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是吗?”清浅笑,很轻很淡的笑,像风一样,从指尖溜过,却怎么也抓不住她的踪迹。她若是不想留下来,又有谁能够阻拦?这些人,都太自大,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其实什么都不是。清浅定定的看着他,轻而清晰的说道:“很抱歉,三少爷,你被炒鱿鱼了。我,不干了。”

  “放肆!”虽然不是很明白炒鱿鱼是什么意思,但是司马煦清楚的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堪,被触犯带来的愤怒让他扬起了手,朝那张微笑的小脸打去。

  “我想你还是放下手比较好,”清浅淡淡的看了一眼那扬起的大手,目光清澈,笑容浅淡:“打女人,并不是一件什么有风度的事情,不适合你高贵的身份。”

  高扬的手在离她小脸一寸的地方顿住了,司马煦瞪着清浅,这个淡然无畏的小小女子,总是轻易的将他激怒,激发他身体里的嗜血因子,让他屡屡失控,完全不像自己。

  看也不看那离自己只有一寸距离的大手,清浅微笑颔首,进退有礼:“很抱歉,我先走一步。”

  “好,这责罚可以免去。”很想很想将她的淡然狠狠撕碎,更想将她踩在脚下,听她卑微求饶,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现在还不是他任性的时候。父王已经交代下来,让这个女人照顾大哥,而从眼前的情形来看,这个女人对大哥还是蛮有用的。他不能够容许任何人挑战自己的权威,但是,他更爱大哥。

  “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若是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我想,你可以不必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冷冷的看着她,司马煦说道:“我想聪明如你,一定会明白,应该怎样选择。”

  “你一向都是这样威胁女人的吗?”清浅微笑着问,看到司马煦瞬间阴桀下来的脸色,她笑笑,说道:“好吧,我可以留下来。不过,我有条件。”

  “不要跟我说我没有资格跟你谈条件,”看到他眉毛一挑,又要发飙,清浅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微笑着说道:“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答应你,并不是因为你的威胁。死亡对于我这样哀莫过于心死的人来说,并没有威胁的力量。我希望能够好好的活着,但是,如果活着意味着要将自己的尊严放在地上任人践踏,那么我告诉你,我宁愿死去。所以,你可以省点力气,不要再说那些毫无意义的话了。”

  司马煦不能够否认,她的话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不是没有见过那些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用那样淡然的姿态,那样平静的声音,说出‘哀莫大于心死’的话。

  不可否认心在这一刻有一丝震动,不过他却不愿意认输,当即冷哼一声说道:“死,的确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不过,只要我愿意,我可以用一千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不过现在倒是有些好奇,想听听你到底有什么条件,说吧。”

  清浅笑笑,也不揭穿他的伪装,骄傲的人,总是不愿意轻易认输的。“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希望你能够尊重我。”

  “尊重?”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司马煦微微一怔之后,突然笑出来,嘲讽的看着她:“我没有听错吧?一个奴婢也想要得到尊重?”

  “没错!我要的,就是尊重。”无视他的嘲讽,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清浅轻而坚定的说道:“也许我很卑微,也许我很可笑,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成为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人,得到我应该得到的尊重。”

  司马煦震惊的看着她,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深深的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看透,可是她那样安静的站在他面前,用清澈如水的目光看着他,似乎一样看透,却又仿佛什么都看不透。鬼使神差的,他点了头:“好,我答应你。”

  

第三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