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死三十三章,从一而终?

  眼角瞄见一个人影冲过来,见是木棉,耶律慕枫和肖景辉两个人硬生生的住了手,惊慌失措的飞向奔来的女人。

  耶律慕枫比肖景辉抢先一步抱住她,把她牢牢的置在怀里。怒气冲天,对着她破口大骂:“你找死啊,你不好好呆着,冲进来干什么。”

  他生气,他疼痛,因为她背叛自己,更因为她不爱惜自己。可是她什么都不知道,一再的违抗他,甚至现在做出出格的事情来,他该拿她怎么办呢?

  “木棉!”肖景辉因为慢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耶律慕枫抱住,自己只好在一旁干着急的叫道。

  木棉除了哭已经不知道能干什么了,“你们为什么要打?为什么?”

  “为什么?”肖景辉问耶律慕枫。

  耶律慕枫也问。“为什么?”

  “你吃醋了!”肖景辉抹了下自己的嘴角,“丫头以后是我妹妹,若敢欺负她,还打你!”

  “肖景辉,你敢打本王?”耶律慕枫的盛怒已经被发泄了,但是他的一张脸确实如此的阴沉。

  “是你先动手的,我只是不想被打而已!”肖景辉道。

  “木棉,木棉。”他轻轻的摇着怀里的小女人,喊着她的名字,看着她眼大无神,面无表情,只是落泪他所有的怒火倾刻间早就烟消云散了,哪里还顾得上发怒。

  木棉依然动也不动,沉溺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听不到外面的人叫她喊她呼唤她。她的脑海里只有打斗里的情景,打在了一起,风驰电掣。

  耶律慕枫忍不住摇着她,大声的在她的耳边吼:“骆木棉,你给我清醒点,不要以为你这样,就能让我不追究,就让我放过你们。”

  耶律慕枫想起她扑在肖景辉怀里的情景就火气上来了,又见她不声不响,更是怒火中烧,猛然一把推开怀里的她,“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会不追究,今日之事,永远也不会结束。”

  木棉终于被他的吼叫声惊醒了神志,一抬头入目的便是他生气的铁青脸孔,他在生气?为什么?“你为什么生气?”

  “谁让你和他抱在一起的?”耶律慕枫忍不住吼道。

  “你还不是抱着你的姬妾,你回来就想去吃奶,别以为我不知道!”木棉气嘟嘟的噘着小嘴。

  “你住嘴!”耶律慕枫只是想逗逗她而已,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自己下不来台。

  “哼!是你先和她们抱在一起的,你还好意思怪我?你不讲道理,你是坏人!”木棉从没骂过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骂了。

  “反正不许你这么做!本王是王爷,想怎样都可以,你是女人,女人就该老实点,从一而终。”耶律慕枫不觉得自己不讲道理。

  

死三十三章,从一而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