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转眼间,一个多月的时间,如飞梭一样过去了。

  洗衣房的工作,是极为辛苦的。

  虽然洗的衣衫不是很多,但是大多厚实,很难清洗,且水冷得不像样,很多时候手被冻得麻木过去,连木槌都难以握紧,有好几次,她都打到自己的手上去了,手心也慢慢的起了泡,一用力挤压就破,流出一汪脓水,钻心的痛,但是她愣是声都不吭一声。

  不用看她也知道,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看她的笑话。

  她们以为她是千金小姐出身,一定吃不了这样的苦,一定会哭闹不已,她们都睁大了眼睛等着看她什么时候忍受不住当众出丑,被上面的人教训。

  人们对于曾经比自己好现今落难的人,总是更喜欢落井下石。

  一颗妒忌不平的心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得到平衡。

  然而这个总是沉默不语的女孩显然是让她们失望透顶了。

  无论多么累多么痛,多么难受,她从来都没有吭过一声。

  这些苦楚都是能够忍耐的,毕竟过了几天,结成茧子,就不会再痛了,最痛苦的是手上脚上都长满了冻疮,原来纤细美好的小手一片红,肿得骇人,很痒很痒,白天工作的时候还好,到了晚上,躺在坑上,手和脚都钻心的痒起来,让人痛不欲生,让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像今晚。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上了她们给的药,却一点用处都没有,此时更像是发疯了一般的痒起来,让她恨不得将自己的手砍去了方好。

  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她悄悄起了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夜色如墨,沉沉的笼罩着天地,白色的精灵在舞蹈。

  清浅站在屋檐下抬头看着那飘转的雪花,伸出手去,便有晶莹的花儿落在手心里,她收回手,低下头细细的看,忽地调皮的朝手心哈了一口热气,那花儿受热,瞬间融化成水珠,汪在她的手心里,凉凉的,倒解了几分冻疮的痒。

  不由得轻轻的笑了起来,一直抑郁的脸色也因这一笑,而有了几分光彩,添了几分生气。

  收回手,缓步下了台阶,走在雪地上。

  刚下不久的雪,只薄薄的覆盖了地面,使得地上雪白之中,又见几分暗青,反倒有一种滋味。

  空中的雪花软软的身子扑向清浅,在她头上,肩上停下脚步,闭目休憩,更有调皮的精灵,竟钻到了她的怀中,缓缓的消融。

  忽地想起徐志摩的《雪花的快乐》来,再看那飘飞的晶莹,不禁莞尔。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是的,他们如此的快乐欢喜。

  你看,他们都有他们的方向,一个个温柔的吻向地上自己的影子。

  清浅仰起脸来,张开双臂,安静的感觉着它们。

  信步而行。

  沿路风景黯淡,看不清楚,只有雪花纷纷扬扬,让这凡间犹如仙境,而她,就是那仙境里最出尘的人。

  浅浅的微笑。她悠然自在,信步随心。

  忽地闻到淡淡的芬芳,不由得一怔,待要细细的闻,却又消失了踪影。她往前几步,又闻到淡淡的香味,似有似无,

  这样飘雪的深夜,什么样的花儿还在开放,散发出芬芳?

  她笑,顺着花香的来处渐行渐远,来到一片树林里。

  香味已经较先前浓郁了许多,不用猜想,应该就是眼前梅花散发出来的。她早该想到,在这样的寒冷冬季里,也只有这样傲骨的花儿,敢迎着雪舞盛放。

  凌寒独自开。

  不是有诗句这样说的吗?

  清浅看着眼前影影绰绰的梅树,心中欢喜,脸上漾起灿烂笑容,一步一步的漫徉期间。

  雪花飘飘,暗香浮动,仿佛她的裙裾都沾满了芬芳。

  正走着,忽地听到一阵悠悠的琴声,自梅林深处传来。

  不由得一怔,又是谁,在这深夜时分抚琴诉心,如此的空灵,又如此的,忧愁。

  像是着了魔,她循着琴声来处走进了梅林深处。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