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爹爹,爹爹。”巫佩大步走进巫府,直奔书房,找到父亲巫君,快步跑过去拉住他的手臂撒娇说道。

  身着灰色裘衣的中年美男子,眉目间隐着凌厉,正是巫佩的父亲巫君巫太师,此时抬起头来,含笑的看向一脸兴奋的爱女,说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啊?瞧我的佩儿脸上都开成花儿了。”

  “爹爹。”巫佩被父亲取笑,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笑容却不曾落下,想到要嫁给司马旭,她的心就像是喝了糖水一样,甜滋滋的,她摇摇父亲的手,娇嗔道:“爹爹笑话佩儿,佩儿不依你。”

  “好好。爹爹不笑话我们佩儿。”巫君朗声大笑,这几个月来看到爱女为情所困,一日比一日憔悴,他可心疼了,今日难得看到爱女的笑容,心情也大好,拍拍巫佩的手,笑道:“告诉爹爹,什么事让我们佩儿这么开心啊?”

  “爹爹。”巫佩此时却有些害羞起来,俏脸浮上一层红晕,使本来已经明艳动人的脸更生出夺人的魅惑,她低着头,低声说:“爹爹,我要嫁给旭哥哥,您去向皇上请旨好吗?”

  巫君闻言一怔,笑容敛下,目光冷了几分,深沉的看着巫佩,问道:“是司马旭的意思?”

  “不是。”巫佩想到这里,本来雀跃的心暗下几分,叹息一声说道:“他现在这样,连见女儿都不愿意,又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那就是你自己的意思了?”巫君闻言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去,目光冷淡的看着爱女。

  “是。”巫佩低着头,所以没有看到巫君不对劲的脸色,只是低低的说道:“旭哥哥不相信我对他的感情,那我做给他看,我想让他知道,我对他的心是真的。”

  “不行。”巫佩的话音刚落,巫君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巫佩突然听到父亲的反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猛地抬起头吃惊的看着父亲,半响才脸色苍白的问道:“爹爹,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行?你不是一直都很支持我们的吗?”

  “那是以前。”巫君冷冷拂开巫佩的手,转过身,低下头继续看他的文件,淡淡的说道:“今天这事为父就当作没有听过,以后再也不许再提这件事。”

  莫说那司马旭竟然让他的佩儿伤心了哪么久,单是他现在这样子,他也不能够让巫佩嫁给他。他的女儿要嫁的,是未来的天子,将来要做的是一国之母,而不是做一个残废王爷的妻子。

  这三个月来他之所以不阻止巫佩去看望他,只是不希望在司马煦的心里留下坏印象,认为他巫家是无情无义的人,同时也让爱女和司马煦有更多的接触机会,这样早就对巫佩上心的司马煦对爱女的用心才会更深。毕竟,现在司马煦才是最有机会登上皇位的人。自己的女儿做皇后,总比做一个王妃,对自己的帮助更大。

  “爹爹,你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巫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父亲不是一直都支持他们的恋情的吗?旭哥哥没有出事前还一直说要赶紧将他们的婚事办了,为什么现在却变成这样了?不,她不能没有司马旭,不能够。她一定要説服爹爹。伸出手紧紧的抓住父亲的手,她含泪说道:“爹爹,我知道您在生旭哥哥的气,您在怪旭哥哥这样对待女儿,可是爹爹,女儿不恨他,他一定也是很痛苦,才会这样对女儿,所以爹爹你也不要怪旭哥哥好不好?爹爹。”

  “傻丫头。爹爹都是为你好。”巫君看到爱女流泪,不由得心疼,心意却坚定:“那司马旭连一点挫折都承受不起,爹爹如何能够将你的终身托付于他?这件事你莫要再说了,爹爹心意已决,不会再更改的了。”

  “爹爹。”巫佩一听父亲哪么坚决的语气,不由得心里着急,说道:“旭哥哥他只是一时承受不住而已,他一定会很快就振作起来的。爹爹,你就让答应女儿吧。”

  “哼。振作又怎么样?”巫君见巫佩如此纠缠,心下大怒,一把将她甩开,冷冷的说道:“我绝不会答应这件事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来人,送小姐回房。”

  就算他日后振作起来,也决不可能坐上龙椅。单凭这一点,他就得出局。

  “爹。”巫佩见父亲怎么也不肯答应自己和司马旭的婚事,不由得狠下了心,一跺脚,任性的说道:“我不管了,反正旭哥哥我是嫁定了。我现在就去找他。”说罢就往门外走去。

  “放肆。”巫君见巫佩竟然敢违背他的命令,要与司马旭私定终身,不由得气怒,拍案而起,一挥手,一道劲风就向巫佩身后击去。

  巫佩闪避不及,被他点住了穴道,定在那里,心里气愤,叫道:“你拦得了我今日,拦不了我一辈子,反正,我就是要嫁给旭哥哥。”

  “你——”巫君被她气得七窍生烟,一扬手,一巴掌响亮的落在她明艳无双的脸上,五个鲜艳的手指印赫然出现在她的脸上,他喝道:“来人,给我把小姐送回房中,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走出房门半步。”

  “爹。”巫佩闻言大惊,眼泪簌簌的流。父亲他为了不让自己嫁给旭哥哥,竟然要将自己软禁起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爹爹要这样做?为什么?

  不管巫佩怎么不愿意,还是被巫君软禁起来,无论她用什么办法抗议,巫君就是不肯将她放出来,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被软禁的这段日子里,巫君开始试探不断的试探司马煦的反应,不动声色的加紧了对司马煦和巫佩的婚事的筹划。

  而司马煦自那日巫佩走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心里始终放不下,上门探问,得知她自那天回去之后,竟然病倒在床,欲要上门探病,却被拒在门外,见不到她,不知道她病势如何,心中又是牵挂焦虑,又是痛苦,却始终不敢在人前表露半分,生怕被人窥探得到自己的情感,知道自己爱上大哥的女人,因此那煎熬更倍。

  又过了三天,仍然不得见巫佩,心里惶急更甚,左思右想,一咬牙,决定要去找大哥,将巫佩的情况告知,劝他去看看巫佩。

  想做就做,他马上动身就往梅林去。哪知刚到梅林边缘,忽地听到一阵轻笑,抬头看去,透过窗子,只见司马旭正在教丝晴写字,不知道说了什么,一向抑郁的脸上竟然浮起了笑容。

  司马煦不由得怒火狂飙,杀气蒸腾的扑过去。

  巫佩为了他病倒在床,他倒好,却在这里与丫鬟调情。

  书房里正在学习写字的丝晴,猛地打了一个冷战,手中笔差点脱手而落。

  好重的杀气啊。

  

第五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