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纤尘】朝廷要犯

    小依如玉轻落在檀木盖上,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含着轻笑调侃,“夜宫兄,这一局你输了!”

  夜宫汐利眼偷瞥小依,清俊不凡,温文尔雅,神态间颇有兴味,目光笃定,“依依,开吧!”

  “四点,我赢了。”小依半闭起眼,露出淡淡笑容,她虽为侥幸,但气势十足,接着调笑式地说道:“夜宫兄,我是配做得上你对手的人吗?”

  夜宫汐被她调笑似的口气所染,高亢地吹捧道:“当然,你能做我的对手,是我的荣幸!”

  小依懒洋洋地半眯起眼,手抚上骰宝,喜意沁入心肺,漾起笑意,悠然自若道:“夜宫兄,这一局大还是小?”

  小依扬起颈,对上李豫深情对望的眸子,微微眨眼,淡雅一笑。

  夜宫汐将他们微妙的情感揽入眼底,面色如常,内心并不是丝毫不为所动,暗自生怒,沉声道:“赌大,苏小姐,你看如何?”

  “好!”

  依依拿上骰宝,均匀有弧度地摇晃着,轻咳一声,微笑请示。

  夜宫汐轻轻挥动骰宝放至桌上,面上却不动声色,似笑非笑,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嚏,“开···开吧!”

  小依怔怔地看向夜宫汐,他看起来像是稳操胜券,十拿九稳一般,心中已是百转千回,万千不爽萦绕心底。

  她扑哧一声轻笑,柳眉一挑,一脸泰然,静观其变,三局定输赢,还有一局,此局输了,着急也于事无补,开启骰宝,纹丝不动,十点,淡笑。

  夜宫汐一语不发,快速凛然地打开骰宝,全场震惊,18点,满点,只见他丢弃骰宝,轻拂衣袖,起身离开,还不忘回首冷冽地说道:“还有一局,今日我不想比了!”

  她坦然回望,正欲追问缘由,心中骤然一凛,立时起身,朝李豫走过去。

  御林军已经将夜宫汐团团围住,成八卦阵状,御林军不敢轻举妄动,欲紧紧地将夜宫汐钳制住,等待李豫下令。

  夜宫汐却面无怯色,轻轻挥动手中折扇,眸中精芒一掠而过,就算多上十倍的人,他也不屑一顾,他的目光恶狠狠地凝视着小依,不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忽然轻狂大笑道:“来呀!不怕死就上来。”

  “李公子,叫他们退下!”小依狂恐不已,紧紧的抓住豫的衣角,眼神极度惊恐,大喊道:“豫,快叫他们退下!”

  “不可能!”李豫口气坚决,不容抗拒,透出那股少露的王者霸气。

  旁观者都自动散去了,有些吓得躲到桌子底下,有些吓得窜门而逃,有些破窗而出,有些已吓得屁滚尿流了,有些胆大的只是退到更远处看着这一出好戏······

  御林军统领听到李豫决绝的言语,清鸣的剑音,以银瓶乍破之势拔鞘而起,众人已经开始拔剑,划破小依与李豫僵持的寂静。

  他们剑气激荡,招招欲致命,夜宫汐没有跟他们正面交锋,只是一味的闪躲,那白色身影顿隐处,他的余光依然窥视着小依神情的变化。

  “豫,我最后说一次,叫他们退下!”小依倔强地望着李豫,阴魅的冷笑,没有一丝温度。

  李豫剑眉微皱,和她面面相对,脸色微微变了,指了指夜宫汐,“你为了他跟我大小声?一个陌生男子!一个朝廷要犯?”

  “朝廷要犯?他摇身变成了朝廷要犯?你在无理取闹吧!”小依抿紧了唇,眉心微拢。

  李豫笑了笑,喝道:“他无视你的存在,我这么做只是为你出气而已,你看不懂吗?而且他是朝廷要犯汪洋大盗夜宫汐,必须缉拿归案!”

  “我懂了,你要致他于死地的原因并不仅仅是这么单纯吧!你的金口一开,就可以随便给他一个强加的罪名。”小依浓密的睫毛轻轻一颤,眉心拢地更深。

  李豫寒气直逼心底,默想片刻,吃力地从唇缝里挤出一句,“在你的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吗?”

  小依愤愤地看着李豫,若有所思,柔声道:“放了他,证明你不是!”

  李豫回踱了几步,回头反问:“证明?向你证明吗?”

  小依点了点头,不禁缩了缩,耐心地等着,眸子瞥向夜宫汐,他是清丽之极的男子,他依然招招闪躲,丝毫不带多余动作,又似玩弄御林军于鼓掌之中,御林军浑厚的剑势中夹着凌厉之风,疾趋疾退,以一敌八,正面接招不一定能占上风。

  李豫斩钉截铁地说道:“撤!放他走!”

  御林军手势一顿,剑气尽消,剑立时入鞘,轻身一跃,退至李豫身后,垂着头,恭恭敬敬地立着,让人看不清表情。

  “后会有期!”夜宫汐回望了一下小依,纵身一跃,身轻似燕,如同鬼魅,一眨眼不见人影了。

  “谢谢你,豫!”小依柔声感激道,手轻轻的挽着李豫的手臂,柔情似水。

  李豫甩开了小依的小手,向前走了一小步,淡漠喝道:“不要碰我,此刻立即赶往万福寺,我不想再耽搁时间了!”

  “你生气了?”小依心头一阵阵寒意侵了上来,让她顿时感到清寒,凉意似箭,穿透肺腑。

  李豫没有做声,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头也不回。

  御林军统领走至依依跟前,低声请求道:“依依姑娘,走吧!”

【纤尘】朝廷要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