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集 嫲嬷仙

    在一条蜿蜒崎岖的羊肠小道上,正迤俪走着两个年轻人。他们正是马刺刺和已痊愈复原的复制国王子卞秋。他们边走边攀谈着。

  “当年,这位麽麽仙帮助先皇开辟了基业以后,就一直隐居在这玉娘山上。她不但武功高强,法力无边,而且为人特古怪。一般不与人打交道。就是父皇,也只能凭这支笔才能偶尔见上她一面。我们如果能见着她,一定要小心为是。”

  “愚兄一路走来,凡是遇见接触过她的人,也都这么说。看来,她确实是位古怪的大仙呀!”马刺刺折了一根草,咬在嘴里说,“但只要我们心诚,也许会打动她。”

  二人又走了一会儿,来到一棵被一条如青龙般青藤缠绕的大松树下。卞秋停下说:“到了,马兄。”说着,就围着那棵树转了三圈。然后,用手中的笔在那根青藤上的一个碗口大的疤上轻轻点了三下。那棵松树忽然发出了笑声,像是被人挠了胳肢窝一样忍俊不住笑了。接着,那棵松树便没有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村庄。说它奇怪,是指它的格局和构造。它依山傍水,风光特别明丽。所有的建筑都是沿着一条小巷子而建。里面的建筑也很特别,有豪华的楼房,有断檐墙壁;有普通的民房,还有一堵一堵不知做什么用的砖墙。

  “这就是麽麽仙住的地方。长这么大,我这是第二次来。”卞秋说,“我们沿着这唯一的胡同往里走吧。”说着,就领着马刺刺朝里走去。

  这小巷子很窄,窄地用两手就能扶住两边的墙。墙体很高,人走在里面,象是走在一条夹缝里。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两人的脚步很轻,都能激起墙上的鸟儿。它们扑棱着翅膀飞去,发出的怪叫声给人以神秘恐怖和阴森森的感觉。

  两个人小心地转了几个弯,来到一个比较开阔处。这里好像有许多住户。他们的门前都栽着许多像普通兰草一样的花草。

  “别看这些兰草很普通,据说它们能治无药可救的内伤。”卞秋指着那些花草说。

  “是吗?”马刺刺听了,心里一动。他想起了正在清水湖养伤的是非老怪。但他没敢去拔,只是拾了一个掉在地上的叶子看了看。

  “谁在动我的兰草?”随着一个苍凉、好像是来自地穴的声音说道。随即,一家的大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个小老太太。

  这位小老太太穿着很普通。个头很矮,又佝偻着身子,看上去弱得像一根即将要枯萎的草。但两眼却放着鹰隼一样的光芒。“你这么大了,还干小孩子一样的事情。”她责怪地说,“那是我栽在门口好看的,你为什么给拔了一棵?”

  “对不起,麽麽仙。”卞秋凭借着王子的身份,并不惊慌地说,“我只是随便说了说,他也只是拾了片叶子。并未拔呀?没呈想让您发现了。这种草很贵吗?不过,我们今天来……”

  “我没说你。我在说拔草的那位。”麽麽仙白了一眼卞秋,打断他的话说,“没拔的倒说了一大堆废话,拔了的倒一言不发地站在那,挺有理的吧?”

  马刺刺一见手中的那片叶子,分明就是一棵完整的兰草。知道被她点化过了。忙歉疚地拜了一拜说:“对不起,老人家。小的确实不知这是您的爱物。朋友说这种草能治内伤。小的就动了贪念,实在不该。小的这就给您栽回去。”

  “既然那么说,也就没有什么啦。其实是不值钱的货色。既然客人喜欢,就把这棵送你可以了。”老太太打量了一眼马刺刺,把语气放平和了说,“家里有水,客人如果渴了,可以进去喝一口歇歇脚。”

  “那样岂不打扰您老人家?”马刺刺正想进去,嘴上却不安地说。

  “算了吧!你不正想来吗?小小年纪,酸秀才的腔调倒不少!爱来不来。”麽麽仙说着,就头也不回地往回走去。

  马刺刺被抢白了一通,不敢再言语,便同卞秋一同朝里走去。

  他们跟着麽麽仙一直走进屋里。麽麽仙却不见了。屋里有很多的人。有男有女。他们都在谈笑风生。一见马刺刺他们进来,都显得很热情:“原来是来了客人!快里边请!”马刺刺猜不透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便同他们寒暄一番后坐了下来,彬彬有礼地回答着每一个人的问话。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在北墙上有一扇小窗。马刺刺发现后面好像有人影在动。过了一会儿,又进来几个人说:“还真以为是来了客人呢!原来是一只狼和一只羊呀!这两样东西,不正好杀了用来做菜招待客人吗?”

  卞秋听了,生气地站起来说:“大胆!什么羊和狼的?我乃当今的皇太子!”

