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蛇

    秦涵沫看着繁琐的衣服,折腾了半天也没穿上,气得把衣服扔在地上,忍不住又狠狠踩了两脚,“都是你这个破衣服,害我追不上他,那么漂亮的奶油小生,要是他不要我了,我可怎么办?这个破古代的人都是视贞洁如命,你叫我怎么活?”秦涵沫不停的跺着衣服,直至那衣服皱的看不清原来的颜色,她才罢休。

  刚才她看许墨生的样子好心疼,她不是有意的,但看到他疼的脸色苍白的样子,她真的很难过,她恨不得被踢到的是自己,她很想去扶他,可她光着身子,女儿家的矜持让她不得不缩手缩脚。

  看着他弯着腰像大虾一样的走出房门,她的心很疼,像用刀子在割,她想叫住他,可是,他绝决的背影让她不寒而栗,她不敢叫他,她怕他不理她。

  他还是走了,看都没看她一眼,她知道她让他很没面子,他一定很生气,可她真的不是有意的,如果,如果他要休妻的话,她也认了,只是,只是她不想离开他,见他的第一眼,她就喜欢他…

  “唉…”秦涵沫咬着帕子叹着气,“姑奶奶我招谁惹谁了,摊上这么一堆破事儿,现在眼看连自己的男人都要守不住了,你叫我怎么活?”

  秦涵沫随意披了件衣服坐在榻上支着头思考,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唉!墨生老公,你一定要原谅我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姐,清袖可以进来吗?”清袖立在门外小声唤她。

  秦涵沫敛了思绪,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黯然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清袖和另一个丫环模样的女子抬着浴桶进来,“小姐,沐浴吧。”清袖放下浴桶,拭去额边的汗,看向秦涵沫,“小姐,这是老夫人派来扶侍您的瑟锦。”秦涵沫对于新来的这个丫头并不熟悉,只是朝她微微颔首,以做回答。

  两个丫头打好了水,试了水温,便朝秦涵沫略略一弯腰身,“夫人,我们下去了,您慢用。”清袖着多了一句嘴,“小姐,清袖就在门外,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清袖。”

  秦涵沫稍稍顿首,看着两个丫环出去,突然又叫住了清袖,“清袖,你可不可以留下来?”

  清袖和瑟锦回头看了她一眼后,瑟锦推门出去了,清袖则替她掩好了门,一步步走向她,“小姐,您还是不记得从前吗?”

  “是呀,我连衣服都不知道怎么穿了…”秦涵沫摇摇头,刚才剧烈的疼痛过去,她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丝精神,看一眼身边的清袖,眼前突然依稀出现了一些淡薄的景象,隐隐约约看不清人的脸,但看那衣着,到像是秦家三小姐与一个男子的拉扯不清,是秦家三小姐的从前吗?秦涵沫看了又看,直到眼睛酸涩也没看清楚什么,轻叹一声,由着清袖扶着她下了床。

  清袖把秦涵沫扶进浴桶里,秦涵沫原本酸疼的身子被温水一泡,顿时觉得舒服不少,惬意的靠在浴桶边上,细细的搓洗自己。

  清袖则是走向一旁,替她收拾床铺,看着雪白床单上的一小簇落红,眉头轻皱,随即又放松下来,“小姐,这落红您可得留好了,明儿个还得给老太太看呢。”

  秦涵沫搓着身子的手突然停下,“老太太?是谁呀?”

  清袖拾掇好床铺,走到她身后替她搓洗,“小姐,那老太太就是姑爷的娘,您的婆婆呀,听说,姑爷还有个表妹,叫冯素馨,可是这昌平县的第一美人儿呢。”

  表哥?表妹?古时候的表哥表妹通常都是暗生情愫的,这个冯素馨肯定也不简单,秦涵沫暗暗记下,并没有说什么。

  “吃吃…”

  空气中传来怪异的声响,主仆二人侧了脸去看,竟是一条胳膊粗细的蛇在向她们游移,那蛇生的遍体花纹,头呈三角形,吐着长长的红信子,正在朝她们逼近。

  唉。。。。。偶好可怜哇,好像看的人好少滴说,为毛呀?难道素偶写滴8好么?

  求花花+推荐投票+加入藏书架+多多点击

有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