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恨

    以手将惊吓中的人儿扶正运气催化丹丸让它的效用快速运行直到血色重回她的脸上。

  大哥是谁说男子有泪不轻弹的?苏大成泪眼模糊地擦拭着自大哥口鼻中不断溢出的黑血。

  毒液已侵袭脑部大哥是没救了。不断涌出的泪水自苏大成黝黑的脸庞滑落。他迟了一步为此他将悔恨终生!

  昔日曾献血为盟谁若有难另一方将力挺到底谁知他竟辜负了与大哥的诺言。

  帮我照顾飘飘凄然的眼眸不舍地瞅紧飘飘一脸木然的面容气息奄奄的断续语句中满是恳求他

  知道义弟不会辜负他的托付。帮我

  嗯!大哥你莫再说话我现在就送你去找大夫。咽下泪水苏大成将司徒老爷瘫软的身子扶起。

  不!来不及了帮我照顾飘飘

  好、好、好!我将拼着这一条命护保护她。他痛苦地点头答应不敢再移动大哥鲜血淋漓的身

  体。他知道自己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只会让大哥所受的痛苦更加剧烈;既已药石罔救他怎

  忍心再让大哥承受煎熬。

  杀了我吧,大哥苏大城惊讶的看着司徒老爷。给我个痛快。不要你知道我不能。就在苏大成

  快把脑袋摇掉的时候。一把刀直接穿过了司徒老爷的心脏。苏大成回头看着那个拿着刀好象

  是地狱使者的司徒飘飘,对她大喊到。飘飘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仍了还在滴雪的刀,司徒飘飘把爷爷的手喔在手里。爷爷你先走等飘飘杀了那些畜生就来找

  你们,看着眼前这个好象地狱使者的司徒飘飘苏大成知道因为恨所以飘飘改变了在也不是当

  初那个单纯的女孩了。

  一阵猛烈的呛咳之后苏大成泪流满面地合上大哥已无生气的眼睛。

  大哥一路好走。

  抱起好象没了灵魂的司徒飘飘苏大成护住她转身离开了这个惨绝人寰的地狱。

  心绪仍沉浸在方才大哥断气的那一幕上苏大成忽略了毫无遮掩的后背是敌人攻击的最佳目标。

  一阵刺痛火辣辣地由他背后传来。

  他踉跄了一下但思及大哥临终的托付他忍痛将足尖一点提气纵上五尺高的墙外。

  疾掠奔驰了数里他已是头冒冷汗;放下手中护持的人儿他瘫坐在地上强运气撑持着。

  片刻他再挑起她往苍山的方向疾掠。

  头一昏他再度提这真气撑住昏昏欲厥的神志却也加速毒液的蔓延。

  在山脚下一声心碎的呼喊凝定了他的飞掠。他知道唤住他的是紧追而来的妻他的小师妹。

  苏苏帮我照顾飘飘。

  将司徒飘飘抖颤的手交付给妻子眼一黑苏大成尚来不及与妻子告别便魂丧人间。

  只留下一声声令人鼻酸的哭号和苏苏无止境的后悔与怨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透过水雾的视线不解的眼眸悲恨地瞅紧夫婿泛黑的脸庞。

  延命解毒丹呢?为什么

  花信风吹杏桃开蔷薇艳茶蘼绽放纷飞直到梅妆吐新蕊

  在花信的更替间两春秋就这么缓缓滑过——

  五里桥——

  熏风阵阵桥的两端是一摊接着一摊的铺子有卖热食的有卖糕饼果的更多的是贩卖当地特产的

  绸缎摊子;泉缎绣工之精细堪称一绝是往来商船最爱采购贩售或送人的佳品。

  此起彼落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沸沸扬扬地喧嚣在墨色中将夜的宁静逐了个空。

  而在街的尽头处不同于嘈杂的静谧缭绕在树影中回荡。

  黑暗的苍穹散布着微寥的星光只有树枝头三三两两的蝉鸣在响唱着其余皆是静悄悄的。

  

第十七章 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