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纤尘】全身而退

    李瑾眼睛一亮,连飞带跑了近半个时辰,万福寺就快到了,他整理了一下似爬山涉水般凌乱的衣裳。他眼前浮现她秀丽曼妙的身姿,面容沐浴着明亮的春光,气度高华,意态闲雅。瞬间心情甚佳,信步跨着石阶走至寺门。

  “瑾王爷,你怎么来了?”御林军统领看清来人,毕恭毕敬地侧身行礼,向前迎接。

  李瑾神情淡然,微微罢手,语带烦躁,“本王要见皇上!”

  “瑾王爷,皇上在侧厅歇息,您这边请!”御林军统领领着李瑾朝侧厅走了。

  李豫等了近半个时辰,神显无聊,眼中露出疑惑,难道此时她还能玩出花样来,愈感不爽,挥手欲叫一人问明现状,沉声道:“去看看,她在干嘛?”

  站在李豫身后的李瑾闷闷地笑了一声,凑上去低声道:“皇上,我这就去。”

  李豫转头,他出神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平日请都请不动,几日倒不请自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神色淡然道:“你怎么来了?”

  李瑾绕开他灼灼的视线,接过他的问题,“今日特想一睹你身边美人的芳容!”

  “三弟你说笑了吧!想见美人进宫即可,为了特意来寺里?”李豫笑着岔开话题,神色渐变,眼光淡漠。

  瑾感觉到他在闪躲,他为何不一口承认,非得玩文字游戏,欲绕得他七荤八素的,又转头来看豫,轻声道:“小弟只想看看今日你身边的美人!”

  “小弟对朕身边的女人也有兴趣?”豫脸色霎时变地极为难看,他居然不拐弯抹角直入正题,莫非他是冲着小依来得,他不轻易对女子上心的,为何执意要见小依,这其中又有什么奥妙。

  “不敢!”瑾表情木然地答道,身边的女人这几个字刺激了他敏感的神经,只觉得心头有种火烧的感觉,灼烫直逼胸口。

  “小弟,其实大哥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难得见你这样而已!”豫迟疑了一小会,灰暗的眸顿闪过一丝微光,神情疏朗,或许是他多疑了,瑾只是听到众人议论兴起了兴趣。

  瑾神色平静,坦然一笑道:“大街小巷议论不凡,小弟只是好奇那等奇美的女子会是何模样?”不管怎样,只要能见到她,一切都迎刃而解,真相大白。

  “大哥懂了,美人可遇不可求哦!”豫敏锐的目光似乎想要窥个透彻,瑾只是从容地点了头,没有多余的表情。

  瑾没有过多的表情,是因为他已不明白他此时的心情了。其实是了解大哥的,豫的这句话是在试探他,看起来豫很在乎她,连身旁最亲近的兄弟都不能懈怠,此时他看着豫满意的神情,他知道他成功地骗过了豫,他就要见到那个她了。

  李豫低头垂目将茶饮尽,吩咐道:“豫,走吧!该去见见美人了!”

  他推开殿门,殿内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檀香扑鼻而至,他面色骤然一僵,她不见了,她孤军奋战也能全身而退。

  苏依依果然不同凡响,苏依依就是苏依依,不过逃过一时,也休想逃过一世。

  李豫面色冷峻,欲恣意宣泄小依加注的怒气,却突然止步了,沉声道:“来人啦!”

  御林军闻声而至,心知大事不妙,默默地低着头等待训斥,只是半天都没听到皇上的骂语。

  李豫一脸怒意,却不动声色在言语之上:“她不见了,你们去找找吧!这一次不要让朕失望!”

  “是···是···”御林军含糊应声点点头,匆忙的转身离开。

  他自己都被她戏于鼓掌之中,这一群酒囊饭袋之辈当然也会被她玩得团团转。是他小看她欲离开她的决心与毅力,这是一场未完的仗,他只是在前面落了下风,但并不代表他会输掉。

  命运再次戏人,李瑾长长吁了口气,再无半分悦意,只有低低恨声暗藏。只是豫没有降怒于他人,豫在想什么?

