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替身】乱上添乱

    柳大娘扭着那个永远不嫌累的小蛮腰昂首挺胸的离开花仙阁。小依望着她的背影,略感怜惜,她是不幸的,可是万幸是什么?

  小依片刻都不想停留,三两下就收拾好细软,柳眉微蹙,有一点不安,稍稍迟疑,微微乔装打扮了一番,虽欲刻意掩饰“苏依依”倾城之美,可是骨子里散发出的气质是还是隐藏不住的。

  永别了,花仙阁!永别了,无缺楼!小依毅然地踏上了蝶儿刚顾的马车,车厢浓烈的香气,一时间让小依顺不过气,芊芊玉手撩起窗帘,人群熙熙攘攘,夕阳红艳满天。

  回想这段经历,小依由衷地钦佩无缺楼的苏依依姑娘,被迫**那日,宁死不从,这等壮举,可歌可泣!

  熏儿暗想,苏依依是聪明的,她故意隐藏满腔计谋,装作无头无脑之人,在遭她人陷害时,表面显得无辜,心里却很明了,次次都能化险为夷,招招都能致陷害她之人于绝境。

  熏儿会点拳脚功夫,为了混口饭吃,从来没在人前展现。此刻,她一边鞭笞着骏马,一边不解道:“主子,我们离开无缺楼,现在是要去哪里?”

  “去哪里都好,一路往北先去洛阳吧!”她淡漠的望着车外的景色,秀色可餐,她却心不在景,那暗淡的眼眸深不见底。

  酉时日落,小依和蝶儿找了间还算热闹的旅店暂住,下车前,她随意在脸上抹了些灰尘,生怕节外生枝,临走之前,她还叫熏儿去市井买了把剑,以备不时之需,兴许也能吓吓鼠辈。

  深夜,蝶儿和熏儿早已熟睡,可小依依然难眠,心神不宁。不知是因思念那人还是害怕行走江湖。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

  世事难料,真渴望停留在最初相识的那一刻,美好而又淡然,没有后来对他的怨恨埋怨。

  乱了,一切都是乱,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不理是乱,理了还是乱,正所谓是乱上添乱,千乱万乱,总之是一团乱。

  暮色更深,忽然一阵夜风漫进,小依微感睡意,连哈欠都没有,这样没有征兆的进入了睡梦中。

  梦里的那个他还是如期赴约,他风度翩翩,英俊潇洒;她娇容月貌,说不尽的风情。他们相约在漫花飞舞的樱花树下,他舞剑,她跳舞,仿佛神仙眷侣一般。

  舞毕,他轻轻的拥着她,牵起她的手承诺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只是望着他,嘴角微微扬起,殷红的脸颊让她散发出纯真的害羞的气息。

  他们侧靠在娇艳的樱花树下,她靠在他宽敞的胸膛,静静地感受着他的气息,感受着他的唇息停留在她的发间,绚丽的花瓣轻轻的环绕在他们左右,是幸福的气息···

  晨曦悄无声息地来临了,熏儿轻轻的摇了摇小依的玉肩,温柔的唤着:“主子,醒醒呀,我们要赶路了!”

  每每这时,小依都不想从这个重复的美梦中醒来,梦醒了才发现到头来还一场空。

  梦终究只是梦,梦醒了,一切都湮灭了,只有那如影随形的思念清晰可见。小依迷糊地睁开睡眼,映入眼帘的是薰儿瞪着个大眼睛看着她,眼瞳里充满着迷惑。

  “主子,你睡觉都在含笑,是美梦吧!”熏儿俏皮道,怔怔地凝视着小依,她每天早上叫醒小依,服侍她的梳洗起居,她的举止神态极细微的地方她都会在意。

  小依微笑,声音曼妙道:“好了,不要闹了,蝶儿呢?”

  熏儿双眸沉静如秋水,轻瞪了一下小依,淡笑:“去附近的市集买包子和米粥了,我帮你梳妆吧!”

  “嗯,我们若是有个家就好了,不用这样到处奔波,也好给你找个人家,早些嫁人!”小依轻叹,一股忧伤的神情在她眉宇间显露。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家,像浮萍一般到处漂泊,她非常渴望家的感觉。

  熏儿沉默不语,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梳子梳在发间的声音。小依知道古代女人一辈子最大的幸福是嫁人,可是她只想要一个温暖的家。

  蝶儿踹开门,打破了这一片寂静,她双手满满的。熏儿接过蝶儿手里的东西,忙得不可开交。小依发怔了,想起了每夜都重复着的梦,想起了他,思念很玄,如影随形,无声无息,却吞没人于寂寞里。

  “主子,用早点了!”蝶儿乖巧地唤着小依。

  小依点头应允,迈着轻盈柔美的步子走去,她轻轻的掰了一小口包子含着,抿了一小口白粥,“蝶儿,熏儿我再一次郑重跟你们宣布,以后不要叫我主子了,我们是家人!”

  “这个怎么行?”蝶儿瞅着小依,摇了摇头。

  熏儿眼睛一亮,脑海闪过一个念头,笑靥如花,“也可以不叫,但不能乱了分寸,要不该叫小姐吧!”

  “你们怎么这么拗嘛!”小依刚泛起笑意的脸又阴了下来,被小鬼头耍了,拗不过她们两个,有点生气的绝美容颜微微泛红,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艳。

  蝶儿眼如梨花带雨,熏儿惊讶的凝视着小依,异口同声道:“你不都说过此事暂时不议的嘛!”

  “好啦,好啦,熏儿,我们还有几日到洛阳呀?”小依放下手里的包子,兴致十足。

  熏儿慢悠悠的答道:“快则十日,慢则半月。”

  “你们知道洛阳有什么好玩的吗?”小依貌似意犹未尽,那贪玩的性子一下子展露无疑。

  蝶儿快人快语,抢先答道:“蝶儿怎么会知道?蝶儿也没去过,也不认识那边的人呀!”

  熏儿像似知晓,低声道:“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

  熏儿淡雅的微笑,美丽娇媚,接着道:“我朝诗人李白所赞李白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化浓’成千古绝唱。带露牡丹,艳丽凝香,花开花落二十日,一城之人皆若狂,足以看得洛阳牡丹之奇!”

  “好,好,我得会会奇牡丹!”小依拍手叫绝,“熏儿,你知道的真多!”

【替身】乱上添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