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纤细的玉手指节敲击在沉木门上,发出沉郁的响声,不徐不缓,力度和速度恰到好处,既不让人觉得热烈,也不让人觉得冷淡。就像她一样,无时无刻,都会与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大少爷,吃饭了。”清浅站在门外,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微笑着说道。

  “大少爷,我开门进去了。”没有听到屋子有回音,清浅不再等候,手稍微用力,便要推开门,那里知道那门关得倒也结实,她竟然推不开。

  “大少爷,再不吃饭菜可就要凉了。你知道,凉菜可没有那么美味,我想你也不会愿意如此蹂躏自己的胃吧?”清浅不再推门,安静的站在门外,声音温暖,脸上也带着温暖的笑容,由心而发,和煦惬意。

  司马煦看到,心一动,目光一闪,也上前一步,一如往常的笑道:“大哥,我今晚还没有吃饭呢?你要再不开门,我可要饿死了。”

  里面依旧是沉默。

  “大哥,你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司马煦笑着,正要伸出手去推开门,忽地听得门后一个清脆声响,沉木大门吱呀的一声,开了。

  司马煦见此不由得眼睛一亮,悄悄松了一口气,一直悬着的心悄然放下了。目光飘移,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她小巧美丽的脸上依旧带着浅淡的笑容,无惊无动,无悲无喜,仿佛今晚发生的事,平常之极,一点都不值得担心一般。

  心又是一动,看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

  清浅对司马煦的目光视而不见,看着木门在眼前缓缓打开,昏黄的灯光一点一点的照映进去,晕开淡淡的影子,照亮了一寸方圆。

  朦胧间,隐约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东西几乎被破坏殆尽,满屋满地的碎片,找不到一个落脚点。

  司马煦看到,目光一闪,掠过一丝惊讶又复平静,随意一挥袖一股暗劲顿生,满地的碎片齐齐向两边扫去,狼藉的地面扫开一条干净的道路,一边朗笑着走进去边说道:“大哥,这丫头煮的东西很新奇,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我们去试试。”

  屋子里黑暗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没有了先前的影影栋栋,只看到四面墙壁,地上的瓷片反射出微弱的光芒,让人察知屋子被破坏得何等的彻底。

  什么都没有,就像一片荒漠。

  屋子中间沉默的影子,有着模糊的轮廓,勾勒出绝美的弧线,孤独,寂寞,绝望。

  司马煦看着那沉默的背影,虽然努力克制着自己,心,还是被狠狠的刺痛了,笑容再也无法维持,僵硬在脸上,脚步就这样停顿了。

  他一直都知道,断腿对于大哥来说,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可是,在大哥封闭自己的这段日子里,自己却没有好好的呆在他身边,给他最坚实的支持,陪他一起走过这艰难的岁月,而是任由他一个人沉沦在那悲痛绝望之中,越陷越深。

  他,不是一个好弟弟。

  清浅看了一眼两个石化了的男人,脸上笑容不减,越过呆在面前的司马煦,轻步来到大少爷面前,看着他,淡笑道:“大少爷,我们去吃饭吧。”

第三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