哭声。

  “金山,你不用再装腔作势。哥一会儿就来抱你。只是苦了这里的医生护士和病人了。”马刺刺站在最高处想着,从怀里拿出那个包,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炷香,然后把它点燃了。

  不一会儿,一个萤火虫似的亮点就来到了马刺刺的身边,然后变成了一个鹤发童颜、身穿古装的老道。马刺刺一见,忙施礼道:“东方大仙,半夜三更,打搅您老人家了!”

  “这柱香,是绿衣给你的吧?”东方大仙说,“她竟敢拿老朽的东西送人情。”

  “绿衣大仙却不是此意呀!”马刺刺又施了一礼说,“小的与她老人家是忘年至交。是她老人家怕遇到无法逆转的危险时才送的。她说只有您老人家能扭转乾坤。”

  “小老道也没啥能耐。只是你这个后生可以呀。”东方大仙笑了笑说,“不过,不做好事的人帮做好事的人一点忙总是可以的。金山那斯厉害得很。她造的毒连老夫也惧她三分。而她又已修到不死之身。无论把她压在哪儿都有后患。何况你们如今又血脉相连……要想掰开你们的血脉,只有你们再轮回一次才行。可你家目前的情况……”

  “请大仙放心,家里的一切有小畜生我!”美雨忽然来的他们面前,对着东方大仙深施一礼说。

  “哦,帝灵之女。”东方大仙笑着说,“你们的事情,老朽曾听绿衣说过。你们的行为,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所不能做的。好吧!我就帮你们这一次。也许,光阴似箭,眨眼就会到的呀!”说着,就挥了一下袖子,马刺刺就不见了。

  “你回去吧。他们已经全在这里了。袖里乾坤大,他们自会处理的。”东方大仙对美雨说,“你们那里,老朽已安排停当。你是聪明的孩子,会处理好这些的。再会!”他说完,又化做一点荧光走了。

  美雨站在那儿,对着马刺刺消失的方向哭喊道:“刺刺哥,我等你!等你十年!二十年……一辈子……”

  

第六十集 破釜沉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