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羞辱(1)

  落花逝去流芳华,

  浅水悠悠浮白鸥。

  淡扫蛾眉轻点唇,

  鬓角如雪相思瘦。

  ——梦云染

  呼,我舒服的拍了拍肚子,满意的笑了笑,这些饭菜实在太好吃了,真是意犹未尽。随意的看了一眼另外几人,我才发现他们自始自终都没有动过筷子,只是惊讶的看着我。

  这些人真奇怪,有美食不吃,老盯着我做什么,特别是那个成其朔,眼神怪怪的,看的我浑身不自在。

  “那个,你们怎么都不吃?”我极尽自然的笑了笑,试图掩饰我的尴尬。

  “三小姐,吃好了吗?”成其朔一手撑着下巴,一首端着酒杯晃悠着,一双眼睛不时的瞟着我面前的餐桌。

  “吃,吃好了。”我赶紧点点头,当然吃好了,看看这一桌的残羹冷炙,能不吃好才怪呢。

  “那,味道如何?特别是那道汤,好喝吗?”成其朔端着酒杯的手摇指了下我面前已经被喝掉一半的汤碗,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呃,很好喝,很鲜。”我笑着点点头,这汤味道确实不错,说不出的鲜美,刚才我忍不住喝了好多呢。

  “那就好,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抓到那条大蛇的,还好你喜欢,我没有白忙。”成其朔平静的说着,一双眼睛带着戏谑观察着我的反映。

  “你,你说,这汤是什么做的?”我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咬着嘴唇脸色渐渐发白,颤抖着声音难以置信的问着。

  “蛇啊,这叫龙凤汤,可是大补哦。”成其朔似乎很满意我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渐渐加深。

  “呕….”不等他说完,我便捂住嘴巴迅速的离开座位,跑到花丛里弯下腰不停的狂呕。原来,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明白为什么他们都不吃东西了,也明白为什么今晚成羽寒要带我来这个地方,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就是要耍我,梦云染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们,一定要三番两次的找茬。

  我不停的呕着,直到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眼泪顺着眼角不自觉的滑落,混着汗水,一脸狼狈。

  忽然,一直温暖的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背,那个淡淡的温度,还有奇异的香气,我知道是谁。恨恨的转过头看着他,眼神冰冷,成羽寒,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现在干吗还一副可怜我的表情,你的演技可真好。看到成羽寒眼里深深的怜惜,我突然觉得很刺眼,我不是,我不是那个需要别人可怜的梦云染,我是夏小熙,永远打不垮的夏小熙。

  “拿开你的手,脏了我的衣服。”看着他温柔的眼神,我用力的撇开他的手,冷声说道。

  成羽寒看到我眼里的冰冷,身子微微一愣,并没有收回的手僵在半空,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他的表情被我一点不落的抓住,冷笑了声,理了理混着汗水凌乱的发丝,绕过他,向成其朔走去。

  “看来,我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是吗?”成其朔皱着好看的眉头,语气带着淡淡的似真似假的歉意。

  “成其朔,你到底想干吗?”不理会他的装模作样,我径直走到他的面前,低声吼着。

  “梦云染,你这话什么意思?本王好心做了补汤给你补补身子,你就用这种方式报答本王的?”成其朔嘴角的笑容渐渐转冷,语气依旧平静。

  “妹妹,怎么可以对朔王爷这么无礼?”我正想发作,却听到了梦云婉温柔中带着责备的话,一股莫名的怒火顿时上涌。

  “够了,梦云婉,我忍你很久了,别装作一副温柔的假好人模样,难道你忘了当日喂我喝雄黄酒又给我吃龙尾酥的事了?你真当我那么好欺负吗?”我转过神,对着梦云婉就是一顿狂吼,不管了,这女人实在让人火大,就是神仙也发火了。

  “妹妹,你….”梦云婉显然被我的语气吓着了,玉手抚着胸口,一脸受伤的表情。

  “我怎么了,你们所有人都当我梦云染是软柿子不是吗?你,给我喝雄黄酒,给我吃蛇尾,还有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我还以为你是好人,是我瞎了眼,最可恨的是你,当日让我游湖害我受伤几乎丧命的是你,现在,给我喝蛇汤羞辱我的也是你,你们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呵呵,我梦云染一个无才无貌无权无势的弱女子,不知道什么地方碍着你们了?”我带着愤怒的眼神缓缓的扫过每个人,痛斥着他们罪恶,眼里的恨意和脸上未干的泪痕显得无比凄凉。

  梦云婉似乎被我的样子震住了,久久不曾言语。成羽寒在听到我的话时柔和的眉头渐渐蹙起,眼神复杂的看着我。而成其朔只是惊讶的望了我一眼,随即淡然一笑,拍了拍手。

  “精彩,没想到最柔弱的梦家三小姐竟蜕变成如此,倒让本王有几分欣赏你了。”成其朔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神闪烁不定。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会一直任你们欺凌吗?”我不惧的抬起头和他对望着。

  “这顿饭好像惹的你不太高兴,来人啊,带上来。”成其朔死死的看着我的眼睛,许久,忽然展颜一笑,邪气的笑容第一次这么近的在我面前展现,一瞬间竟美的让人有些失神。

  “王爷,人带到了。”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我转过头看着来人,面容古朴,一身铠甲泛着愣愣的光泽。他的身后跪着一个身穿青袍的男子,这个男子跪在地上,一脸的紧张。他是谁?成其朔又在唱哪出?

  “你可知道,本王为何要你上来。”成其朔又坐回椅子上,脸色难得的严肃。

  “回主子,小人知错了。”跪在地上的男子脸色煞白,听见成其朔的问话,身子一下子颤抖起来,不住的磕头认错。

  “哦,你错在哪了?”成其朔淡淡的说着,眼神一会看他,一会又转到我的身上。

  “小人,小人厨艺不精,做的饭菜不合主子口味,是小的无能,求主子饶小人一命。”男子一边哭喊着,一边更加拼命的磕头。

  我疑惑的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成其朔,他真有那么可怕吗?竟让人怕成这样?

  “错了就得改不是?我给你一个改的机会,接受吗?”成其朔忽然收起冷漠的脸孔,又换上了一副邪邪的笑脸,只是声音依旧冷淡如初。

  “接受,接受,主子能给小人一个机会,是小人的幸运….”男子一听,赶紧点头道谢,夸张的表情就差把成其朔当作菩萨朝拜了。

  哼,我冷笑了声,心底狠狠的鄙视着两人。

  “好了,来人啊,拉出来。”成其朔摆了摆手,不耐烦的打断了男子的谄媚,随意的吩咐道。

  很快,一辆板车拉着一个大大的木桶从庭院另一边拉了过来。远远的便闻到一股腥味,渐渐近了,一阵清晰的咝咝声传入耳朵,一瞬间,在场的几人脸色都变了变。

  梦云婉不自觉的坐直身子,柔美的脸庞挂着一丝紧张,成羽寒在板车靠近的一瞬间就已来到我的身后,静静的并不说话。跪在地上的男子似乎还沉浸在喜悦中,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成其朔邪魅一笑,璀璨的眼眸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一抹难以捉摸的喜悦一闪而逝。我白着脸看着板车靠近,难闻的腥气让我几欲作呕。感受到身后好闻的香气,略微舒服了些,回头看了一眼一身白衣的成羽寒,目光不期而遇,心底一阵说不出的感觉,又赶紧将头转了过来,看着越来越近的木桶。

  

第十八章 羞辱(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