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执念是疯狂的(1)

    突然,身后之人将我转过身,一把掐住我的下巴恶狠狠道:“哼!人都走远了,还露出那副淫荡的模样,做给谁看呢?”

  我的心情很糟糕,没精力跟这个男人瞎扯淡,我狠狠甩开他的手,冷淡地回他:“我饿了,去用膳,你自便。”

  没过多理会他,我径直返回石洞中。

  那里摆着的石桌上还布着早点,不吃浪费了。

  他倒也没有随我一同返回,若有所思地望着我入内后,便向前厅走去。

  甩上大门,入得石洞,我草草往嘴巴里丢了两块糕点便扯下身上的衣服跳到池子里去了。

  像死尸一样,我仰躺在水中,心绪随着荡漾的水面时沉时浮,渐渐趋向平静。

  然后,我翻了身,屏住呼吸,将脸埋于水中,时间一点一点流失,而我神色如常。

  大脑在此时也清晰许多。

  理清神智,把自己收拾干净,我出得洞外晃晃悠悠地走向前厅,家里有了客人,身为女主人的我自是要好好招待。

  来到厅外,闻得里面之人言笑晏晏、相谈甚欢。

  真是没想到呢,冰块衣此人也有能与之聊得开怀的人,那人居然还是我家明宇第二。

  有趣!有趣!真是有趣!

  我拿出主母的端庄模样来,落落大方地踱向厅内,脸上是明媚却客套的笑。

  我远远笑着向那名男子打招呼:“家里来了客人,身为女主人的我未能前去迎接,真是失礼了。”

  本是相谈的二人纷纷转过身来,而花蝴蝶自从那名男子出现后便再也没有露面过。

  冰块衣看着我的眼神有着不解。

  而那名男子则是起身作揖,客气道:“衣夫人客气了。”

  人家都对我施了如此大的礼,我也不能被笑话了过去,也向他福了下身子。

  然后,我径直来到冰块衣的身边,搂着他的脖子跨坐在他的身上,眼神状似脉脉地望着冰块衣问向那人:“奴家至今还未晓得公子的名讳,真是惭愧呢。”

  听闻我的话,冰块衣放在我腰际的手挟得越发地紧了。

  那人却是笑着回道:“衣夫人刚刚不是已经知道了在下的名字了吗?”

  我知道了?什么时候?

  那时!是,明!宇!

  心遽痛!我的脸上再也无法保持虚假的笑意,瞬间变得刷白。

  我颤抖地问道:“那,公子贵姓?”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敝姓杨。”

  怎么可能?

  上天给我开的玩笑未免也太大了吧?

  冰块衣听了我过于反常的语气,又感应到我颤动不已的身子,转过身来,见到的便是我毫无血色的脸颊与空洞痛苦的眼睛。

  顾不得什么,他一把抱起我,致歉道:“抱歉,杨弟,我家娘子身体不适,稍候我们再叙旧吧。”便头也不回地将我抱回卧房。

  呆呆地望着离我越来越远的身影,我心中一片茫然。

  在我与冰块衣没有看到的角落,那个杨明宇嘴角含着讽刺、怨毒的笑。

  “呵!恭子,终于让我等到了你。现在该是我回报你的时候了!我们的游戏现在正式开始!”

  

第三十章 执念是疯狂的(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