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第六回

    江南。

  九月,秋风甚凉。

  “少夫人,你怎么又在这杏树下吹风?”改不掉的称谓,在庞嫂的坚持下,延续了,自从知晓融雪有了林家骨肉后,庞嫂更是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连小小的吹个风,都会咋咋呼呼,大惊小怪。

  “庞嫂,我只是出来透透气。”无奈回身,融雪瞥见胜雪在庞嫂身后偷笑的面容,不由又是一叹,都说江南风光好,可是来了这么些日子,她竟是连这院子也未踏出,只因,有孕在身。

  “那也不可,少夫人,您身子骨如此弱,怎么可以吹风呢?”不由分说,便又被送回了房中。

  进得屋来,望着庞嫂忙上忙下地身影,融雪不由又站起身来,“庞嫂,可否找些绣线与我,我想为孩子绣快帕子。”这也算是找些事情做,不至如此无聊。

  不知为何,来到这江南,远离了父母,远离了所熟悉之物,心,变得开阔了许多,与过去被礼教,被三从四德,七出之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生活比起来,现在,似乎活的更自由了,当然,不排除想要刻意改变自己变成紫鸳姐姐那样爽朗的人儿,只是,始终无法做到。

  “少夫人需要几色绣线?庞嫂马上去买。”胖脸上顿时笑开,“这还是少夫人第一次主动想要做些什么呢!”有了事做,心情自然便会开朗起来,小小少爷在娘肚子里也会开心起来吧!

  看着庞嫂远去的背影,融雪又是一叹。

  “小姐,你又在为何事叹息?”胜雪不解。

  “我总是让你们担心。”从以前到现在,总是让人担心呐。

  “小姐!”胜雪握住了她的手,“为你担心是因为我们爱你,小姐要尽快宽心起来,对腹中胎儿也是好的。”近日,总算是看到了小姐的笑颜,大抵,已经总出了些阴霾吧。

  “嗯。”抽回双手,无意识地又开始摩挲起腹部来,近日,听庞嫂说了许多相公幼时趣事,原来,相公也曾有如此幼稚之时,对于他的了解,又多上了几分,爱意,也更浓了几分。

  原本是想避开的,却又鬼使神差地回了这别业,始终还是放不下啊,远在京城的相公,你如今可还好?

  紫鸳姐姐必定能带给你许多欢笑吧!还有若梅妹妹。

  不同于她的无趣,她们,定能使你欢愉吧!

  这样,就够了!

  嘴角,禁不住微微上扬,这样就够了,爱一个人不是要占有,而是,要让他开心欢愉,这样,就够了!

  爱人的开心欢愉,不就是自己的开心欢愉吗?

  何况,她还有相公留给自己最大的礼物,无意识地再次摩挲腹部,但愿,腹中孩儿能如他爹一般伟岸。

  小姐又在想姑爷了吗?胜雪无言地退至了一旁,但愿真如庞嫂所言,姑爷一定是有苦衷才会休妻,否则,小姐又当何以为继?

  苍天啊,胜雪诚心地祈祷,您一定要保佑小姐,善良的小姐,她可再也受不得一丝一毫的伤害了,只要您保佑小姐,胜雪愿意短寿十年!

  苍天啊,您听到了胜雪的祈祷吗?

  您一定要保佑小姐啊!

  

第二章 第六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