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替身】一见倾心

    无缺楼很气派,大堂正中有一木质阁台,幔帘轻垂,飘来的悠悠清香里夹杂着浓浓的酒精味儿,台上姑娘们载歌载舞,台下一个个醉汉醉醺醺的好似神仙。

  小依一现身,音乐舞蹈戛然而止,瞬间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好色之辈垂涎三尺,儒雅才子略带欣赏,武功高强之辈蠢蠢欲动。

  窒息般寂静之后,一醉汉拿着一壶酒踉踉跄跄地走向小依,调侃道:“依依姑娘,三日不见,如隔三秋,思念之情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苏依依魅人的双凤眼一瞟,双手作揖恭维,漫不经心道:“谢公子挂念!”

  今日的苏依依堪称是三分雅致,三分清艳,三分高贵,还有一分恬静,比往日更像不食人间烟火的花仙子。

  醉汉摇摇晃晃地欲更向前拉扯小依衣裳,小依侧身往后退,不料依然抱病弱不禁风的她一个退步险些跌倒,在要跟冷冰冰的地板亲密接触的千钧一发之际,跌进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温柔的臂弯。

  小依含羞的微微睁开一只眼,一惊,对上他正凝视着她的清澈眸子,脸微微泛红,羞涩之情席卷全身,她索性佯装晕倒。

  他二话不说,坚韧有力的双臂横抱着依依朝花仙阁走去,小依紧紧的环着他古铜色的脖颈。

  艳羡声、妒忌声、讥讽声混成一片,大堂里热闹非凡。蝶儿和熏儿一时间还没明白状况,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云里探雾,眼见着依依主子消失了。

  苏依依离开大堂后,歌声笛声骤然响起,醉汉都清醒了不少,很多人都魂都跟着飞走了,怔怔的望着苏依依消失处,倩影如影随行,神秘诱人,一时片刻在脑海里挥洒不去。

  半响,蝶儿和熏儿回过神,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看着依依浪漫甜蜜的神情,减缓了步子,定在原地。

  小依贪恋着他身上清雅的气息,依赖着他的肩膀,被魅惑得神魂颠倒,期盼着大堂到花仙阁的路变得更漫长。

  他停下来了,到了阁楼了,但她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莫非这就是一见钟情。天啦,她应该要矜持的,在唐朝,这应该也算是有了“肌肤之亲”了吧!可是一代名妓跟客人也算吗?她开始认真的钦佩自己了,真是个天才!不行,她虽说出身烟花之地,但是她也只是献艺而已,不能这么随便。

  他轻轻的把她放在床榻,她真美,美得惊艳,美得摄魂,绝美动人的容颜,芙蓉面,玉柳姿,芙蓉晓妆,已乱君心。怎么生在青楼,教他如何是好。

  她知道他在凝视她,暗自欣喜,大唐应该也没有人能逃得过苏依依的“手掌心”,都会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是,他灼烫的眼神怎么忽而变得冷冽了,她微微睁开眼,他转身欲离开?

  小依慌忙起身,拉住他的衣裳,用哀求的神情望着他,柔声道:“不要走,再陪陪我!”

  他回望着她,眼底暗藏着深不见底的感情,淡漠道:“我该走了!”

  “为什么?”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她意乱情迷的看着他,凄楚的放了手,但还是想要得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他沉默不语,回望了依依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他的眸了分明含有泪,他不是不爱她,但是他不能给她什么,所以他选择不伤害她。

  她收回了停在半空的手,无力的放了下来,是她尝透了寂寞的滋味,才会一见倾心的,她原本就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爱上他定是错觉。

