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因财而谋

    高级的私人别墅里,豪华的大厅些绪乱不堪。

  “哐!”又一个价值不菲的古董正终就寝。

  “侄女婿啊!你砸再多的古董也改不了事实,他现在就是康柏总栽,而你只是小小总务科经理。谁叫你姓商,不姓冷呢?”坐在真皮沙发上的中年男人凉凉地说道。

  “二叔,你也姓冷,你就真的甘心吗?让自己的侄子爬到自己的头上来。”穿着铁灰色的男子,满脸的不甘,愤怒的眸子,微微地眯了起来。

  “甘心?”沙发上的中年男人嗤之以鼻“哼!我怎么能甘心,从三四十年以前,我就没有甘心过,谁知道三四十年后,竟然让一个毛都没有长全的小子爬到我头上,你叫我怎么甘心。”

  从小,不管他如何的努力,还是样样都不如自己的哥哥冷天冥,所以最后父亲将康柏集团交到冷天冥手里,临死之前还叮嘱自己一定要从旁协助他,给康柏创造新的奇迹,给子孙后辈们树立新的榜样。这三四十年里他为康柏鞠躬尽悴,换来竟是这样的结果,这叫他如何甘心。

  “那二叔你白天在会议还大力支持冷冽接手康柏总裁之位。”想起白天的事,他就不气,平常二叔都很挺他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却跟他唱反调。

  冷天翼叹了一口气,露出你怎么这笨的表情,和蔼地道“你太年轻设想不够周到,就算冷冽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但他毕终究是冷天冥唯一的儿子,康柏集团第一顺继承人,别说只是他今天坐上总裁的位置,就算他今天要做董事长的位子,也理所应当,最主要就要看他没有本事坐下去了。”

  看到冷天翼那双贪婪的眼眸中露出算计的光芒,这才恍然大悟起来“原来二叔早就算计好了,二叔你逼着我岳丈大人立下旦书就是这个原因啊。”

  果真的阴险的老狐狸啊,以后不是多防着他一点好。

  “是啊……”冷天翼忽然严肃地道“这段时间,你多注意冷冽的那个特助,叫什么来着?”

  “二叔,上官琪,台湾台南人氏,是个孤儿,是冷冽在英国伊顿公学的同学,他能进伊顿也就是冷冽在暗中安排的。可以这样说,他不是但是冷冽的好友,还是最为忠心的狗。”商皓全鄙视的说道。

  “对,上官琪!”冷天翼颔首,“这个人,你不能轻视啊,据我说知,这个上官琪曾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就进入康柏旗下的英国公司,他曾经一个并购案就为公司赚了四十个亿啊,可以是轰动全康柏啊,而且他短短的三年时间熟悉了英国公司所有业务,说不定整个康柏的业务他都了如指掌。所以你一定要密切注意他的行动。他可是冷冽不可缺少的军师啊”

  “对啊,我怎么忘了些事呢?”商皓全拍了一个自已的头,“二叔,你放心,我一定会密切注意他的动向的。”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太久了会让人心存怀疑。”冷天翼站起身,看了商皓全一眼“以后做什么设想周到一点,你今天表现的不错。”

  看着冷天翼略显福态的背影,商皓全露出狰狞笑容!

  

因财而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