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怪人怪事

    马刺刺的妈妈叫郭芳。在她怀马刺刺的时候,老觉着胸口有一根长刺在戳着自己。因此在生下儿子以后,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

  马刺刺一出生,就显得与众不同:首先是长有一个红鼻子。那鼻子又大又红,而且还透着亮,简直就像个七八瓦的红灯泡。去各家医院做了检查,也没查出个什么毛病来;再一个就是他一出生就笑。把助产医生都吓了一跳,说从来也没见过这种现象。亲戚邻居见了都说这孩子是个怪胎,是不祥之物,纷纷劝郭芳扔掉算了。初为人母的郭芳沉浸在做母亲的幸福和自豪里,说刺刺就算是个怪物,也是我的儿子。

  可从这以后,这个孩子给郭芳带来了数不清的麻烦。他饭量特别大,却一直长到十岁才会走,十二岁才会说话,眼睛高度近视,而且还是个痴呆儿。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拿邻居的话说,是用九千九百九十个熊心豹子胆制成的。因为他胆大,眼睛又不好使,常常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脸上也是一道又一道的疤,左手的无名指也少了一截。郭芳虽然为儿子操心又提心吊胆,但她仍爱着她的儿子。

  她为他买来各种玩具,甚至还为他买各种书籍,包括从小学到大学的各种书籍。

  这样一直到他二十多岁。

  邻居亲戚都替郭芳发愁地说:“都说儿是妈的天,你瞧郭芳的这片天。”

  一天,马刺刺看到邻居家的孩子去郊区的河边钓鱼,也嚷着要去。郭芳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去了。

  他傻呵呵地跟在那群孩子后面,来到河边上。那些孩子平时最爱捉弄他,就故意把他扔在一边,并吓唬他说钓鱼不能乱动,然后就跑到鱼多的地方去了。

  他认真地坐在那儿钓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一个怯怯的声音说:“你好,刺刺哥哥。”

  马刺刺回头一看,见身后正蹲着一只雪白的小动物,就问:“你是谁呀?”

  “我是千面小媚狐雪练。我已经有九千九百九十个面了。再有一个,就能修掉真身。妈妈让我来这等您,说这最后一个面如果让您赐予,不但能修掉真身,而且还能助八百年的功力呢!于是我就来了。刺刺哥,您给我的这最后一面,我将作为永远的面,不再改变。”

  说着,从她眼里忽然飘出两道悠悠的蓝光,那蓝光直朝马刺刺的红鼻子上拂来。他那红灯泡似的鼻子一下子暗了许多。

  马刺刺这时看着千面狐,忽然喃喃地说:“千面狐,千种面,千般风情……”

  “为什么只留一种面,一种情?只为你……”千面媚狐听了马刺刺的话,忙接道,“您说我这最后一面是哪种面呢?”

  马刺刺的鼻子又红了起来。

  千面小媚狐的眼里又射出更强烈的蓝光,却也无济于事。

  马刺刺看着小媚狐,傻笑着说:“嘿嘿,你要是变成一个长尾巴的小丫头挺好玩的。”话音刚落,只见一阵白烟过后,马刺刺身边就站着一个穿白连衣裙的长发姑娘。

  “嘿嘿!让我看看你的尾巴!”马刺刺说着,就要去掀小媚狐的裙子。

  小媚狐闪开马刺刺,抖了抖裙子,立刻又射出一道白光,只射马刺刺的红鼻子。红鼻子的亮度又暗了下来。

  马刺刺呼的住了手,专注地看着小媚狐说:“你真像一滴美丽的雨滴,就叫美雨吧。”

  “好的,我就叫美雨了。”小媚狐拍着手,灿烂地笑着,“你果然是个懂风情的人儿。只可惜我的法术太浅,只可恨这该死的红鼻子!”

  只一会儿,马刺刺又恢复了常态,依旧坐在那儿钓起了鱼,不再理会美雨。无论美雨怎么施法,也没改变什么,她只好默默地走开了。

  几天以后,马刺刺的邻居李二奶奶忽然来他家为他说媒。说城东有户新般来的母女二人,偶尔看见刺刺,不知为什么,就看上他了。请邻居给女儿说说。那个邻居正好同二奶奶是亲戚,于是就来跟她说了。二奶奶听了,非常高兴,就赶紧来了。郭芳听了,担心地说:“您没跟他们说刺刺的事吗?刺刺他可是……”

  “当然说了。人家根本不在乎这些,说这样的人实在,靠得住。”二奶奶喝了口郭芳端上来的茶说,“刺刺妈呀,这也许是你熬出头来了。据说人家那姑娘可是千里挑一的俊姑娘呢。这是你的福,也是刺刺的福。”

  “这样怎能对得住人家呢?”郭芳仍犹豫着说,“刺刺可是连公母都不分呀!”

