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夜探

    夜风卷起地上的枯叶,四周屋子的烛火都渐渐的熄灭,被抬回去的木棉躺在床上,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没了爹娘的孩子,没人在意,只有自己的苦楚和泪水。

  刺眼的烛光在木棉的眼里终于变得黑暗,虚脱的身子如同解脱了一样瘫在了床上,微风吹过,将木棉再次带到黑暗和没有意识的世界。

  接下来的事情,木棉觉得有些浑浑噩噩,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知道吃饭睡觉,变得嗜睡了,昏昏沉沉的,吃了睡,睡了吃,可是她的孕吐没有减轻,体重也没有增加,看起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个晚上,她刚将头,埋进枕头里,突然一股力,将她拉起,她跌进了一个宽厚的胸膛。

  “怎么还不睡?是等本王来宠幸你吗?”耶律慕枫低沉的声音传入了木棉的耳里,鼻翼间,闻见了他身上浓烈的酒香。

  木棉抬眸,看到耶律慕枫在眼前。想到他那么对自己,挣扎着离开他的胸膛,月光照耀着耶律慕枫冷硬的脸,他有些迷蒙的眼里有着一丝不明白的柔情。她有些诧异,也有些迷惑。

  有一瞬间的认为自己在做梦,因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用力的咬住,直到舌尖尝到了血腥,直到感觉到了疼痛,她知道眼前的他,还有刚才的话语都是事实,但这样的真实,她不敢信,也不能信。

  耶律慕枫的大掌,缓缓的伸了出来,动作轻柔的穿过木棉的青丝,再次将木棉按向自己。

  “今天没有吐太多吧?”一句晚到的关心,来得有些迟,但依然酸楚了木棉的心。让她本来空洞的眼,陡然多了水雾。

  “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她在逃避着,她不想和他说话,不想和他有任何的接触。“你好脏,放开我,放开我!”

  “唔……”木棉捂着有些胃酸想吐的嘴,竟真的吐在了耶律慕枫的衣服上。

  “你!”他怒目相向。

  “是你硬拉着我的,不怪我!”木棉吐完后觉得好多了。“你走开,我不想再看到你,再也不要看到你!”

  “丫头!”耶律慕枫闭上眼睛,手在身侧握了下。“你没有资格,是你错在先!”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一连好几个没有,木棉气喘吁吁的靠在床边。“是你冤枉我,我没有做过坏事!我根本不知道!”

  她看着自己手上已然蜕了皮的疤痕,她的委屈,从来没有人问过,除了肖大哥。耶律慕枫只是个大混蛋。“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你滚开!”

  耶律慕枫皱眉,他十多天没见她,他好心来看她,她居然不领情,褪去被他吐脏的衣服,他只着中衣站在她面前。“你既然回来了,就该侍寝!难道你想装得和没事人一样吗?”

  

第五十七章,夜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