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郁闷

    “老爷,您没事儿吧?摔的厉害吗?要不要小的给您抬副担架来?”房外听墙根儿的许墨生的跟班小厮朴秋在外头小心翼翼的问着。

  秦涵沫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捂着嘴看着蜷在地上的许墨生,面色发白,“老公,相公,许墨生,我…我不是有意的…”

  “哈哈…”屋外又是一阵笑声,“我说县丞大人,您这洞房花烛夜过的可真是不一般,估计明天您又要扬名天下了。嘿嘿…”

  许墨生躺在地上,捂着涨痛的小腹蜷紧了身子,秦涵沫刚才一不注意,踢到了他的小腹,疼的难受,整个人的脸都是煞白的。

  秦涵沫吓的急忙找衣服,“老公…,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秦涵沫一边穿着不会穿的衣服,一边向许墨生解释。

  “啊…”许墨生长长一叹,呼出一口气来,疼劲儿一过,人便好了许多,支着一旁的梨木椅站起来,随意套上衣服便朝门口走去,“娘子,为夫还有些事相处理,你自己歇了吧…”替她带好门,许墨生佝偻着身子出去了,他不敢想象,一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竟然做出这样令他丧尽颜面的事来,偏偏还是在洞房花烛之夜,这一下,他许墨生想不出名都难了…

  洞房外的人见许墨生弯着腰身出来,急忙让出一条路出来,朴秋急忙上前扶住他,“老爷,您不要紧吧?”

  许墨生摇摇头,示意他没事,朴秋深知老爷的个性,这种闺帘之内的密事若是传扬出去,老爷的面子往哪里搁?

  眼瞧着宾客们个个捂着脸笑声不断,朴秋只有不作声,搀着许墨生一路来到衙门的后堂。

  许墨生终于稍稍缓和了一些,面色已经恢复如常,他看一眼正在帮他擦脸的朴秋,“朴秋,替我拿床被褥来,以后我就睡在这后堂,且记,不可告诉老夫人。”

  “喏。”朴秋听完许墨生的话,急忙出去抱了被褥替他收拾好,看着许墨生躺下后,他也下去了,“唉!老爷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那皇上也是的,非要说秦家三小姐人好,人好?人真好,好的把我们家老爷都踢下床了!”

  “朴秋,休得胡说!咳…”许墨生听见他的嘀咕声,从门内发出一声呵斥,“平日里都把你宠坏了是不是?没大没小的东西,皇上岂是你能议论的?!”

  朴秋闭了闭眼,弓着腰站在门外,“老爷,朴秋知错。”

  “下去吧,早些歇了。”许墨生摇摇手,看着如豆的烛光,轻轻一叹,不想再与他计较。

  “是。”

  许墨生听着朴秋远去的脚步声,自己揭开了衣服,秦涵沫那一脚正好踢在他的小肚子上,恰好他又毫无防备,才不幸中了她一脚,看她毫无章法的乱踢,应该是不会武功的,可她为什么要害我?我是她的相公,害我于她来说又有什么好处?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阴谋?

  许墨生越想越惊,看着那块巴掌大小的淤青,他陷入了苦思,若这秦大人也是结党营私舞弊之徒,那这秦涵沫岂不是他安在我身边的一只棋子?

  又或者秦大人为了拉拢我,置女儿的幸福于不顾?

  许墨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量再三,终于沉沉睡去。

  亲亲们多多支持我呀,加入藏书架+投票推荐+留言皆可,感激不尽!!!深深一鞠躬。。

  

郁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