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意中听到的事

    秦涵沫看着对面站着的一群男男女女,逐一辨认着哪个应该是秦司翰,怪只怪自己功课没做好,要是昨天多问问清袖不就没事了?

  现在,清袖就在她身边,她却不能问,只能干着急,秦涵沫的眼睛滴溜溜转来转去,最后停留在两个年纪稍大一些的男子身上,两人年岁相妨,身高也差不多,均是深色衣袍,未戴冠帽,黑色的胡须,带着些书生气,看样子,也就数他最顺眼了,不如就他吧。

  秦涵沫思量再三,看着那个书卷气息重些的人猜了半天,越看越觉得像,就他了,便冲着对面个子稍矮一些的老者就拜了下去,“女儿…”

  秦涵沫的话还没有说完,许墨生便狠狠掐了她一下,秦涵沫痛的跳起来大叫,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你你…为什么?”秦涵沫疼的呲牙咧嘴,正想大骂许墨生,却见他一直冲自己眨眼睛,硬生生把后面几个字咽了回去。

  由于许墨生揽着秦涵沫的腰身,众人看不见他掐她的动作,见他把她搂的那么紧,都暗暗羡慕不已,“这三小姐呀命真是好,瞧姑爷多疼她!”

  秦涵沫被许墨生掐了一下后,眼泪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又想起自己在许家的遭遇,失声哭了起来,“爹,女儿好想你呀…”秦涵沫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观察着对面两人的表情。

  不等秦涵沫上前,那秦司翰也站不住了,紧走几步,来到秦涵沫身边,举着袍袖拭着眼泪,“涵沫呀,爹也想你….”父女两抱头痛哭。

  秦涵沫一边假装抹眼泪,一边干嚎,“爹呀…”一边趁着别人不注意,冲许墨生直眨眼睛,心中暗夸许墨生聪明,丫的,许墨生果然比老娘聪明,幸好他使出这招,不然,秦涵沫可要丢大人了,连自己亲爹都认错,传出去,岂不让许家那帮女人笑掉大牙?

  许墨生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刚才秦涵沫直勾勾望着秦司翰与秦家的管家的时候,他已经觉出了她的不对劲,见她左右为难的样子,他实在心有不忍,这才使出这招。

  看着这场父女重逢情深意重的好戏,许墨生的心里早就笑的前仰后歪了,再看秦涵沫的哭样儿,更是想笑,但他又不能笑,只能捂着嘴一声轻咳。

  “哎呀呀,你瞧瞧我这记性,见了女儿就忘了女婿了,贤婿,里面请吧。”秦司翰拭着眼泪,从父女重逢的眼泪里走出来,急忙把许墨生让到屋里。

  许墨生把被风吹乱的束发冠带轻轻放回身后,冲着秦司翰一抱拳,“小婿见过岳父大人,初次见面,不曾备得好礼,一点小小的心意,不成敬意。”随着许墨生的话音落,朴秋捧着一堆包装精美的盒子上来。

  “管家,收下姑爷的礼物。”秦司翰看也没看那盒子一眼,只令方才与自己站在一起的管家接了东西放到书房。

  许墨生被众星拱月般的迎进客厅,新姑爷上门,那可是大喜事,秦家十里八乡的亲戚朋友全围在门口看着。

  “这许大人长的真好看,比女人都要俊上三分呢。”

  “就是就是,一百个女人里也挑不出一个长的赶得上他的。”

  许墨生听着这些夸奖,面带轻笑,微微颔首,以示谢意。

  秦涵沫和清袖则是被许家的大小姐和二小姐带去了未出阁前的闺房,女人们在一起,说些家常话儿,秦涵沫对于以前这位秦涵沫并不了解,所以她说话极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听别人说,而秦涵沫以前在家一直是寡言少语,她那两位姐姐自然也未多注意她。

  许墨生陪着秦司翰坐了半天,聊了些官场上的事,又聊了些秦涵沫小时候的事,眼见快到中午了,秦司翰急忙到厨房去看饭菜准备情况,毕竟,许墨生是秦家的新姑爷,这事马虎不得。

  许墨生看秦司翰走了,自己也觉得无聊,便去寻秦涵沫,随意在秦府走动。

  行至偏僻的一角时,忽听有人说话,“秦峰秦管家,你不是说小姐这两天就会死吗?怎么她还活的好好的?”那声音来自秦司翰。

  今天仍然一更,抱歉哈,明天两更。

  PS:继续要票票+收藏+留言+鲜花,感激不尽

无意中听到的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