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不一会,便来到洗衣房院门外,她解下身上的披风,拢好交到他手中,低声道:“麻烦你等我一会,我很快就出。”

  他点点头,看着她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抖了抖,消失在门内。

  清浅轻步走过长长的檐廊,来到最后面的房间门外,留心听去,里面静悄悄的,众人应该睡着了吧。

  轻手推开门,冷风也在这一瞬间灌了进去,暖暖的屋子骤然间降了几度,坑上几团影子不自觉的卷了卷身子。

  清浅转过身,用力的将房门小心合上,站了一会,待眼睛适应了屋子里的黑暗之后,摸索着轻步走到自己的床铺前。

  她的物件不多,只有几件东西,放在炕上,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所以也不需要灯火了。

  “清浅,是你吗?”

  清浅刚刚摸索着走到炕前,忽地一个颤抖的声音低低的问道。

  是春娘的声音。

  “是我。”清浅看向一边慢慢坐起来的身影,低声说道:“我吵醒你了,是吗?真是对不起,我收拾一下东西就走。”

  春娘闻言大惊:“收拾东西?你要去哪里?”

  春娘以为清浅要逃走,连忙跳下床来,扑过去拉住她,急急说道:“清浅,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有什么事好好跟大娘说说,大娘应该不会为难你的。”

  “哼,人家早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还要你来瞎操心。”被春娘吵醒的女人在被窝里缩了缩,将自己裹得更紧,冷笑着说道。

  “就是。”另一个女人也嘲讽的说道。

  “清浅,你——”春娘闻言怔住,站在那里疑惑的看着清浅。

  “春娘,回炕上吧,仔细着凉了。”清浅闻言也不恼,推着春娘回她炕上,一边轻声说道:“我不是要离开王府,我是去大少爷那里。”

  在洗衣房的一个多月里,只有春娘不管她多么冷淡,始终站在她身边。她不会把她当作朋友,但是她依旧感激她。

  “大少爷那里做事?”春娘闻言呆了一呆,继而眼睛亮起来,兴奋得掩住嘴,不敢相信:“天哪!清浅,你要去伺候大少爷吗?你真的要去大少爷那里做事吗?你不是因为没能及时回来,怕被罚逃走的吗?”

  “嗯,不是。”清浅爬上炕,在床上摸索找出自己的东西。

  “真是太好了,清浅。”春娘兴奋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仿佛那个伺候大少爷的人,就是她自己一般:“清浅,我就知道,你不会一辈子都在这里的,我就知道,你值得更有身份的位置的。”

  有身份的位置?给别人做奴隶也叫做有身份?清浅轻轻的笑,像风一样飘去。如果不是不忍心那个绝美的男子一个人在黑暗中孤独绝望,她绝不会站出来。

  找到自己的东西,确定没有什么落下的了,清浅下了炕,对春娘笑道:“春娘,我走了。”

  声音轻而淡泊,没有丝毫留恋。

  “嗯,去吧。路上要小心一点。”春娘站在床边,拉着清浅,有些依依不舍,却没有妒忌。

  旁边传来一声冷哼,清浅全当没有听到,悄然收回被春娘抓住的手,转身离开:“再见。”

  “清浅。”春娘追出来,靠在门边,看着空荡荡的走廊里单薄的身影,低声说道:“你要小心一点。”

  能够伺候大少爷,自是极有身份的,但是,也容易被人妒忌。

  清浅点点头,说道:“外面风大,你快回去吧。我走了,再见。”

  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院落,厚厚的积雪反射出淡淡的雪光,却更显得空旷孤寂。

  在这里生活了一个多月,终于是要离开了。

  心里,竟然也无一丝感伤,或许,是因为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吧。

  来到门外,看着站在角落里高大沉默的身影,像一尊塑像,仿佛已经站立一千年一万年,只为等待她的到来。

  有一种温暖,悄然汇入她的心田。

  “我们走吧。”走到他面前,扬起脸笑道。

  他默默的点头,把披风给她披上,送她回去。

  透过树枝看到前面一点灯火,她停下来看他,笑道:“就送到这里吧。”

  无命默默的看她,把手中灯笼交到她手中,接过她递过来的帽子。

  “我走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今晚谢谢你了。”清浅浅笑,像湖水漾开。

  “无命。”看到她要转身,他忽地说道。

  清浅一怔,顿下脚步,很快明白过来,无命,是他的名字。

  “无命。”她灿笑:“我记住了。”

  花岗石一般的脸,在她说记住了的那一刻,悄然柔软。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

  灯火通明的书房,装饰华丽,气息高雅。

  俊美得如同神邸的男子,歪歪的靠在躺椅上,那懒散的姿态与一脸的冷酷极不相称,却又奇怪的和谐,有一种狂放的霸气。

  “你看看这个。”他轻轻一挥手,书桌上一张小纸条直直的向阴影里花岗石一般冷硬的英俊男子飞去。

  他眉眼不抬,待纸条来到眼前,方才伸出手去,接过纸条,一眼扫过,是靖州传来的消息,已经找到上次刺杀大少的凶手的线索,抬起头,看向三少爷,不说话。

  司马煦眼皮也不抬一下,星眸闪过一丝阴狠,白瓷一般的大手捏住酒杯,青筋微现,声音轻淡却带着绝对的冷酷:“你明天就去靖州。”

  半年前,大哥从靖州经过,不意竟被一众杀手围攻截杀,最后寡不敌众,坠落山崖,虽然捡得一条命,却失去了双腿。

  心里大致猜到是谁动的手,却苦于没有证据,也找不到当日的凶手,所以迟迟未曾动手。

  这一次,他一定会要他们付出代价。

  惨重的代价。

  “格杀勿论。”冷酷的下命令。

  若不是此时不便离开京城,他必定要亲自动手。

  男子默默的点头,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第四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