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第十一回

    闻言,胜雪马上以恳求的眼神望向他,“斐青公子,看在小姐曾经救过你,你能不能?”虽然施恩不望报,但是为了小姐,她愿意做那携恩求报之人。

  面对她忽闪忽闪的大眼,斐青只觉得整颗心都快融化了,不就是块暖玉嘛!给了!“好!”

  依言将玉放至了章融雪头顶,只见原本碧绿的暖玉陡然开始变换起颜色来,忽黄忽绿,好一会,房间里的粉红色毒瘴亦像被吸收了一般,开始慢慢转淡,最终消失。

  毒瘴一消除,所有人皆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除了蒲采玉,只见他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斐青,“斐少爷怎么掺和进这桩阴谋当中的?”他记得斐家虽然颇负盛名,但从不参与这些与自身无关之事。

  “这。”斐青怎好说斐家并未参与,只是他一人被掺和了进来?

  看出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蒲采玉也就不再追究,“既然斐少爷有苦衷,那采玉便不再问了,只是这暖玉吸收了如此多的毒瘴,需要在温泉之下浸泡三日方可恢复了。”

  “这倒无妨,斐家后院便有一温泉,回去泡了便是。”见他不再问询,斐青也笑了。“只是,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据他所听到的阴谋,似乎是针对的天下首富林家,这章家主仆到底是何身份?

  “但讲无妨!”

  “那斐青便不客气了,我想问的是,这里与林家,到底是何关系?”

  “难道你还未猜出吗?”蒲采玉不答反问。这样聪明的他,又怎会猜不到呢?特别是,那近日来将整个江南闹得热闹之极的林家少夫人不是正躺在地上吗?

  “难道真是斐青所猜?”若是如此,那他似乎将斐家搅进了一滩浑水了。

  “斐公子,你若害怕,可以退出。”退一步,蒲采玉采用了激将法,斐家,若是能拉拢过来,不失为一大助力。

  这话一出口,斐青便被噎住,他能说得出退出二字吗?

  这可是事关男人大丈夫的颜面以及他未来亲亲老婆的亲睐与否哎!

  认了吧!

  扭头,无奈地叹息,却还是舍不得丢下胜雪那丫头。

  那么个其貌不扬的丫头,怎地就被他给看上了呢?

  这屋子里随便一个,似乎都比她美上几分,尤其是躺在地上那个,呃,虽然脾气不好了点。

  唉、唉、唉。

  “我要跟你幕后那人好好谈谈!”既然决定了趟这趟浑水,那个幕后之人也该露露脸了吧!

  “天昊下月才至。”

  言下之意是要他等咯?斐青危险地眯起双眼,“他被绊住了?”最好不要跟他说那家伙摆架子!

  “京里的敌人似乎更多。”好轻描淡写的语气啊,不认识的人,还以为他有多淡然呢,实际上,心头有几多担忧啊!那个风神如玉的男子,希望他一切安好!计划也能顺利进行。

  天啊!斐青倒抽了几口凉气,更多?

  天啊天啊,老爹会扒掉他的皮的!

  “斐少爷还是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吧!”蒲采玉笑笑,这斐少爷倒是一个真性情之人,与斐老爷子年轻时如出一辙。

  依稀记得来江南之时师父他老人家说过,斐家之人皆热血,且最经不得旁人激,当然,斐家人也相当专情,一旦认定了某人,天崩地裂也不会撒手。

  当时他是如何回的呢?

  “那斐老爷子不是有十多个老婆吗?”

  整个江湖中的侠客们,就他老婆最多,这样也算是专情吗?

  “他,呵呵,你可不要以为他这样便是花心滥情了,当年他可是很专情的,若是段月华纳丫头未死的话。”师父说这句话时,脸色是灰败的,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师父一生自负,可也自叹对不住她啊!累她红颜薄命!”

  这便是师父几十年来不愿下江南的原因吗?

  

第二章 第十一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