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露端倪

    清袖频频点头,“是的,其实,小姐在秦府的时候就中了毒,毒是秦老爷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死在许家,然后再嫁祸给姑爷。”

  秦涵沫吃吃一笑,颇不以为然,“秦司翰怎么能把握的那么好?再说了,就算他毒用的妙,又怎么能保证我就在洞房之夜死掉?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如果是我,我宁可在喝交杯酒的时候,把毒投在酒里,造成一副不胜酒力而醉死的假象。”

  清袖听她说这番话,亦跟着她一笑,“小姐,您有所不知,您在秦家中的那种毒,无色无味,即使是大夫把脉,也号不出任何中毒的迹象,只要再配上麝香,人永远也活不过来了。”

  秦涵沫仔细回忆着洞房之夜发生的一切,起身坐回梨花椅上,“那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屋中燃的香是麝香?”

  “小姐,其实那件事,清袖也不知道,这些都是后来姑爷告诉清袖的。”

  秦涵沫闭目不语,自洞房夜以来的种种诡异情景历历在目,一件件自眼前闪过,想来,原来的秦涵沫已经在推开洞房门的那一刻死掉了,然后我又穿了过来,灵魂附在她的身体上,这才给人以秦涵沫苏醒的假象。

  到底秦涵沫在许墨生与秦司翰的这场战争里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如果我只是秦司翰手上的一枚棋子,那么,身为绣女帮成员的秦涵沫自然是懂些武功的,又怎么会听凭秦司翰的摆布呢?

  许墨生这样的费尽心机,为的到底又是什么?

  一个一个的疑团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尽,秦涵沫越想越是头疼,支着肘趴在桌上冥思苦想。

  突然一只白色的小雪狐从她袖口里跳了出来,满屋子乱窜,清袖看着雪狐活蹦乱跳的样子,甚是喜爱,捉住它抱在怀中玩耍。

  那雪狐似有灵性一般,在清袖的身上嗅了又嗅,不停的舔着她的手指。

  清袖不停的抚着它没掺一根杂色的白毛,故意把手指放在它舌尖由了它舔,耐不住痒痒,直笑,“小姐,这小东西好可爱,清袖以前怎么没见过它?”

  秦涵沫看见雪狐,心情突然好了一大半,“这是墨齐借给我的,它叫小白,今天它可是派上了大用场,今天多亏了它的鼻子,虽然结果不理想,但它的功劳最大。”秦涵沫说着,也上前抚它的毛。

  那雪狐突然又钻到秦涵沫怀里,不停的蹭她,惹的秦涵沫一腔怨气全散了去。

  “小姐,它今天做了什么?怎么能让你这么夸它?”清袖不经意的问着,眼神却始终没离开小白。

  “昨天晚上有人挖扶叶的坟,我在坟上做了点手脚,放了一些去不掉味道的香料,今天早上,就是它的小鼻子带着我们找到香味儿的。”秦涵沫想起今天的失败,颇有些无奈。

  “小姐?那香味的最终归处可是在我们这明烟楼?”清袖大惊,脸色瞬间变做灰白。

  秦涵沫顾不上小白,抓着清袖的胳膊,“清袖,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眉要票票,如果今天票票过1560,眉加更,不过就不加更,想眉加更的,记得砸票票过来哦。

  PS:多多收藏+点击+推荐+送鲜花+留言,月票记得投给眉哈,谢谢大家啦。

  

初露端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