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清浅提着篮子,正要穿过梅林往外走,忽地看到两仙人正穿越梅林,飘然行来。

  雪白的天地,疏落有致的红梅隐在晶莹之中,身着红装的女子明艳妖娆,美得不可方物,那春山一般的眉目之间,含了一点情愁,使她明艳之中,更见楚楚动人!

  清浅认出她正是昨夜抚琴诉情殇的佩小姐,今日来此,只怕仍旧是为了大少爷司马旭。

  想起司马旭的断腿,她暗暗的叹息一声,这佩小姐一片真情实意固然是感人的,只是却未懂得进退之间的把握,这样日夜的殷勤,只怕也未必能够打动心上人,更不能将他从自卑痛苦之中救出,最后只怕给大少爷凭添几分烦恼而已。

  “你在这里干什么?”

  清浅正暗自叹息,佩小姐旁边的绝美男子却已经蹙起眉头朝她看过来,凤目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怀疑,语气更是不善。

  司马煦?

清浅转头看去,只见他一身白衣,玉树临风,英俊不凡的站在白雪红梅之间,更有一种凛冽的美,和佩小姐的红装一映衬,可不就是两仙人?

  虽然她只是一个多月之前见过他,但是对这个男子倒是印象十分深刻,当然,不是因为他生得多么的俊美无双,绝色倾城,而是因为,他真的很差劲。

  无视他眼中的怀疑,清浅淡然的与他对视,轻声说道:“我来给大少爷送食物,正要离去!”

  “谁让你送过来的?”司马煦非常讨厌她那清澈得无所畏惧的目光,当下沉下脸喝道。

  她不是在洗衣房做事的吗?怎么给大哥送东西来了?她想方设法接近大哥,有何意图?

  “旭哥哥他,现在才吃东西吗?”清浅还没有说话,巫佩一听清浅说是送食物来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清浅不由得暗叫一声不好。

  这司马煦语气不善,大有问罪之势,而这佩小姐深深的爱慕着大少爷,对他的事自然是十分上心,如若知道因为她的缘故让大少爷等到现在才吃东西,说不定会生气!她是客人,生气了虽不至于会打自己,不过看那司马煦看她时那神情,对她自也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的,到时候免不了两罪一并处罚,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大户人家,果真是待不得!

  她才第一次出了洗衣房,在这王府里行走,就连连遇险!先是遇到色狼二少,险险被吃了;再在大少处得了一顿骂,更挨了一巴掌;现在又遇上他们,一个比一个来意不善,她危险啊!

  心思千转,脸上却依旧一片淡定,垂眉敛目,说道:“我本是听从二管家的安排在扫雪的,只因给大少爷送饭的丫鬟突然身体不适,为了不让大少爷久等,这才拜托了我送过来的!”

  “既然这样,又为何迟了哪么久?难道你们平时就是这样伺候旭哥哥的吗?”巫佩关心则乱,倒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皱起眉头继续逼问道!

  

第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