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陌生女孩

  一连几天,千锐果真没有回过住所。

  ??

  ??夕卉倒是接到无数个爷爷打给她的电话,然而已经下定决心要留在苏黎世的她并没有再遵从爷爷的意思。固然香港是她一定会回去的地方,但不是现在。

  ??

  ??这天吃过早餐,夕卉拿了房间的画板和画笔之类的走到室外露台。像堡垒一样的千锐的住所,位于苏黎世的丰泽湖畔,站在露台上,格拉鲁斯阿尔卑斯山、苏黎世湖广阔的美景都能尽收眼底。

  ??

  ??夕卉画画不是最出色的,只是觉得画板和画笔都十分熟悉的样子,一时兴起才拿出来,那时,也曾和千锐一起在露台上画过画,多久以前的事了,回忆里还充满甜甜的味道。

  支起画架却迟迟没有落笔,清晨的阳光撒下来,夕卉席地而坐,在晨风中闭起了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抚摸。

  不知何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夕卉的不远处传来,说着标准的德语:“你是谁,为什么拿走我的画架?”

  夕卉默默朝声音的来源处望去,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位大约20岁左右的少女,此刻她在明媚的阳光下好像披了一层淡淡金装,加上她本来就又浓又密的金发,精致的五官,还有那如水般透明的雪白肌肤,感觉就像是突临梦境的天使。

  “为什么不回答?你拿走了我的画架。”金发女孩朝夕卉走近。

  “我……”夕卉站起来,来不及思索的她,只是被她黑色的瞳孔,细致的轮廓吸引着,应该是有一半东方人的血统的吧,她想着,不免增加了一份亲切感。

  金发女孩可不这么认为,语气里明显带有傲慢和敌意,她淡淡地扫了夕卉一眼,还穿着宽厚毛衣的夕卉对比她单薄的春装,犹如从另外一个世界里来的。

  “你是谁,怎么会住在这里?”她再一次傲慢的问道,用她那标准的德语。

  夕卉是听得懂德语没错,但是她讲的并不流利。何况,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向眼前这位陌生的女孩解释自己住在这里的原因。

  “听不懂德语吗?”见夕卉没有反应,女孩换了一种语言,同样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是千锐的女朋友?”

  “不是。”这一次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夕卉立刻就否认了。没错,她和千锐的关系是有一点特殊,但她还不想未确认千锐的心意之前就乱下定义,她不想给千锐带去任何的麻烦。

  “那就好。”女孩没再多瞧夕卉一眼,而是兀自收起画架和工具,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露台。

  夕卉虽感窘迫,但是并不为此而觉得自卑,只是无心再享受明媚的阳光,于是,带着一份落寞,夕卉回到一楼客厅。

第五章 陌生女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