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莫名的气

    许墨生陪老母和冯素馨用过了晚膳,见时辰尚早,便闲庭漫步,他许家的这幢大宅,是父亲生前留下的,若非父母留下的这笔财产,他与母亲、弟弟只怕都已饿死街头了。

  许墨生不紧不慢的走着,墨色的衣衫掠过一旁不知名的花树,引落三两片花瓣,惹得一身花香,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来到了明烟楼的拱门外。

  自己在想些什么呢?这个新过门的娘子怎地如此行为乖张?她在这场党争里扮演的又是什么身份?思忖间,竟是踏进了明烟楼。

  秦涵沫一个人扶着头坐在桌前,望着摇曳的烛火出神,来许家不过一天一夜而已,却经历了那么多事,越想越觉得头疼,暗道:这鬼地方,老娘一天也不想多呆,婆婆不疼,老公不爱,还有什么意思?!

  “当当”有人敲门,“嫂嫂可在?墨齐为嫂嫂换药来了。”

  秦涵沫听是许墨齐,整顿衣裳,摆正身子,懒懒的说道:“门没关,你自己进来吧。”

  “呀”门开了,许墨齐带着春夜的清风走进屋里,面带轻笑,“嫂嫂的踝该换药了。”语毕,便径直走向秦涵沫的脚,轻轻褪去她的绣鞋。

  秦涵沫懒散的歪在桌上,由着他摆弄,一声轻叹。

  许墨齐揉搓着她的脚踝,只有这样,才能让药效发挥的最大,见她叹息,忍不住轻声问道:“嫂嫂缘何叹息?殊不知,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三年苦,女子天生爱美,嫂嫂这一愁,只怕是要丑上几分了。”

  秦涵沫微微一笑,“你又不是女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心事?如何又懂我们女人家的愁呢?”

  “嫂嫂若是为了今儿个的事叹气可就是庸人自扰了,表妹和娘一直都是这样的,以前的鸣凤小姐就是这样被她们逼走了。”许墨齐揉着秦涵沫的脚踝,眼神却飘向远方。

  依稀记得那时的大哥极为爱笑,总是脉脉含情的望着鸣凤,那缱绻的化不开的缠绵勾画在烟雨江南的三月春风里,即使你是天上的神仙,也要羡慕这对人间的仙眷…

  “鸣凤?是谁?”秦涵沫在他几不可闻的声音里还是捕捉到了那个名字。

  许墨齐手下一滞,旋即又继续为她推捏,淡淡的道:“一个旧识,朋友而已。”

  “好痛,许墨齐,你捏疼我了。”秦涵沫被他突如其来加重了的力道压的一声尖叫。

  “对不起。”许墨齐急忙道歉,力道减缓,“这样可以么?墨齐时才是粗鲁了些,下次不会了。”

  缓下来的力道刚刚好,秦涵沫不自觉的吟出声,“嗯,好舒服,再轻一点…”

  那落在窗外的墨色身影脸色早已铁青,修长的指尖陷进掌心里,渗出点点腥红,他却丝毫不知。

  拳头攥的“嘎嘎”作响,许墨生此时非常想冲进屋里,抬了脚正要踏上那道门槛,却突然又停了下来。

  我冲进去做什么呢?一个是自己新过门的妻子,另一个是自己的胞弟,我一定要给自己这样的难堪么?还是让母亲难堪?

  许墨生跨出去的脚又垂了下来,无力的落在台阶上,那修长的身影猛然晃了一下,许墨生仓皇下了台阶,银牙一咬,提了袍子又朝来时路走去。

  秦涵沫,你这个下作的女人,做出这等不知廉耻的丑事来,本县一定会要你好看!

  

莫名的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