  “是吗?”麽麽仙不知怎么的又从外面进来,把卞秋拉到一边详装端详了一阵说,“我看得出,你是一只怪顺的小样羔羔。娇生惯养,是喝甜水长大的。挺任性的呢!不听话,跑出来惹事。我原谅你,不杀你啦!不过……”她用鹰隼一样的眼睛看着马刺刺,冷笑着说,“披着羊皮的狼装得再象也是狼!哈哈!瞧这一大屋子的人,不知得砍成多少块才能每人分得一块呢?我来数一数:一、二、三……喔!这么多!我人老眼花,总也数不清。就估计着砍吧!来吧!孩子们,你们去处理吧!我人老体衰的,哪有力气干这活呢?”她话音一落,就走过来几个身体异常魁梧强壮的男人,把马刺刺抓过来按在北墙边上的一扇门上。那上边血渍斑斑,腥臭难闻。

  “你们谁敢动他?”卞秋惊怒地叫道,“他是我们复制国的恩人。连父皇都对他施礼。你们谁敢动他?想灭门九族了吗?”

  “这只小羊羔羔也有生气的时候?不过,再生气也还是羊羔呀!他们杀了这只大灰狼,是为了救你。不过,你这太任性的样子未免搅了客人的雅兴。先把你这张小嘴巴封上再说。”麽麽仙说着,挥了挥手,一个手帕象活的一样把他的嘴堵了个严严实实,人也站在那里不能动了。然后她又厉声说:“还不快动手?难道还要杀鸡问客吗?”

  马刺刺被两个彪形大汉按在那扇门上,记着是非老怪的话,不敢反抗。他虽然猜不透这个古怪的麽麽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嘴上仍正经地说:“大仙,能不能容小的在死之前说几句话?”

  “狼嘴里还能吐出象牙来?”麽麽仙冷笑了一声说,“不论是羊,还是狼,在临死前都会装出一副可怜相。”

  “别的您可以不听,但绿衣大仙送你的礼物您总该收下呀!”马刺刺仍诚恳地说,“礼物就在我的左手无名指里。她说,这里面的东西能治您的心气疼。”

  “想让我感恩而放过你吗?”麽麽仙又冷笑一声说,“你才吃了几天的饭就想游说我?太不不自量力了!好吧,继续说吧?还有什么甜言蜜语?这类‘大餐’我见得多了,已感到恶心!”

  “没有了。如果我的死能解您心头之气,那您就动手吧!”马刺刺说着,就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好一只临死不惧的狼!我就成全你。开始!”麽麽仙说完这些,马刺刺就听着有好几把砍刀在后背上砰砰做响。好像在砍骨头一样。后背也像是被砍断了似的疼痛难忍。

  “哎!没死在金山之手,却成了她的替罪羊。而且所有的事情也半途而废,真是窝囊!”马刺刺闭着眼睛正想着,后背又不怎么疼了。以为自己已死了,睁眼一看,自己依然被按在门板上。正在疑惑着,又一下子被拉了起来。老太太看着他,语气又平和地说:“几百年前,我也曾见过一只白眼狼。她装得比你还象。我竟相信了她的鳄鱼泪。不料却为此铸成了大错……如今,又来了一只。不过,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猴崽子。哈哈!好了!我原谅你了。你们走吧!”她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刚才孩子们手重,怕是伤着你了吧?这张纸送给你裹伤。快走!莫回头!包括你这只不听话的小羊羔。”她说着,拿出卞秋口中的手帕,又解了他的穴道。然后抛出了手中的那张纸。那纸一下子变成了一件大衫,裹在了马刺刺身上。马刺刺不敢再说什么,就忙拉过卞秋,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临走的时候,依然没忘记把左手的无名指掰下来,轻轻放到桌上。

  走出这神秘的小巷子,卞秋生气地说:“真晦气!不但没学到复制术,反而挨了一顿砍。我们回去把父皇搬来,看看这老嬷嬷给不给脸面。”说着,又关心地掀起马刺刺的那件长衫,想看看伤势怎么样。却发现里衬上全是人的画像。再仔细一看,上面竟全是马刺刺不同服装的画像。不仅吃了一惊:“马兄,这衣服衬里上怎么全是你的画像呢?”

  马刺刺正感觉着通过那几个男人的刀砍以后,自己的筋骨更强壮了,武功也长进了许多。正疑惑着,忽听卞秋这么说。就忙脱下那件长衫一看,发现那长衫的背面,果真全是自己的画像。数也数不清。又仔细一看,那些画像的下面,竟全是口诀。而且在衣兜里,还有一棵兰草和一包种子。种子的包上,还有着栽种这种花草的口诀,并且说这种草能解柔波之毒。

  马刺刺这才明白了麽麽仙的用意。他感动地倒地而拜:“谢谢大仙!谢谢大仙!我不会辜负您的厚望的!”

  

第五十集 嫲嬷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