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纳妾

    许墨生一行人匆匆逃离秦府后,终于在接近昌平县地界的地方看不到秦府的追兵了,马儿放缓了速度前行,马车也不在颠簸。

  秦涵沫看着流了很多血却也不吱一声的清袖,极是心疼,“自己又不会武功,逞什么能?非要跑去跟人打,你以为你是谁啊?女侠啊?”秦涵沫一边嗔着清袖,一边为她包扎伤口。

  许墨生和清袖听她说这话,对望一眼,没有说话。

  秦涵沫到也没再说些什么,为清袖包扎好伤口后便坐在马车中休息。

  许墨生望了她一眼,看着她的右手,出声问道:“娘子,你时才手中抓的是什么毒药?”

  秦涵沫听他问起此事,不由得笑笑,“相公,那是表妹送我的麝香,我本来想薰衣裳用的,不想,今天派上了用场。”

  许墨生心下又是一惊,望着秀目微眯的秦涵沫,登时竖起了汗毛,这个女人竟然聪颖到如此地步!

  手无缚鸡之力,却聪明绝顶,不过是一包麝香,她却拿来做了我们逃命用的利器,好一个秦涵沫,真真是令人叫绝!

  看她方才对秦司翰的架势,似乎对她的那位父亲不太满意,所以,她不是秦司翰的棋子,我对她到是可以放心了,但愿以后府中的大小事物可以安静一些。

  清袖因为失血过多,昏沉沉的倒在车里不说话,秦涵沫望着一脸倦容的许墨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闭了眼靠在车上。

  马车在天快黑的时候终于到了许府,秦涵沫让清袖搀着自己的胳膊,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秦涵沫走在靠外的一侧,遮住清袖肋下的血迹,三人总算有惊无险的进了明烟楼。

  秦涵沫扶着清袖靠在床上,许墨生则急忙紧闭房门。

  “清袖这些日子不可出来见人,她的活儿得有人帮忙才行。”许墨生看着脸色惨白的清袖,压低了声音对秦涵沫说着。

  “光这样不还不行,还得找个靠得住的大夫替她治伤才行,我现在就得给她找大夫去。”秦涵沫急忙忙就要往外走。

  许墨生一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不用,等下我找墨齐来替她看就行了。”

  秦涵沫这才想起来,墨齐就是大夫,驻在原地,恰好挨着他的身、子,他身上的兰花香幽幽的递过来,她莫名的有些走神儿,一时间只能由他拉着胳膊,动也不是,退也不是。

  许墨生拉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另一只手又追了上来,揽着她的肩,看着她微垂的羽睫,心忽然变得温暖起来,曾经,在秦府的时候,她那样的勇敢,那样的在乎自己…

  “涵沫,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的了,不需要让自己再冒险,知道吗?”许墨生有些疲惫,声音说的很细很轻。

  在秦涵沫听来,则是他不希望她为他付出,他不希望自己欠她…

  人家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吗?秦涵沫幽幽的叹息着,退后一步,抽回了自己的身/子。

  许墨生见她表情哀婉,张了张口,想解释些什么。

  “老爷,少奶奶,老夫人和表小姐请你们过拓香院一趟,说是有事儿商量。”丫环站在外头,清脆的声音传进屋内。

  许墨生的手垂了下去,:“知道了,这就来。”

  两人对望一眼,各自换了一套衣衫,去了拓香院。

  安凤如正襟危坐,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儿子和媳妇的见礼,冯素馨则是安静的吃着,样子极其优雅。

  安凤如热络的招呼许墨生和秦涵沫坐下吃饭,一直都是笑眯眯的看着许墨生,秦涵沫看着笑的像一朵花的安凤如,疑窦顿生:这老太太,又搞什么?

  安凤如放下筷子,看一眼吃的极慢的秦涵沫,“嗯哼”一声,开了口,“墨生呀,娘想好了,为你取一房妾室,这人选呢,就是素馨了,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看呀,挑个日子把事儿给你们就办了吧。”

  今日三更完毕!!

  

纳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