  “你看你,人家不嫌咱丑,你到嫌起人家俊来了!我都跟人家说好了,明天就来相亲。”

  第二天,那母女俩果然来了。母亲自称姓王,又介绍说女儿叫白莲。郭芳打量了一下她们母女,发现那母亲虽然粗布衣衫,却是举止典雅不俗;女儿更是人如其名,生得亭亭玉立,灿烂娇媚。

  郭芳见了,诚惶诚恐起来,心想:这母女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就是骗婚来了。心里想着这些,可嘴上还是热情地招待着她们。

  白莲的母亲客套地接过郭芳递来的水,打量了一眼刺刺,然后走过去,轻轻在他肩上按了两下。刺刺的言行马上正常了许多,眼睛也有了点光彩。竟能礼貌地拿糖果给白莲吃。

  在场的人除了白莲外都大吃一惊。只听白母矜持地笑了笑说:“不满各位,我祖上世代为医。那天偶尔见得刺刺,发现他的病能治,又发现他性格醇厚善良。我们孤儿寡母,本来是进城投靠亲戚的,却未料亲戚又搬走了。如果能找这么个可靠的人家,我们母女也就有依靠了。于是就动了许亲的念头。只是我家小女从小就生活在农村,深居浅出的,不怎么懂规矩。”

  郭芳夫妇听了,大喜过望。儿子这些年的沉疴终于有了希望,又能得这么个漂亮的媳妇,怎能不喜呢?于是,当场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他们不久就举行了婚礼。婚后,白莲的母亲悉心为马刺刺做按摩针灸,白莲乖巧伶俐地做着家务。街坊邻居都羡慕得不得了。

  一个月以后,马刺刺的病情好像不再好转,白母却日见憔悴起来。

  郭芳非常过意不去,叫丈夫买来高级滋补品。

  白母说:“精力所耗,不是补品所能极的,是我的医术太浅。要想刺刺跟常人一样,需要叫我的父亲来。可他已年迈体衰,恐怕经不得这么远的跋涉。”

  “那就叫刺刺的爸陪你们去吧!也好趁机拜望一下老大爷。”郭芳拉住白母的手说,“妹妹,说实在的,我一直觉着对不住你。你把女儿许给刺刺,不但什么彩礼也不要,还为刺刺治病。这让我……”

  “一家人说两家话干吗?刺刺也是我的半个儿子,我将来也得靠他呢?我们都有这个责任。”白母又拍着郭芳的肩说,“我带刺刺一个人走好了。老马还得上班呢。家里的事,就让莲儿多干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明天就动身。”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郭芳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白母带马刺刺走了以后,白莲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在家陪伴着郭芳。这样过了几天。

  一个雨过天晴的早晨,郭芳依旧早早地起床,预备出去卖早点。

  昨夜打了一夜的响雷,下了一夜的大雨,弄得她没怎么睡好。

  她打了个哈欠,打开了门,却见马刺刺正站在门口。鼻子比以前更红了。他一见郭芳,又像以前那样傻乎乎地趴在她肩上哭了起来:“妈妈,刺刺想你了……”

  郭芳见了大吃一惊,急忙朝门外望去,见只有马刺刺一个人,忙问:“你丈母娘呢?你是怎么回来的?”

  “坐‘呜呜’回来的。一个叔叔送的我。他们在云彩上打架,‘啪啪’直打闪……”

  郭芳以为他又在说傻话,更加焦急地问:“你岳母呢?”

  “岳母?岳飞的妈妈叫岳母。妈妈教我的。妈妈,我饿了。”说着,就往屋里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郭芳跟着马刺刺回到屋里,忙把丈夫叫醒,又去叫白莲。白莲的房门紧闭着,怎么叫也不答应。郭芳连忙用钥匙把门打开一看,屋里早已无人。她大吃一惊,忙屋里屋外地去找,确是踪迹皆无。最后在白莲床底下的地板上,发现了一个碗口大的洞。郭芳吓地尖叫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第二十四章 怪人怪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