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王爷心

惑王爷心

苏眯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寒冷的冬天。

  北风在空旷苍灰的天空呼啸而过,像一条巨龙一样,带着冷冽刮得脸刺痛刺痛的,吹开了大衣,扑上身子,即使隔着厚厚的毛衣,还是觉得冷不可耐。

  但是对于水清浅来说,这些,全都不重要。

  冷,她不怕,她只怕不够冷,不足以冻僵她痛疼的心。

  风,她不怕,她只怕风不够大,不足以吹干她眼里的泪水。

  心已经被生生的撕裂,鲜血淋漓,每一次心跳,每一次呼吸,都会扯裂伤口,痛得死去活来;眼泪就像潮水一样,汹涌澎湃,绵绵不绝。

  如果寒冷可以冰封住心痛,如果北风可以风干眼泪,哪么就让它们来得更加猛烈些吧。

  站在峰顶上,四周没有一个人,只有巨大的风,呼啸而过。

  她喜欢的,不是那站在高处俯瞰世界的快意,只是喜欢,被巨大的风吹弄,仿佛可以随着风飞向遥远的地方。

  这样的心情,就连萧寒也不曾懂得,唯有云笙,一眼看透。无论她做什么,云笙都懂得。

  想到那两个人,被冷得麻痹的心,又一次被生生的撕开,血液横流,痛得难以承受。她不由得伸出手去,用力的压住心口,仿佛这样,可以减轻痛苦。

  她仰起头,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将冰冷的风吸进胸腔,一任冰冷在身体里蔓延,却还是无法控制悲伤。

  悲伤就像汹涌的河流,即使在零下一度的低温中,也无法结冰,翻滚着浪花,肆意奔腾。

  猛地张开双手,仰起脸,紧紧的闭着眼睛,迎向冷风。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的垂下冻得有些僵硬的双手,安静的看着远处的微笑堂,看着这个城市,许久许久。

  曾经她深爱这个城市,因为在这里,她遇到萧寒,遇到了云笙,被恋人深爱着,被朋友理解并且善待着,即使曾经有过痛苦有过煎熬,也觉得快乐和幸福。

  但是现在,这一切,全部消失了。他们成了她生命里一道伤疤,至深至重的伤疤。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平复。

  而现在,她要与这座城市,最后一次,说再见。

  今晚十二点,她会乘坐前往远方的列车,永远的离开这个城市。这一次,将会是她最后一次,站在市中心最高的地方,观望这个城市。

  或者,她现在还没有勇气回过头去张望,也不知道那一天才能够将一切放下,也许要等到她老去的那一天,坐在霞光铺满的摇椅上,才敢撕开记忆的封条,探头回望。

  那时候,云笙,萧寒,那些恩怨纠葛,她可以站在时光之外,淡然观望,如同观望一场电影。

  或许,那个时候,她可以像叙述别人的故事一般,闭着眼睛,一点一点的讲给孩子听,但是他们不会知道,这就是她的青春,她的爱情,她的友情。

  或许,就这样糜烂在心里。

  云笙,萧寒,你们一定要原谅我的脆弱,不能够勇敢的站在你们面前,给你们一个说话的机会,也不能够勇敢的站出来,和你们说一声再见,就这样,决绝的转身而去。

  我的心太痛,我太脆弱,无法做到不动声色,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无法像别人一样,面对伤痛,笑着挥手说再见,然后大笑着继续往前冲。

  但是我不恨你们,即使被深深的伤害了之后,依旧不能够恨你们,只是因为深爱着,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们,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

  现在,我,只想做一个逃兵。逃到天涯海角,一个人,安静的舔着自己的伤口。

  她走到栏杆边,手扶着栏杆,对着灯火通明的城市,喃喃的说道:“再见,我的爱!”

  她最后一眼望去,绝然转身,刚要离去,忽然间感到还没有放手的栏杆竟然啪的一声断了,她的惊讶的回头,一阵暴风卷来,她一个站立不稳,竟然直直的坠了下去!

  “啊——”

  “浅浅——”

  惨叫声伴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淹没在暴风之中!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