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被救

  “呜呜~好痛啊!好痛啊!”木棉哀号着,像只受伤的小兽,没有一丝的力气,她被打了,居然被打了!老爹说对了,捉弄别人的人是要被别人捉弄的。

  鞭子终于停了!“骆木棉,这回你会洗了吗?”

  “会了!”她从齿缝里迸出两个字,神智已经不清晰了。

  “那就把这些衣服洗好,不然的话,你再试试!”柳舞蝶带着大家离去。

  她们走了,而全身几乎没一处完好的木棉,此时却似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后院的门突然开了,一个胖乎乎的小丫鬟跑进来,先看了木棉,发现她已经昏迷,抱她到椅子上,捡了地上的衣服,飞快的洗了起来,直到所有的衣服都洗完了,才去看木棉。

  谁在叫她?挨打了?木棉觉得那只是个梦,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感觉全身炙热且疼痛无比,就似骨头散架般,又好似全身每一块肉都不在自己身上了般,甚至连呼吸都这么困难......

  胖红儿不停的帮她擦着额头不断掉下的汗珠。“你醒醒啊,醒醒啊!”

  骆木棉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胖红实在不敢带她走,只好跑出去希望能找别院的管家想想办法,柳夫人是很厉害的,她又会武功,这可如何是好?

  正往外走,到了院门外,发现肖景辉进来,看到她,胖红机警的看了眼身后,没人注意她。“肖大人!肖大人!”

  肖景辉知道耶律慕枫离开了去了京城,所以才来找木棉玩的,不知道那小丫头是不是闷死了,却没想到一进门就被叫了去。

  “什么事?”

  “快去救救木棉吧,她在后院,我走了,肖大人别说是我说的呀!”胖红飞快的跑了,她可不想小命不保。

  片刻后,肖景辉一身白衣,站在门口,看见地上蜷缩一团的佳人,他风一般的奔向地上衣衫褴褛的人儿,看着浑身是伤的她,眸子里闪过一丝心疼,“谁这么大胆敢打她?来人啊!来人啊!”

  想也没想抱起她,直接出了院子,往耶律慕枫的书房走去,他本想带她走,可是她是耶律慕枫的女人,玩笑归玩笑,他不能带走她,纵然他很想。

  柳舞蝶看到是肖景辉,很不情愿的道:“肖大人啊!你似乎很喜欢管我们别院的事情!”

  “柳夫人回来了啊?你错了,在下才不想管闲事,但这丫头是在下的妹子,谁欺负她就是和我肖景辉过不去,耶律慕枫我都敢打,你想怎样?”

  柳舞蝶眨眨眼,心有不甘。“我是说肖大人快把她送回去吧!”

  肖景辉抱着木棉去了耶律慕枫的书房,并且让人请了大夫。

  “到底是怎样,大夫你倒是说句话啊?”肖景辉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人儿,谁下手这么重居然让她如此的遭受虐待?

  滚烫的身子,干裂着的嘴唇,虚弱的呻。吟声,都表明着她的难受。

  “水…..我要水。”木棉想伸手,但拉动的伤口,更加的撕心裂肺的痛。

  大夫摸着长长的胡须,眉头纠结,叹了口气,小心把女子的手放进棉被,才道:“这位姑娘受了这么多鞭打......哎......”

  

第四十一章,被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