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门(6)

    秦涵沫理也不理那些吃惊的家丁,抓着一把粉末在手上,神情坚决,“秦司翰,知道我手上抓的是什么吗?”一边说着,一边将清袖和许墨生挡在身后。

  所有人呆在原地,不敢妄动,无数只眼睛盯着秦涵沫的右手。

  秦司翰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秦涵沫,登时变了脸色,“涵沫,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涵沫看一眼这个所谓的“爹”和“姐姐”,一声冷哼,“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酒里的迷药没有迷倒我,让你们很失望,是吗?”

  秦温沫和秦司翰听闻迷药的事,突然缄了声。

  “用迷药害自己的亲生女儿,这就是我的好父亲和好姐姐!”秦涵沫特意咬重了两个好字,心中却不免失望,秦涵沫呀秦涵沫,你的亲生父亲连自己的女儿都害,真是禽兽不如!

  秦司翰和秦温沫许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双双不再多言。

  周围端着兵器的家丁不敢冒然前进,一个个举着兵器缓缓绕着秦涵沫和许墨生三人行走。

  许墨生扶着受了伤的清袖立在秦涵沫身后,低声道:“娘子,这里太危险,你不该出现的。”

  “相公,你既然是涵沫的相公,就要给涵沫撑起一片天,如果没有了你,涵沫也就没有了天。”秦涵沫没有回头,她怕见到血。

  “娘子…”许墨生空望着她的后背,一阵莫名感动,二十年来,再没有一个女人这样不顾性命的护着自己了,他很想抱着她逃离这片是非之地,可是,他身上的责任令他不得不继续向前奋战,哪怕战到只剩他一个人…

  眼见着围成一圈的家丁又要冲上来,秦涵沫扬起手中的粉末儿,微笑着看着要靠上来的人,“看看我手上抓的这些东西,不想活命的就上!”

  不明所以的家丁哪敢上前,一个个呆在原地,不敢再乱动,就连门外的弓箭手也停了下来。

  秦涵沫见他们没有再围上来,当下舒了一口气,“相公,你带着清袖先走。”秦涵沫警觉的看着蠢蠢欲动的敌人。

  许墨生自自己的长袍上撕下一缕布条,迅速将清袖的伤口扎起来,搀着她站起来,眼睛却是看向秦涵沫,“娘子,你呢?难道不跟我们一起走?”

  秦涵沫冲他眨眨眼,狡黠一笑,“相公,我没说不走啊,只不过我跟在你们后面而已。”

  许墨生笑,搀着清袖便走出了房门,秦涵沫跟着他们走了出来,秦温沫和秦司翰竟然也跟了出来,那些家丁拿着兵器,眼见着又要冲上来了。

  秦涵沫使劲一挥手,春风絮絮扬扬的就将她手中的粉末散了出去,不少人的身上都沾上了这种暗褐色的粉末,秦温沫和秦司翰的身上也沾了不少。

  秦涵沫看着那些粉末落在他们身上,又从锦袋里取出来一些,冲他们冷笑,“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告诉你们,世上最毒的毒药是什么?”

  那些被粉末沾上的人全部傻了眼,秦司翰更是怒不可遏,“涵沫,我是你爹呀,你怎么可以用这样歹毒的方法来对付爹?”

  秦涵沫看着那些害怕的人,微微一笑,“你们不想死的,就呆在原地不要动,超过五步,谁也救不了你们的性命!”秦温沫大声说着,拉起许墨生和清袖就朝秦府大门跑去。

  秦司翰一听这是毒药,哪还敢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墨生一行走远。

  “爹,这不太像是毒药,到像是女儿家用的薰香,闻味道,像是麝香。”秦温沫仔细盯着那粉末闻了很久以后,低低的道。

  今天更的晚了,网络出问题了,请大家谅解哈。

  PS:多多收藏+投票哈,眉感谢大家。

  号外:对于扶叶的死,后面还有引申情节和内容,请不要急着下定论。

回门(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