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吃醋

    “大哥,你身上好大的醋味儿,小弟今天脾胃不适,不宜饮食酸性食物,告辞!”许墨齐听出话中的针锋相对,偏偏,他不想让秦涵沫明白这个冷冰冰的大哥的心意,冲许墨生一拱手,转身离去。

  许墨生拧着额看许墨齐走远,并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极不痛快,墨齐呀墨齐,大哥知道你喜欢秦涵沫,可你也得看清楚人再喜欢吧,这个秦涵沫说不定就是秦司翰派来的探子,更何况她还是你的嫂嫂?!

  秦涵沫看着许墨齐湿淋淋的背影,大声叫他,:“墨齐,回去换身衣服再来明烟楼里找我啊…”

  “不许叫他!”许墨生不由分说,狠狠攥着秦涵沫的腕子就走。

  “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秦涵沫赖在地上死活不肯走,另一只没有被他箝住的手重重锤打着许墨生的手,“你这个暴力狂,拉我干嘛?我又不是你养的狗!随你高兴时就摸两下,不高兴时就踢一边,你这个混蛋,你不要拉我!”

  刚才秦涵沫冲许墨齐大喊彻底惹恼了许墨生,他丝毫不理会她的挣扎,继续拖着她朝前走,“秦涵沫,我告诉你,你是我的夫人,不要再想着勾引我的弟弟!”

  秦涵沫又惊又气,狠狠朝许墨生的腕子咬了下去,“许墨生,你这个混蛋,新婚之夜把我一个人扔在房里,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跳出来骂我,凭什么?”

  许墨生吃痛,急忙松开她,翻开自己的手腕来看,两排整齐的牙印,一丝血丝洇洇渗出,空气里透着妖异的腥味儿…

  那刺眼的妖红惹得许墨生的胸脯上下起伏,眼前这个乌七八糟的女人竟然咬了他!!腕间的阵痛清晰的传来,带皱了他的眉毛,“秦涵沫,你不要太过分了!”

  许墨生抑不住胸间的怒气,冲上前扛起秦涵沫一溜烟儿奔明烟楼奔去,“秦涵沫,今天本县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为人妻的规矩!”

  秦涵沫气得昏了头,也不管那么多,手脚并用,又是踢他又是拉他的头发,嘴里还不停的骂着:“许墨生,不要以为你娶了我,我就得给你家做牛做马,本姑娘不吃那一套,什么‘夫为妻纲’?全是唬人的,我告诉你,在这秦涵沫这里,只有‘妻为夫纲’,你想把我吃抹干净再多一个帮你打扫的家庭主妇?!老娘告诉你,没门儿!老娘不吃这一套!”

  “秦涵沫,你给本县记好了,你生是我许墨生的人,死是我许墨生的鬼!不听也要听我的话,我的话就是你的圣旨!”许墨生也急了,扛着秦涵沫进了明烟楼的房子,把她随意朝地上一丢,“秦涵沫,你好歹也是个官家小姐,大家闺秀,又是皇上的义妹,莫要令你爹和皇上丢了脸面。”许墨生抬脚跨出了门槛儿,长吁一口气,这个秦涵沫怎么与他所了解的秦涵沫相差那么多?

  秦涵沫被扔在地上,屁股摔的生疼,她捂着火辣辣的屁股起来坐下,瞪着床第间的大红喜帐发呆,这个许墨生,不是应该不会发火的吗?怎么火气那么大?

  “你好生闭门思过,本县要去公堂。”许墨生关了门,丢下一句话便不见了人影儿。

  秦涵沫不理他,趴在床头嘤嘤的啜泣起来,她的小白兔老公,突然一下变成了邪恶的大灰狼,昨天他还一副柔弱无骨的样子,今天怎么就成了大力士?秦涵沫疑问重重,无人能解。

  另一端朝向齐墨斋的花树下,浑身湿透的许墨齐捂着胸口回头看了又看,长吁一声,“不过南柯一梦而,为何却总是放不开?一个情字,怎地这般苦人心肺?”落寞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徒留一串长长的叹息。

  清眉要投票推荐+放入书架+留言+鲜花,为毛你们只知道催我更新,不送这些给我呢?哭泣..大哭,掩面而走

吃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