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人是不是都有惰性的?舒服的时间久了,空闲的时间多了,人也就跟着变得懒散了……放下手中的刺绣,郁荷揉着酸涩的眼睛,捏捏已经僵硬的肩胛:在木屋的四个月里,每日都要有那么多的事情,早起晚睡的生活也让自己过得怡然自得;而现在,除了吃就是睡,再拿起这么一个小小的绣品,居然就会立刻让自己眼睛酸疼、浑身疼痛——仿佛不停息的做了许多工作!

  是不是最近运动少了,身体就变得虚弱了!真该出去走一走了!掩住乏意,郁荷唤道:“小菊,小菊……”

  接连着唤了这么多声,却毫无回应!郁荷也不再找她:一个贪玩的孩子,怎么会时时刻刻守在自己身边?

  一阵困意袭过,郁荷微遮半面,打了一个哈欠:真是太过慵懒!这才什么时候,又有了困倦之意?

  金针倒拈,绣屏斜倚——凌舒雪一进微雨阁,便看到郁荷是这副模样!朦胧惺忪,腮晕潮红,媚意盎然于脸上,好一幅佳人倦懒图!“哎呦,好妹妹,你现在不会就已经有了倦意吧?”

  猛然回过头,郁荷就看到舒雪那张娇艳带笑的脸,“姐……姐姐来啦!快快请坐!”起身欲招待舒雪坐下:面对一张郁莲的脸蛋,再要称一声姐姐,真是够别扭的!但是,还不知舒雪是不是郁莲,自己也不敢枉下定论!

  “我就不坐了!”舒雪拉住原来准备过来招待的郁荷,“我本来是想叫你一起出府走一走的;既然你有些累了,我们改天再出去逛逛吧!”

  一抹苦笑流露在郁荷的脸上,“即使哪日舒雨的身体不乏了,恐怕也没有办法陪姐姐出去!”

  “为什么?”几乎是条件发射般的速度,舒雪问着。

  “姐姐当日不是也在场吗?爹爹是不许我出府的!”揭疤的伤痛来潮,让郁荷都险些忘记了那田园的幸福时光!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问题啊!这又没什么大不了,而且我们是偷偷的出去,再偷偷的回来,不会被发现的;就算不小心被发现,最多也是挨一顿训斥,不会怎样的?更何况,爹爹这么疼我,怎么会舍得对我发怒呢?”舒雪说得光明正大,显然丝毫没有将齐伯侯的话放在心上!

  “可是……”当日齐伯侯的那一场怒火,却是真的——正是那种坚决和毫无转圜,所以才会让自己如此受伤!

  “别可是了,既然你不再困发了,我们就出去吧!”凌舒雪不客气的拉起郁荷整个人,“你放心,你出府的这件事情,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旁人谁都不知道的!”忽而狡黠的眼睛环顾了四周,才附唇在郁荷耳边密语……

  不知道是自己被憋久了,还是心中陡然升起的那抹故意和齐伯侯做对的念头:反正等自己反应过来之后,自己就已经和舒雪站在齐府的后门外了!

  后门的守卫,被安插了我的亲信;我们偷渡出去绝对没问题!而且我们可以易容变身,幻化成男装打扮,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就是因为这番话语,齐伯候府的后门外,就这样走出两个俊俏的花旦小生……

  【第二更来了O(∩_∩)O~】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