  瑾静下心想,她会千方百计的离开豫,证明她的心不在豫身上,瑾稍微有点宽心,心中舒坦不少,她应该会去王府找他。

  豫浅笑了起来,瑾他还蛮淡定的嘛,豫声音低沉,笑得鬼魅:“三弟,今日怕是见不了了!你看···”

  “大哥,我懂你意思,小弟府里还有事,那小弟告退了!”瑾突然止住豫的话,想到小逸可能舞王府,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去了。

  留下豫一个人顿在原地茫然无措,他定定地注视着瑾的背影,他莫名其妙的来见,又不明所以地离开,瑾在玩哪出游戏,变得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

  “皇上,苏姑娘一定是会武功之人,懂毒术之人!”一御林军轻轻地禀报,小心翼翼不敢有抑扬顿挫的音调。

  李豫静静地听着,没有一丝神情,冷漠地否定道:“此话怎讲?”

  思索了片刻,他又怒,话音更冷,厉声道:“该不会是找不出原因就说她有武功,你以为把事情全往她身上推吧?”

  闻言,那御林军吓得腿发软了,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一直磕头乞求:“皇···皇上,臣说的···的都是···事实!请皇上···皇上明察!”

  李豫谅他也不敢说谎,他跟依依的战役号角早已吹响,他不会自乱阵脚,也不会轻易认输。转头浅笑,沉声说道:“好了,起来吧!在回别宫给朕详细说说怎么回事吧!”

  那御林军瑟瑟发抖地站起身来,皇上变得有点异常,他看起来很淡定,不像是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莫非苏姑娘瞬间失宠了。

  天色渐暗,树林里马上就会是伸手不见五指了,想想指不定还有野兽出没,小依轻轻地跺了两脚,撅起倔强的嘴角,撒娇道:“不走了,走不动了,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片树林?”

  夜宫汐轻哼了一声,转过身道:“大小姐,你想怎么样嘛?”

  “夜宫汐,我才要问你想怎么样?”她轻呼一声,嘟着粉唇,表示抗议。

  夜宫汐凑到小依耳根旁,笑出声来,声音低呀,笑声极度轻薄,“还是你在暗示什么?”

  “讨厌!我才没暗示什么呢?”她的声音略带着娇俏的甜腻,小脸涨的通红,推开贴近的夜宫汐。

  “来吧!我背你吧!”他欠身蹲下,将她的双手搭在他的肩膀,见小依迟迟没有反应,不满地说道:“你再不上来,就一个人留在这里吧!”

  小依一直静静地站着,好一会儿才声音微微颤抖着苦涩地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你看你现在像是个女子吗?一个个头不高的小沙弥!”夜宫汐隐隐含着笑,说得极为轻松自如。

  “夜宫汐你···你···”小依娇柔无力地倚在邻近地小树,她浑身无力,玉腿酸痛。这个树林就像迷宫一样,绕了大半天还是绕不出去,这个夜宫汐也不知是怎么带路的,似乎一直在原地打转。

  “什么我···我···我呀?”他朗笑出声,浑然不觉之际一把揽过那小依的细腰,紧紧抱起。

  小依缓过神来,婉丽地惊呼一声:“你混蛋!放我下来!男女授受不亲!”

  “你不是走不动了吗?想早点离开就不要动!”夜宫汐淡笑温存,话细如蚊语,贴耳方可听见。

  脚很酸,肚子很饿,她也实在走不动了,就顺从一回好了。她定下心来,转嗔为笑,“饶你一回,说说你今日是怎么逃脱万福寺的?你明明下药了!”

  “你这个笨脑壳,也知道是我下的药呀?”他音色淳厚,窃窃私语,淡淡道来,似情人间打情骂俏。

  小依恍然大悟,对哦,他下的药他怎么会没解药呢,他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她又颇有疑惑,“可是那些御林军也没有那么快倒下吧!你是武林高手?”

  黑夜如漆,林中模糊,树叶簌簌作响,寒意逼人,小依害怕地抓紧夜宫汐的衣袖。

  “那叫一口醉,喝一口就倒下了,就像是醉酒一样,还有你不是见识过我的轻功了吗?”夜宫汐冷淡的一句话里,含着一种轻蔑之态,她聪颖可人,却问白痴的问题。

  她窘红了脸,丝毫不顾这顽皮的肚子冷不丁地一声咕噜,接着问道心中的疑问,“到底哪个才是你的真面貌呢?”

  夜宫汐谈笑,“你在钱来也赌场看到的那个样子就是本来的我呀!”

  “是吗?是什么样子的?”小依情不自禁蜷缩着,想寻求一丝温暖。

  夜宫汐皱起眉,温柔地说道:“你想记住吗?”

【纤尘】全身而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