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二少爷,这里人多,请注意风度。”怒到极致,脑子却更为清醒,清浅冷冷的看着他抓住她的手,毫无感情的说道:“你把我的手抓疼了。”

  这样的时刻都能够保持冷静,真是彻底被她打败了。

  司马懿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放开,才看到她的手果真被自己抓红了一大片,忽地心又不忍了,抓过她的手,轻轻的揉着,问道:“还痛吗?要不上点药吧?”

  清浅收回手,向后一步移开,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转身看向来人,正是司马煦和巫佩,另外还有一女二男,身着华衣,都是一脸探究的看着她。

  “三少爷。”也不看其他人,清浅朝梅花下那一尊冰冷的神像微微低头,淡而有礼的说道。她很想杀人,却不想在众人面前上演一出贞女的戏。

  “你在这里干什么?”司马煦脸色有些铁青,浑身散发着冷酷的气息,目光像一把锐利的刀一般看着眼前不慌不忙,云淡风轻的女子,冷酷之中带着一抹连他自己也未曾察知的怒意。

  清浅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暗藏的怒火,有些讶异,有些不解,不过她也不想深究,刚想说话,司马懿却已经先她说话了。

  “原来浅儿是在三弟那里当值,难怪我怎么也找不到她了,竟是被你这小子藏起来了。”司马懿朗声而笑,笑容如同激烈的阳光一样,照亮了整个天地,衬着一身的红,越发显得风流肆意,他含笑的低头看了一眼清浅,伸出手来抚了抚她的头,朝司马煦道:“三弟,这个丫头二哥喜欢得紧,就让她过来伺候我吧。下次你想要什么,二哥偿还你。”

  那一巴掌非但不能将他击退,反而让他生了必要之心。他,一定要俘虏这个女人。该死的,她竟然敢当众打他耳光。

  司马煦闻言眉毛不由得一挑,有些惊讶的看向司马懿,森冷的目光继而又转向清浅。

  他记得二哥前两天大张旗鼓的找过一个叫小雪的丫鬟,莫非找的就是她?为什么她要欺骗二哥?她来到王府,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行,他不能够把她放在二哥身边。虽然二哥游戏花丛多时,肠子花花,要想用美色来利用他,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但是明显的这个女人已经让一向游戏情场的二哥动了心,说不定,这花花公子就要栽在她手中了。他,不能够让她伤害他们。

  “煦。”这时候站在一旁的巫佩有些担心的碰了碰他,低声叫道。

  如是清浅到了二少那里,不被吃干抹净才怪呢。虽然现在看起来,二少对清浅还算是有礼,但是二少是什么?是夜寒国最有名的风流二少啊。日对夜对,那里还有女人能够保持清白的?

  他转过头去,朝她笑了笑,要她安心,便朝司马懿说道:“二哥,不是我不给你,只是这丫头什么都不懂,笨手笨脚的,我可不想让她把我的脸都丢光了,还是等我把她调教好了再说吧。”

  “三弟,难道你连一个丫鬟都不舍得了?”十分不满的看了一眼巫佩,司马懿取笑着说道。

  “怎么会呢?我那里的丫头你看中了那个尽管带走,除了清浅以外。”司马煦毫不在意的笑着说道。

  清浅在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脸色越来越冷漠,眸光也越来越冷,淡淡的向司马煦行了一礼,说道:“三少爷,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府了。出来这么久,也没有跟府里说一声,大娘怕是要生气了。况且,洗衣房里还有未完成的工作,得赶快回去完成才是。”

  一语,已经将自己的立场表明。她不是他们手里的玩具,说送就送,说要就要。

  司马懿闻言目光一闪,也不看司马煦瞬间难看的脸色,一把拉过清浅的手,细细的看着,一边皱起眉头道:“浅儿是在洗衣房做事的吗?难怪你的手如此粗糙。告诉我,是谁这么狠心,竟然把你放到那里去?”

  “犯了错,自然是要接受惩罚的了。”司马煦脸色变了变,又看到司马懿对清浅关怀备至,隐隐的怒气又上升,朝清浅喝道:“还不给我过来。”

  清浅从司马懿手中抽出手,看到司马煦俊颜冷酷,一如既往,但是她却察觉到他那冷酷后面隐藏着极大的怒火,要将她烧成灰烬一般,不由得有些不安起来。

  这个男人势力庞大,捏死自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此时走过去,无异于送羊入虎口,但是不过去,当众拂了他的面子,只怕后面会有更残酷的等着她。他,可不像二少一般,对她有所企图,所以在未得手之前会不舍得伤了她。他对她,向来都是有很深的成见的。看了一眼巫佩,低下头乖乖的走了过去。

  “晴儿。”司马懿一伸手便拉住清浅,不让她走。

  “二少爷。请放手。”清浅头也不回,说道:“三少爷说得对,一个人犯了错,是必须要接受惩罚的,所以我现在更加不能够再怠慢自己的工作,否则就对不起三少爷的一片心意了。”

  前有狼后有虎,她那里都不想去。只有那他的话塞他的口,先离开这里再说了。回去之后,她马上请辞,离开王府。这些少爷,她伺候不起。

  “看来洗衣房这段日子对你磨练很大,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回洗衣房了,跟着本少爷身边随时伺候着吧。”司马煦很满意她的反应,淡淡的说道。

  清浅闻言心中虽不愿意,却也不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只得点头。

  “那就不好了。清浅,你以后就不用再做那些粗重活了。好好伺候司马煦,他是不会亏待你的。”巫佩站在一旁看着清浅笑,又看向司马懿问道:“对了,刚才我们听到一阵极为美妙的歌声从这里传来,不知道司马懿哥哥有没有听到?”

  “正是呢。”跟随而来的一个身着鹅黄色衣衫的美丽少女也走上前来笑道,目光却似有似无的落在清浅身上。“能唱出如此美妙的歌,必定是个不凡的女子,真想认识认识。”

  眼前的女子面对二少的诱惑而不动心,面对三少的威势而不屈,不由得让她上了心。

  司马懿见司马煦怎么也不肯将清浅转让,知道他是因为巫佩的缘故,也不再纠缠,反正只要她在府中,他就不信他还得不到她。此时闻得巫佩问话,笑道:“可不是呢。刚才我也是听到歌声寻来的,却不料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浅儿,你有没有看到呢?”

  他才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是她唱的歌。

  “我也没有看到。”清浅面色不变,淡声应道。

  “那太可惜了。我们再找找看吧。说不定她还在附近呢。”巫佩笑道。

  

第三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