  他回眸的那一瞬间,那一个冰冷的眼神,是一种锥心的刺痛,心倦了,心碎了。

  回想他冰冷的眼神,他冷漠的话语,她不哭,她不会为一个不值得她哭泣的人哭,因为值得她哭泣的人是不会让她哭的。

  她倔强的紧抿着嘴唇,心如死灰,一不留神,嘴唇被咬破了,鲜血溢出来了,她却笑如百合花开,笑得冷艳,笑得痴狂,笑得鬼魅。

  笑容慢慢逝去,原来世俗的眼光遍布着,她逃到这里也还是逃不开。她对自己发誓,她一刻都不要待在这里,她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令人窒息的鬼地方,花天酒地的鬼地方。

  镂空窗台前,小依修长的玉手托着优美的下巴,她的容颜更憔悴了,她一身粉蓝色轻纱软裙,清雅简洁散发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息,却没有一点生机。

  熏儿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身后,凝视着她,她的背影显得有点孤单,她爱上了他?!而他负了她?!这样的场景她在青楼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虽然脚步极轻,小依还是觉察到了,她玉手轻轻一挥,低声道:“熏儿,去请柳大娘,我有事跟她商讨!”

  小依仔细研过无缺楼,它的营运模式虽然问题不大,但是还是有待改善之处。这里的美人个个国色天香,却只让苏依依一支独秀,不是姿色问题,应该是在于无缺楼的“力捧”问题。

  熏儿转身离开,小依移步到铜镜前稍作整理,支身坐到小石桌旁静候着,这是一场强者与强者的“斗争”,胜负难料。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柳大娘左摇右摆的跨进了花仙阁,兰花指轻轻一挑,拈起玉盘里一串晶莹剔透的荔枝,沉声道:“我的小美人,身体养好了,想柳大娘了?”

  “柳大娘,这么跟你说吧,花容月貌的姑娘,无缺楼比比皆是,为何都暗淡失色了,你想过没?”小依一本正经的看着柳大娘,眼神庄重严肃。

  柳大娘轻轻吐出荔枝核,惊叹道:“哎哟,我们的苏依依大美女什么时候开始想这些了?”

  小依根本没有心思奉承,淡淡道:“柳大娘,我就直说了,我想要离开这里,不过你不用担心会赔本,我会帮你赚足够多的钱!”

  “假如,我不依你呢?”柳大娘反问道,她可是无缺楼的头牌,她走了,生意谁来顾,就这几天,这无缺楼就萧条了些许。

  小依嫣然一笑,柳眉一挑道:“柳大娘,你只想要赚得滚滚的银子,我只想要离开,我有两全的办法,何乐而不为?”

  柳大娘含了一颗荔枝,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小依,“此话怎讲,但说无妨?”

  “其实,我离开是最好的办法。我离开了,她们才有翻身之日。”小依淡笑,自信中带有狡黠,娓娓道来,“我没在的这几天,生意是萧条了些许,那是因为她们不敢大尺度挑战,她们不敢逾越,甘愿活在我的光环之下!”

  小依停顿了片刻,抿了一口茶,冷漠道:“我离开了,她们没有束缚了,她们会争先恐后的表演以赢得美名,那样生意岂不是一下子红火起来!”

  柳大娘还是有些许浅浅的担忧,“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万一萎靡不振呢?”

  “首先,增加神秘色彩,有时候,不用刻意那么暴露,可以陇上面纱、披上披巾,男人是充满好奇心的动物,这个你比我懂,你懂我意思吧!其次,还要恰当的给她们排个名,每月举行花魁大赛,可以招揽不少客人哦!”小依微笑着凝望着惊讶的柳大娘,她顿时语塞,看似颇感赞同。

  小依使出了浑身解数,综合了在小说、电视上看到的梗,也不知道实效如何。从现代经济学原理来论,这些俗梗完全奏效。

  “好,很好,你可以离开了!”柳大娘挑起兰花指,轻轻放下荔枝,拍手略表赞同。

  小依轻嘘了一口气,她想破了脑袋,才想出这些赚钱办法,权衡当下,姑娘们在利益的驱使下,肯定会使出浑身解数,争取名列前茅。

【替身】一见倾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