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莫名的害怕

  时间过得飞快,快得让人忍不往叫它停留,半个月又过去了,这半个月里他们到了法国的普罗旺斯去看薰衣草花海,去了葡萄园喝最纯正的葡萄酒,在香榭大道上喝着咖啡看着这异国的风情;到了最古老的罗马城,看了现在还保留着的斗牛场……,而现在他们在日本赏樱花。

  遍地满是粉色的樱花,它雨一样慢慢的飘落下来,很美,美得耀眼,美得脱俗,美中带一点点戚凄凉……

  “稀妍,你知道吗?京都是赏樱佳处,简直数不胜数。圆山公园成片的“枝垂樱”、仁和寺的樱树群、德川府邸二条城的八重樱都是珍品,还有清水寺、平安神宫和金阁寺等等,各有各的妙处。而我却选择仁各寺,你知道为什么么?”看了一眼还沉醉在这些浪漫景色中的莫稀妍,继续地说着……

  “寺庙庭院,本就是日本建筑的范本,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恰到好处,到处都是可以入画的风景。而那些深深浅浅层层叠叠的樱花,在春天的画卷上,添上最浓烈的一笔色彩……”

  “真美,冽,我从没有看这么美的樱花……”莫稀妍看到还是飞落的樱花一时兴起,竟翩翩起舞。

  冷冽忽然觉得莫稀妍与樱花快要容为一体了,眼前穿着一套粉白和服,梳日本女子传统的发髻,真的很美,比这遍地樱花还要美,还要娇。

  一阵莫名的害怕由心而生,他好象觉得眼前的女子就像这飘落樱花瓣一样也会从他眼前飘落,然后慢慢枯萎,再后消失……只留下那曾经的美丽,如过眼去烟。

  还未意识自己的作为,莫稀妍落入他的怀中,紧紧地,他将她固定在怀中,恨不得将她容入他的血骨,揉进他的身体,而这一切一切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此时的想法。

  “冽,你……怎么啦。”从来,他从来没有将自己抱得这么紧过,紧到让她呼吸困难。

  “别动,让我感受你就好,”呼吸也不像平常那么平顺,比平常急促。“稀妍,答应我,如果以后你要离开或者说你要去哪里,告诉我一声,那怕一个简短信息都行,就是不能像樱花……”像樱花一样无声的飘落。

  “像樱花一样什么?”仰着头迷恋地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她是幸运的,因为她遇到了个出色的男人,虽然他冷漠时要比热情时多得多,应该他一直都是冷漠的,即使是笑,那也不是发自内心的笑,因为他的笑从未到底达眼底。虽然她知道他不会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自己,但是她的心还是控自不往,不为他狂跳。

  冷漠时候的他,开怀大笑的他,工作时严肃的他,摄影时热忱的他,有时朝她露出茫然的他……这些她统统的为之着迷。

  “没什么,只要你记得以后你不管去哪里,只要我不在你身边,都在告诉我,让我知道你在哪里就好。”他不喜欢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虽然他不确定对她,他会不会这样做,但是还是让她知道一下就好了。

  “好,答应你……”他是关心自己的。

  “如果你想看樱花,那我改天带你去鹿儿岛看婴花。”

  “鹿儿岛?是日本的鹿儿岛么?”她只知道日本有个鹿儿岛,那里的黑毛猪脚很出名。

  “哈哈,可爱的稀妍,这世界恐怕只有一个鹿儿岛。鹿儿岛位于九州岛的最南端,是樱花前线的起点。它没有城市的繁华和喧嚣,只有一派宁静写意的田园风光,不仅山海相连,而且还是著名的温泉乡,吸引了无数度假者,在那里消磨时光。

  在鹿儿岛,对于樱花,实在不必刻意探访,大可以在去温泉的路上饱览风光。樱花多开在道路两旁,行驶在夹道樱花中,只觉得人生都充满着粉红色的希望,最好前路漫长,永远不必停下来。

  鹿儿岛多山,所以多是山樱花,它们不惧怕环境恶劣,暖风吹过后,立刻唤醒每座冬眠中的山脉。它花形小而颜色淡,仿佛知道自己近看并不起眼,所以更加热烈地、漫山遍野地盛开。樱花柔美,而它有更坚强的姿态。

  鹿儿岛有座以樱花命名的岛屿,叫做“樱岛”,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海上活火山,至今仍在不断地喷烟。在这样的活火山下泡一次温泉,听来惊险实则享受,当然是不容错过的体验。

  到时候我们选个面朝大海的露天温泉,空气中有樱花的香气蔓延,也许还有粉色花瓣滑落水面,一边沉浸在潺潺泉水和袅袅轻烟之中,一边沉醉于眼前的碧海蓝天……”

  突然悦耳的铃声打断冷冽的畅想。

  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人名,他的剑眉蹙皱起来。“稀妍,公司来电话,我接个电话先,呆会再跟你说……”

  毕语,拿起电话匆匆地往另一端走去……

  

莫名的害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