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身份被揭穿(一)

    薛三小姐边吃着饭菜边心里琢磨,她得想个法子开溜才行,可是她现在似乎打不过眼前这个人,或者,末阶?  

  “爱妃想到了什么好法子开溜呢?”  

  薛半谨一噎,额,他怎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呢?  

  “王爷多虑了!”  

  左长临笑而不语,抬手夹了块鸡肉放在她碗里,薛半谨低头吃着,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开心。  

  “王爷。”  

  书房外的刘航唤了一声,  

  “何事?”  

  “将军府来人了。”  

  薛半谨一听是将军府来人,有些疑惑,站起身走到门边打开,见到的是将军府里的一个家丁,  

  “怎么了?”  

  “将军你快些回府看看吧,夫人她似乎…”  

  “姑姑怎么了?”  

  “夫人方才…咳血了。”  

  薛半谨心下一惊,咳血,脑中浮现出当初自己娘亲咳血身亡的画面,左长临摸了摸她的头顶,  

  “先别急,我们这就过去看看。”  

  “嗯。”  

  “去门口等我,我去准备金针。”  

  一般左长临出门只带银针,因为使用金针针灸的话消耗的心神大,但是以沈岚的身体状况如果再恶化的话,银针肯定效果不大了。  

  薛半谨和那个家丁先到王府门口,看到那个家丁似乎是骑马来的,她想了一下,  

  “你在这里等王爷,他出来后告诉他我先去将军府了。”  

  “是,将军。”  

  薛半谨说完便翻身上马朝着将军府飞奔而去,沈岚给她的感觉很像当初的娘亲,现在连病症都如此相像,她觉得自己内心有些害怕,当年的场景,她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将军…”  

  这么多年来,沈兮卓一直是将军府的支柱,尤其是现在情况有些危急,府里的家丁丫鬟们见到她都有些激动,她进府后二话不说直奔沈岚的住处,  

  “姑姑!”  

  房间里围了不少人,薛半谨走进去后他们都让开了路,  

  “姐,你可算回来了。”  

  沈絮绘眼睛都哭红了,薛半谨定了定了心神,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哭什么,姑姑不会有事的。”  

  这个时候如果她只能装镇定,这一屋子的人全都指望着她来掌局。  

  “姐夫呢?他没来么?”  

  “他马上就到,放心吧。”  

  薛半谨说完后在床边蹲下,沈岚脸色很不好,似乎有些迷迷糊糊的,她握住沈岚的手,轻轻唤了一句,  

  “姑姑,我是卓儿。”  

  沈岚慢慢睁开眼,  

  “卓儿…”  

  “我在。”  

  “咳咳咳…卓儿,你让她们都出去,姑姑有话…想跟你说。”  

  “好。你们先出去吧。”  

  “姑姑,我也要留下来。”  

  沈岚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薛半谨开口道:  

  “绘绘,你先跟他们都出去,待会再进来。”  

  沈絮绘虽然想留下来,但是也没办法,只好跟家丁丫鬟们先出了房间在院子里等着,薛半谨关上房门后走到床边重新蹲下,  

  “姑姑,他们都走了,你想说什么?”  

  沈岚看着薛半谨,伸出手,薛半谨连忙会意地握住,  

  “其实,你不是我的卓儿对么。”  

  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薛半谨全身一僵,满脸诧异地看着沈岚,一直以来沈岚待她都很好,她实在是没想到她居然知晓她不是沈兮卓。  

  而同样惊讶的还有刚走到房门口准备敲门的左长临…  

第六十七章 身份被揭穿(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